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第二十四节 落央殿未央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黎也娜 2325 2009-09-01 15:18:15

  此时的元坤殿,红烛映窗,蜡泪兀自滚烫。慕子翎独坐在龙床之上,身子气得发抖,她那精心绘有明艳蔻丹的指甲深深掐向红檀木床之中,只是檀木太硬,生生弄断她的美甲后依旧未落一丝刮痕。

她自小没受过这样的打击,居然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弃自己而去!而且看那人的神色竟是极想把自己赶出去的,如今自己得了他的龙床,是不是要感谢他好心施与了自己今晚的落栖之处?

瑞、曦、琰!今日你如此待我,日后我定要夺了你的心魂,让你好好偿还。想到这里,慕子翎渐渐不再恼怒,她嘴角绽出夺人笑容。事已至此,她现在所需做的就是好生休息一夜,明日便以最美艳之面容动摇他,攻他心魂。她慕子翎可不是这么容易退缩的人,想得到的东西,她从来亦都会得到,一定会得到!

瑞曦琰出了元坤殿,皇宫之大,他一时间却不知去向何处。“母后是真的算定了朕不会赶那慕子翎出去么?”他如渊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漠然。是赌自己一定会给怀王面子吧,真是知子莫若母啊,母后,你赢了呢。

“小宁子,去西宫吧。”瑞曦琰宽大的锦袖垂在身侧,整个人突然有了柔和的气息,束在他如缎青丝上的明黄带子无风自飘起来。

“西宫?皇上,现在时辰不早了,您若是要找太后,不如明日……”小宁子在心中筹措着字眼,他以为皇上此刻要去找太后算账。

皇宫中的三宫,指的是东宫、中宫和西宫。东宫是皇帝的住所所在地,瑞曦琰的元坤殿便在东宫;中宫是议政与庆祝的地方,今晚的锦宸殿便在中宫;而西宫,则是太后和皇后居住之地。至于六院,则是妃嫔们的居所散布之地。

“说去西宫便是西宫,你何时如此多管闲事了?”瑞曦琰眼尾漂浮的柔和瞬间又变成了冷漠。他华服曳地,翩翩走向了西宫,小宁子提了琉璃灯笼愣了愣,然后大步赶了上去。

小宁子闷不做声的低头走在一旁,待瑞曦琰终于停下来时,他这才抬头看眼前的屋殿,上面的金光已不复往昔,但依稀能看见过往的奢华。正门大院前赫然写着,落央殿三个金镶玉大字。

“啊——”小宁子低呼一声,落央殿,不正是前朝穗皇后的居所么。难道皇上今晚要住这晦气的屋子?大惊之下,小宁子在瑞曦琰的金丝黄靴要踏入殿中时,急忙道,“皇上千金龙体万万不可踏入这废屋。”

瑞曦琰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小宁子觉得自己像是腊月天被当头淋了一身冷水,不觉有些颤抖,竟不敢再劝阻。

瑞曦琰修长的手随意拂过檀木的桌面,感觉灰尘不多,心下稍安。看来,自己的嘱咐打扫还是有人听了的。只是,璟霞殿那位,竟也这样默准了?

说起来,他是自穗皇后死后,第一次有勇气再走进这屋子。对不起啊,穂额娘,琰儿终究,还是让你失望了吧。可是我是真的不是想要属于大哥的一切的,只是,只是……

他轻轻从袖袍中拿出一物,是一把镶满了宝石的镂空金错刀,极是繁复华丽,小巧可爱,一看便知不是杀人利器。然而此举还是惊到了小宁子,“皇上这是做什么,千万不要伤了自己!快快放了刀罢。”皇上对穗皇后那种令人不解的敬爱与怀念也是他一直所不解的,他上前想去夺刀,以为瑞曦琰触景伤情,想要伤害自己。

“哧——”瑞曦琰鄙夷轻笑一声,身形闪得却是极快,小宁子扑了个空。突然,隔壁的房间有一件器皿掉落的声音,“哐当”一声,在寂静的夜里被拖得极长,更显得鬼魅。

“谁!”瑞曦琰低喝一声,小宁子还没回过神来,他已经到了隔壁,却是空空如也,地上空留一只木杯在打转。

“想来是起了风,将杯子吹落了。”小宁子战战兢兢说着,却不自觉靠近了瑞曦琰。此时瑞曦琰已将小刀收了起来,他兀自看着地上的杯子愣神。

“琰儿,这酒叫忘忧,日后你和茈儿若有伤心事就喝喝它,但是喝过就好,可不能还伤心哦。”那个螓首蛾眉的女子拿着木杯,一口将杯中酒喝了下去,却是眉也不皱,一副心灰意懒的样子。

“皇上,我们还是走吧,这儿怪怪的,若是您在这受了凉,小宁子万死不能抵罪啊。”小宁子拉了拉瑞曦琰的衣角。

“你若是怕,就滚回去。”瑞曦琰眉间隐隐有了不耐的神色。

小宁子听罢极是想走,但到底没有蠢得忘了丢下皇帝,他眼珠一转,“皇上,静妃今晚其实是身子不适去了御医台,皇上不如趁今晚去探望一番?”

“御医台?她怎么了?”瑞曦琰淡淡道,身形却是向屋殿深处走去了。

唉呀,这一招苦肉计失效了么,小宁子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瑞曦琰,恐惧瞬间又涌上来,他连忙追了上去。

“皇上,今晚真要在这睡了啊?”小宁子边铺着床被,仍不甘心的问道。虽然说这里不定期会有人打扫,被褥更换,但到底,还是一间废屋。

瑞曦琰不答话,待他睡入床中时,才似自语般低低道,“静妃此时在病中,不便前去吧。”若是惹得她病情加重,则更是不妙。她那样的性子,也不知何时会牵动情绪,便是牵动了,也是一味压制,徒劳伤了自己,还是不如不去的好。

瑞曦琰自己不知道,他已不知不觉不再讨厌这个女子。然而他习惯了十年来冷脸对女子,有些事情,急也急不来。而他亦不急。心犹在梦中,不知何时归。

“什么?”小宁子疑心自己幻觉听到如此温情的话语,下意识反问道。转过头去,却发现瑞曦琰已经闭上了眼睛,纤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下一处寓意不明的阴影。此时的瑞曦琰,宁静柔和,找不到一丝白天冷漠锋利的影子,小宁子在心中暗暗叹道,这个时候的皇上,风采竟也是毫不输给那位风华倾世的玉王呢。

小宁子不再说话,他小心的退到了前屋的小榻上。

而刚刚那间传出声音的屋子里,一只手慢慢收好了刚刚猝然掉落的木杯,缓缓说道,“娘娘,你看,这皇宫还是有人记得您呢。”一个略微有些苍老的女声,顺着月光慢慢看上去,却是那位如今在太后身边的翠翘嬷嬷。



-----------偶是涎脸索要收藏的分割线($_$)---------

从这一章开始,本文就进入第二卷啦:东风歌。第一卷名字为:锦衣。不晓得怎么显示不出来,呵呵,在这里小小赘述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