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第二十一节 化蝶情思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黎也娜 2886 2009-09-01 15:18:15

  伴随着天子寿辰的逐渐临近,各路宫女太监也开始忙碌起来,收拾的收拾,粉饰的粉饰,宫里一派热闹腾腾的气氛。

这天晚上,当夜色还只微醺时,锦宸殿外露天木桌后的矮椅上就已熙熙攘攘坐满了周边邻国的使臣和当朝的大臣,一片觥筹交错,酒光灯影,好不热闹。

“美人,来给大爷笑一个。”浅吟刚穿好开场戏中的浅蓝对襟布衣长衫,身后就有一只手搭了上来。

身后人身穿白色长衫,外罩一件浅灰薄纱,面容俊俏,手执白扇,十足一副潇洒书生的样子。

“扑哧——”皖月笑了出来,“福晋,你这么一扮,倒真有几分公子哥儿的气势。”

“那是,我蓝幼皙是谁!”听了别人称赞,蓝幼皙展开手中的白扇,得意扇动。

“梁山伯可不是你这浪荡样的,你可不要把人家演砸了。”瑞曦苡抱着古琴走了进来。

此次演出,浅吟饰演祝英台,蓝幼皙扮梁山伯,至于皖月则是个现成的小姐丫鬟,而瑞曦苡,自告奋勇作配乐。

《梁祝》是宴会的第一个节目,浅吟从舞台后的帘幕看过去,台下满目人影,她不禁手心有些微微汗意。曾几何时,自己也会有这样那样的紧张忧虑了?记得刚刚进宫就成为那场世纪婚礼的主角,自己也没有一丝的慌乱,今日,竟也会紧张了?

“唉呀,外面人真多呢。听小宁子说,这次来的人比上次婚礼还要多。”皖月吐了吐舌头。

“管他的,反正这次玉哥哥会来就是了。”瑞曦苡拨了拨琴弦。

玉王会来?一袭白衣胜雪又从浅吟脑中浮现出来,只是,她的心境不会再有多大波澜了。毕竟是年少时的一场梦,梦已完,人也该醒了。

蓝幼皙戳了戳瑞曦苡的额头,“就知道你的玉哥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你情郎呢。”

瑞曦苡面目闪过一丝僵硬,然而又快速的隐没在了昏黄的后台光线下。

“福晋这话还是不要再说了,被人听去报告给太后,可是会受到严惩的。”皖月皱眉道。皇宫一向戒律森严,若是传出公主喜欢自己的哥哥,那可是有损皇家形象的大事。

“人家只是开开玩笑嘛,再说,我们的公主是到了该嫁的年龄啦。”蓝幼皙道。

几个女子各怀心思的想着。突然间,台下一阵整齐的恭贺之声响起,然后空气中奏起了恢弘的弦乐和号角,预示着寿辰晚宴的正式开始。

众人被免礼之后,也不再交谈,安静的就座在自己的位置上,把目光看向了对面的露天舞台。

想到台下的情况,浅吟仿佛可以感觉中心处那黄色华服之人眼角的冷漠倦意,不知怎么,竟有丝泄气。

“娘娘在想什么,要上场了呢。”皖月轻轻推了推她。此时瑞曦苡欢快如春日莺啼的琴声已经响了起来。

第一场,祝英台与丫鬟男扮女装,偶遇梁山伯。

众人在宴会开始之前就听说静妃要献舞,早已是拭目以待,此时见到这种新奇的载歌载舞的比戏剧多一分生活气息,比歌舞多一些情节内容的节目,都发出了新奇的赞叹。而静妃演绎出的那种出尘而可爱娇蛮的感觉,又让人对剧情有了更进一步的期待。

“幼皙说这是舞台剧。”九郅王瑞曦珸微笑着向瑞曦琰解释道,眼睛同时温柔的看向舞台中,自己那饰演谦谦书生的妻子。

“嗯。”瑞曦琰淡淡点了点头,白玉夜光杯中的美酒轻轻荡漾。他清浅的看向舞台中的人,如深渊般的黑瞳看不出在想些什么。黑瞳之上,浮着一个缥缈的浅蓝身影。

玉王瑞曦珽远远的坐在人群之外,脸上带着仿佛已融进生命中的柔和微笑,默默注视着舞台中的人。

伴随这音乐的跌宕起伏,浅吟已慢慢将自己融进了祝英台这个角色中,早将之前的小紧张抛上了九霄,她自己也忘了自己是在演一出戏了,她以为自己就是祝英台。舞台之下投来的目光她已视而不见,举目望去,台下都是模糊的人影,而她的眼中,只有梁山伯。

