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第二十三节 红衣女子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黎也娜 2398 2009-09-01 15:18:15

  舞台上,一只由人扮成的黑牛冲了出来,他围着舞台转了一圈后,一个拿持锦旗金光闪闪的少女便走了出来。一个所有人都不会忘记的惊艳出场。大家的嘴俱是张开忘了合上。

只见那少女口中衔着一支红艳欲滴的玫瑰,红色锦旗称得她英姿飒爽,“咔——”,她利落轻快的抖开锦旗,与黑牛旋起一种奇异的舞步,众人也终于看清了她的面貌,野性而张扬,恰如她嘴边耀眼的玫瑰,只一个眉毛上扬的睥睨微笑便已折服了台下的众人,她那缀以明亮金片和缨络流苏的红色贴身衣裤,衬得舞台金光迷离,而这一身异族打扮也将她的气质称得相得益彰,多一分嫌赘,少一分嫌弱,便是这样,刚刚好。

众人观看的同时不禁悄悄向身边人询问此女的来历,是哪户的人家生得了这样的奇女子,却俱是不知。现下这支舞,恐怕也只有开头的梁祝能共其光芒了,而梁祝为静妃舞之,那这红衣女子也必不是平常之人了吧。众人心下纷纷猜测着。太后的唇边露出一丝艳丽的微笑,她要得就是这样的效果。

安王瑞曦茈初见这红衣女子时,眼神亦亮了亮,倒不是为其风采,只为她眼中那抹势在必得的自信。或许,可以通过她,探探那卧龙榻之人的弱点。一个人若是没有弱点,便是不败的强者,而他,若是想胜,就得知己知彼,他需要一个可以为他提供情报的人。看来今晚自己是来对了,既目睹了那一场清绝的蝶舞,也觅到了可共一谋的艳女。尹叔,尹叔在哪?他需同尹叔好好商议一番。

锦宸殿对面的小亭子附近,尹语臣告别了那个绥黎使者小心向瑞曦茈走去。他并没有告诉安王,他是绥黎人。事实上,安王不知道的事情还有许多。譬如他与浅吟的瓜葛,哦不,她可不叫浅吟,她是他的洛儿。



瑞曦琰久等小宁子不回,叫他寻的女子亦未见,他心下微微烦躁,索性叫人拿了忘忧来。忘忧性极烈,只一口便忘忧。到那红衣女子上场时,他已一壶在肚。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他醉眼迷离的看向舞台中的女子,笑得妖魅。

小宁子听侍卫说静妃去了御医台,就过了去,见静妃无大碍,唯恐皇帝怪罪下来,说什么都要静妃回到场中。然而一回来,让她看到的便是皇帝笑吟吟的望向舞台中的红衣女子。

毕竟没有从正面看到,浅吟并不知瑞曦琰那笑意中还勾了三分讽刺,她只道皇帝根本就是想借机难堪自己,“小宁子,本宫觉得,皇上此刻应不需要臣妾了,臣妾还是知趣退下的好,你也莫要不识趣了。”明明是淡淡的语气,说出来,却凭空添了一丝酸意。

“小宁子恭送娘娘。”小宁子不敢再让静妃过去,他也以为皇帝对那红衣舞者动了心。后宫女人间的争风吃醋他也听说过,此刻还是让静妃走的好。

打道回府的浅吟此刻若是知道小宁子是这样想她,会不会气急而笑?

“妹妹,果然没让我失望……我这个姐姐真是瞎担心了。”慕子衿终于舒了一口气,瑞曦玣却只是望了望九弟那边。

九郅王瑞曦珸幽幽叹了口气,“果然是二嫂的妹妹,慕子翎。”

“这慕子翎如此煞费苦心的学了我的斗牛舞,是想干吗?”蓝幼皙啃着一个盐焗凤爪,有些郁闷道,这个斗牛舞是她的嗳,怎么能这样鬼鬼祟祟就拿了自己的东西去发光占众人眼球!

“……过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了。”瑞曦珸宠溺摸了摸妻子的头发,觉得眼前的少女既精灵又单纯,真是上天赐给自己最宝贵的恩惠。想起慕子翎,他摇了摇头。皇兄,过了今晚,恐怕我又快要多一位嫂子了吧。

小宁子走到瑞曦琰身边时,舞已毕,众人谢恩之后,纷纷退去,口中犹自兴奋的讨论着今晚的节目。

“皇上,静妃她——”小宁子刚想说明浅吟的情况,便被瑞曦琰噤了回去。

她若是不想来,那他亦无需知道缘由。自始至终,他都要保全自己的高傲,今夜叫她来是个错误,他,决计不再低下自己的头。自己怎么忘了,女人,可是从来没一个可以相守的。难道真的是寂寞得太久了?亦或是被今晚的蝴蝶乱了心?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瑞曦琰乘兴唱到。小宁子瞧见那些大臣使者俱已远去,心稍宽,若是此刻被他们见到皇帝放荡不羁的样子,恐怕又是一顿非议。

人生在世不满百,解脱不得,唯有一醉。有谁知道,帝王之道,即孤寂之道。孤住一个人,成全天下人。

只是……真的,真的很想,能有个听自己倾诉的人。

小宁子扶着瑞曦琰踉踉跄跄的走回元坤殿,还未走近,凭空闻得一阵花香。夜色将香气染出了几丝暧昧,然而瑞曦琰依旧兀自迷离着。

“小宁子,你将皇上扶到寝宫便好,更衣之事无需你伺候。”温德低低吩咐后,便退了下去,似是不想多说。

小宁子见地上铺了一层红色的花瓣,蓦然明白了几分。这花瓣,可不就是那斗牛女子口中衔着的玫瑰花瓣。

瑞曦琰扶住仍在眩晕的头,满嘴酒气,“小宁子,怎的还不替朕更衣!”

“臣妾替皇上更衣可好?”一个甜糯到骨子里的声音,激得人一身酥麻,女子奇特的靡靡气息,丝丝扩散到瑞曦琰鼻尖。

瑞曦琰听此声音心中已清醒了大半,待感觉有一软物顺着自己的额头轻轻画下时,他闪电般抓住了来人的手腕。

“啊!”女子短呼,呼声竟也透着妖媚。

女子手中描画的物体掉了下来,原来是一支被剔去了花刺的绿茎红玫瑰。

瑞曦琰也看清了她,是那个最后一舞的红衣女子。他笑,带着一丝霸气,一丝嘲讽。果然如他所料,这个女子是为他而来。又是璟霞殿那位弄的名堂吧。

“你叫什么名字?”瑞曦琰看着她,眼神如渊。

“臣妾姓慕名子翎。”女子笑得更媚,眼神如丝。她此时只外披了一件薄纱,内里未着一物。灯光下的身材玲珑有致,散发着撩人的风情。

“原来是怀王的小姨子。”瑞曦琰眼中的冰冷停止了蔓延。不管怎样,怀王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皇室之中,他相信的人唯有玉王和怀王而已。

“皇上,臣妾替您更衣吧。”慕子翎盈盈走近。她从来都很相信自己的魅力,何况此时她已将女人最美丽的风景欲说还休的展现了出来,没有人能拒绝得了。除非,他不是男人。



-----------偶是索要收藏的分割线($_$)-----------

呃……昨天那一更有事耽搁了,今日补上之后加更,也就是说等下还有三更哦,笑眯眯,收藏,卡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