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第三十节 不如且归去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黎也娜 2335 2009-09-01 15:18:15

  浅吟到达玉王寝殿时,恰好看见坐在床边的瑞曦琰。她在他淡漠的眸子里扫到一抹稍纵即逝的柔和痛惜情感。原来,瑞曦琰竟也是会心痛的。

“静妃过来作甚?”瑞曦琰冷漠看了她一眼,墨黑的眼色已将刚刚露出的情感尽数吞噬,让人直以为先前看到的只是错觉。

“禀皇上,静妃是妾身叫过来的,妾身想让她过来劝劝曦苡。”蓝幼皙解释道。

浅吟低了头,却不为自己辩解。她心虚道,“不知公主现在怎样了?”

瑞曦琰嘴边勾起淡淡的却讥讽十足的笑容,“小苡被朕骂去睡觉了,静妃大可以放心。”

“曦苡去睡觉了?那就好。对了,皇上,玉王现在情况怎么样?”蓝幼皙放下心来,说话也不再顾虑礼节。

瑞曦琰淡淡看了一眼她,蓝幼皙只觉得自己像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不由得有些寒意。“玉王亦稳定,不必担心。九福晋不是要去看小苡么?”

“嗯,妾身这就过去。”说罢,蓝幼皙慌张走了出去,竟忘了拉身边的浅吟。皖月见此情况,也跟了出去。

“静妃不过去?”瑞曦琰见驻留不走的浅吟,绽开莫测笑容,“还是说,原本玉王才是静妃此行的主要目的?”

“玉王,他……怎么样了?”无视男子言语中的危险意味,浅吟直直对上他的眸子。

竟是连辩解也不作了么?大胆到这等地步,可恶!瑞曦琰眼神如针,“静妃没听到朕刚才说的?玉王稳定无碍。”

“真的是无碍么?求皇上让臣妾看一眼。”她已然失去思虑,在自己的夫君面前坦然露出了自己对另一个男子的关心。

从她踏上玉王府的第一刻起,她就已经失去了思虑。脑中盘旋的,也只剩得了十年之年的惊鸿一遇,以及那抹绝世的风华。府内清雅如玉的摆设和幽香,更是加速抚乱她的心智。有着那样温暖微笑的玉人,不应该这样离去!她一定要做点什么。

“呵,今日朕可真是开了眼界,想不到静妃也有这样激烈的反应。很好。”言罢,瑞曦琰广袖一挥,人已经漠然走至庭外。为什么要在意这个女人的做法,他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此时,月已至云端,银色月光泄得他一身明黄软袍光华流动,翩然不可方物。他是有与那抹白衣风华相媲美的本事的,只是被那一身过于沉重的黄袍拖累了,到底成不了玉王那样的散仙。

浅吟不再思量瑞曦琰模棱两可的话语,也不管他是否回宫去了,快步朝一直安静的玉床走去。

“……玉王。”她满腔关心担忧,落至唇边,却成了这样客套的称呼。从来,她就不知如何称呼他,毕竟,那时的他没有告诉自己他的名字。若是你告诉我,你叫曦珽,那么今日,我便可以毫不掩饰的叫你曦珽,多好。

床上的人没有动静,浅吟走过去,发现伊人似乎是熟睡过去了。瑞曦珽双眼轻闭,唇边的柔和似乎未来得及撤去,可他如玉的眉间却似隐隐笼罩着一层忧虑。

是在担心琉州郡的其他人么?玉王,你千万不要有事,你可是千万人心中的神啊。

“快点好起来吧,玉王,琉州郡的百姓和我都需要你。”浅吟轻轻道,指尖微微颤抖,想要触碰似在沉睡的玉人。她想看看,心中奉若神明的男子,是不是也有真实的肌肤。其实,时至今日,在与瑞曦琰经过那一晚后,又加上瑞曦珣的指点,她已经试着慢慢放下这段十年前的结。而且,就算她不为人妻,不入佛门,也是无法与玉王并肩而站吧。伊人风华世无双,如侬并肩有几人。

她现在,只是单纯的仰望他,虔诚而静默。她只是希望心中神一般的男子,能够活着,给世人更多光明,让他们不再迷惘。她甘愿做蓝幼皙说的那个高山流水典故里,识知音的钟子期。不能与俞伯牙站在一起,但愿够格做砍樵的钟子期。

“皇上,药煎好了。”一名婢女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却发现守护的人已经变成了静妃。“啊,奴婢参见静妃娘娘。”

“是什么药?”浅吟站了起来。

“禀娘娘,这药是皇上让宫里的御医开出来的,王爷喝过之后,就没有再吐血了。”

“嗯,你过来伺候服药吧。”浅吟让到一边,她其实很想亲自喂他,可是她突然想起来自己已是皇帝的妃子,而不再是六岁的倔强女童。念此,——皇上他,应该回去了吧。浅吟起身看向房外,庭内空空如也,瑞曦琰果然不在了。

“扑——”昏迷中的瑞曦珽眉心一蹙,突然将婢女喂进去的药物喷了出来,汤药撒了一地。

“啊!王爷,王爷您没事吧。”婢女慌张道。

“你先下去拿些热水和毛巾来,这里有我看着。”浅吟坐回床边,扶住瑞曦珽。

婢女领命急急跑了下去。

“咳咳……”瑞曦珽咳醒了过来,看到扶住自己的女子,纯澈的眸子有一丝意外。

“……洛……皇嫂。”唇齿间不禁发出的第一个字马上被后两个字掩盖,无声湮没在喉间。

“你醒了!”浅吟欢喜而笑,同时拿着丝帕轻轻帮他擦去嘴边的药渍。

瑞曦珽拿过她的丝帕,自己擦拭起来,同时慢慢走下床,“我没事,皇嫂不必担忧。”纵然是无法摆脱凡人的生老病死,他亦不要示弱的态度。他从来都是清雅如玉的。

“那……玉王好生歇息,我先去看看曦苡。”浅吟讪讪的低了头,她也知自己今晚的举动过了。

“嗯。”瑞曦珽依旧背对她,胜雪白衣风华依旧,如缎的黑发铺在清瘦的背后,与初次在御花园相遇看见的背影无二。

浅吟轻轻走了出去,若是她此刻回头的话,就会看见瑞曦珽锦帕捂唇,依稀可以看见上面一片妖艳的血红。

看来,皇兄带来的药,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呢。这样的怪病,好生霸道。不过,若是自己能就此离去,会不会也不错呢?

自生下来起,他就不是为自己一个人而活的。他知道,自己身上有让人安定的力量,所以,他亦习惯了众人在他身上寻求安定。有生之年,他见过太多离乱忧伤,常人无法负荷,可他依旧微笑如玉,风华绝代。他必需为更多的人活着。只是现在,他却有些自私的想,若是自己就此离去了,也不错啊。

——若不如此,他怕自己从此会有无法握住的东西。

瑞曦珽竟然也有想要握住的东西?瑞曦珽竟也有无法握住的东西?——是什么。

君子多情,止乎于礼。

他苦笑摇头,手不可抑制的颤抖着,同时锦帕上的红开始向下滴落。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