“腾——”一个不和谐的走音陡然响了起来,瑞曦苡赶紧低头补救,把心思扳回到锦弦上。她刚才不小心迷失在了玉王的微笑里。

因为这个走音,浅吟也从投入中回到现实,不经意的一个抬头,就对上远处那双漆黑如渊的眸子,她心弦一动,赶紧偏过头,回到自己的角色中。说起来,是自那晚之后,这是首次见面吧。想到那晚,她心中有一些复杂的苦涩流过。

她没有再多想多看,只是感觉有一抹白衣胜雪隐在不远处默默注视着自己。

许是自己多想了。

众人早已沉迷在波澜起伏的爱情中,并不知台上之人的小分心。

当看到梁山伯死去,大家脸上隐隐都有了悲愤的神色。然而最大的情感波动,却是在身披大红嫁纱的祝英台投入坟冢,与梁山伯一起化蝶而出时,大家一时间都唏嘘得不能自己,不知怎么评价这段凄美的爱情。更有沉迷不能自拔者,脸上仍是一副悲戚痴迷的神情。

爱情,果真能超越生死,战胜一切么?瑞曦珽那颗如玉般温润却坚不可摧的心,蓦的有了一丝颤动。

“死后化蝶?可惜这终究只是个故事,死了就是死了,还谈哪门子的相守,倒不如生时抗争一番,便是一起流亡也是好的。”瑞曦琰似有醉意,低低的说着。不知怎的,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那时,穂额娘还在,每年都会有一个黑衣人不顾一切的想要进宫带走她,可惜,皇宫森严,黑衣人纵然是伤得半死也无法得见红颜一面。老皇帝似也无意杀他,每次都让他知难而去,但也会让他伤得一次比一次重。偏偏那人死不悔改,仍是飞蛾扑火般的进宫夺人。说起来,他倒是有祝英台的赴死精神,只可惜,自穂额娘死后,那个人就消失了。

舞台上那一对缱绻于空中的蝴蝶兀自消失在了帘幕后,新的节目也已开始上演,节目不可谓不精彩,然而众人看了开头那样惊才绝艳的节目,此刻竟都有些意兴阑珊的意味。

于是台下的人又开始了自己的谈话,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台上的节目,一边暗自进行着自己光明或不可告人的交谈。

离皇帝不远的二怀王瑞曦玣,他身边的妻子却有些紧张,静妃的节目真的太精彩了,让她不禁担心后面将要出场的节目。

“子衿,你也别担心了,子翎为人大胆镇定,不会出状况的。”威风凛凛的瑞曦玣看向妻子,眼神有不相称的柔情。

“但愿妹妹能够一鸣惊人,赢得皇上的注意,不然,这一月来的苦练就白费了,也浪费了太后的好意。”慕子衿抿了抿如花的柔唇。

“嘘——”瑞曦玣比了一个小声的手势,“这事皇上还不知道,你不要先漏了嘴。”

人声鼎沸之上,一个隐在黑暗中的人影懒懒斜躺在屋顶上,他看着如蓝丝绸般的天空,仿佛看到了两只翩跹飞舞的蝴蝶。

“浅,你期盼那样撕心裂肺千回百转的爱情么?那末,我来成全你。”他的嘴角滑过一丝妖魅笑意,似是终于找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来做。钻石般闪耀的星星突然被他的笑容削去了大半的光芒。

一阵风吹过,屋顶那人已消失不见。

瑞曦琰依旧不停的喝着美酒,并不曾察觉屋顶上的异样,偶尔,会淡淡扫过不远处的安王瑞曦茈。

瑞曦茈此时正安静的喝酒看节目,并不怎么跟人聊天。只是在屋顶那人不见时,才若有若无的笑了一下。

那人身上那种特异的香料,他不管在哪都能分辨出来,不过他却不敢多闻,毕竟他不清楚那个怪人会什么时候混点毒料进去。

“邺王,这次可要好好谢谢你呢。琉州郡的消息,应该也快传到玉王耳朵了吧。”想到这里,他抬头想看看身后为他想出这个计谋的尹叔,却发现身后之人不知何时已经不在了。



-----------偶是索要收藏的分割线($_$)-----------



猜猜后宫第二人会怎么出场:-),最后,每日例行拉票:乃们的收藏,是偶最大的动力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