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第三十二节 病中玉人心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黎也娜 1992 2009-09-01 15:18:15

  “王爷,皇宫那边又加派了寻药的人手,我们是不是也要相应多派一些人去扮成山贼半路阻杀之?皇宫之前派出的人,也没有全数消灭。虽然皇军被山贼埋杀的消息还没传开,但那些活口肯定会飞鸽传书让宫里那位再派人手。”魏行杜恭敬对着书桌后的人道。

“山贼恰好在这时突然增多,你当瑞曦琰是傻子?”书桌后,安王瑞曦茈讽刺道。目前大瑞并没有交恶的邻国,各郡亦是安定,若是突然发生这样引起皇室注意的动乱,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他这个前任太子身上。这么多年来,为着他的计划,他一直深居简出,行事低调。此时更是不能打草惊蛇,无端引发别人的猜忌,引得前功尽弃。

“王爷不必焦虑,我们静观其变即可,无论他们能否寻得解药,玉王已时日无多。”被瑞曦茈称作尹叔的中年男子在阴影中低沉道。

两人同时看向他,瑞曦茈安心的点了点头。尹叔的话总是很有道理,虽然他不清楚尹叔的来历,可是,求贤若渴的他还是重用了尹叔,并在很多大事上征求他尹叔的意见。他以前是崇武的太子,虽然现在已恶补了文韬武略,添得一副斯文皮囊,但,脑子却不是可以说改就改的。他到底只是一个凡人,不是天命所生的智者。瑞曦茈觉得尹叔就是一个智者,不然怎么可以想出这个好主意。

皇宫之内,瑞曦琰的得力助手,保安定有瑞曦玣,稳民心有瑞曦珽。而推究社稷之根基者,唯在民心。所以,剪掉瑞曦珽这个羽翼,是成功的第一步。毒不是他制出来的,就算查也不会查到他身上。而且有琉州郡那样一场波及范围广大的传染怪病做掩护,谁会想到是有人专门下毒。

“解药在西南一带,莫非瑞曦珣那怪物去过西南郡?”提到这场怪病的引发源,瑞曦茈有些发怵。

“不必深究此时。邺王行事诡异,王爷无事不要招惹之。”尹叔叮嘱道。

“嗯,其他王爷那边,本王还是得要打点一下的。”瑞曦茈道。

“此事王爷思量就好。”尹叔退回了阴影里。

……

玉王府。

“九哥,玉哥哥现在怎样了?”刚踏进大门,瑞曦苡就向负责照顾的九郅王瑞曦珸问道。

“不太好呢,那御医台开的药也不知是不是服过一段时间就会无效,玉王今天吐了好些血。”蓝幼皙走了过来,为她的夫君瑞曦珸揉了揉肩。

“玉王如今可是睡下了?”浅吟满面担忧。

瑞曦珸摇了摇头,“三王兄不想缠绵病榻,硬是起来去了后苑抚琴。”

“你们怎么不劝他休息?”瑞曦苡一急,脱口埋怨道,同时脚步不停走向后苑。浅吟自然跟着一同过去。

两人走过去,发现玉王已经静静靠在檀木香椅上睡着了。

此时正值酷夏,后苑却清凉得很,玉王身上盖了一床薄薄的绞绡丝被。湖边柳树上的黄叶,不时落在他身上,以及旁边的凤尾古琴上。旁边池子里的芙蕖开得正好,映得水光潋滟。好一幅宁静的美人山水图。

若不是知道那画中人病几不治,浅吟几乎就要陶醉在这样一幅画里,可惜……她与瑞曦苡轻轻走过去,不想吵醒画中玉人。

玉王薄唇嫣红,似有血液的痕迹。浅吟发现只是一天未见,玉王竟似清减了许多,她心有微痛。

似乎觉察到有人在注视自己,瑞曦珽慢慢睁开了眼睛,“小苡,皇嫂。”如玉般的人儿微笑起来,于是那凡世的疾病再也遮掩不住他绝世的风华,池中似开未开的芙蕖在刹那之间全然绽放。

“玉哥哥……”瑞曦苡还是忍不住哽咽出来,瑞曦珽毕竟还是一个病人,而且病得很严重。

“玉哥哥没事,玉哥哥马上会好起来的。”瑞曦珽似安慰一个小孩,轻轻拍着瑞曦苡的头。

“玉哥哥,这个时辰的药你还没喝吧,我去端过来吧!”瑞曦苡稍稍退后,急忙转身离开,似是不想这样被当成小孩子。

“小苡,那药已不必……”瑞曦珽想说不用,不料少女走得匆忙,不肯听他说完拒绝的话。

“玉王还是让曦苡去做吧,不然她一个小女孩负担不了,会胡思乱想一些令人难过的结果。”浅吟轻轻道。

瑞曦珽看着眼前的女子,莞尔,“敢问皇嫂芳龄几何?”

浅吟笑而不答,心知他必定是嘲笑自己同曦苡一般大,却偏偏说得好似大她许多懂事许多的样子。

瑞曦珽看着眼前笑若芙蕖的女子,恍惚中又仿佛看见那个六岁的小女孩,晶亮干净的眸子,目光灼灼看着自己。芙蕖笑风,此景不再。瑞曦珽喉咙一动,一股腥甜急涌出来,他抽出锦帕捂住自己的嘴。

“玉王,你——”浅吟心下一急,扶住他的手。他的手,不复那种清凉中又有丝温润的感觉,此刻她如同握住一块冰。炎炎夏日下,他居然体温如冰!可他明明却又笑得那样温润,让人看着沉溺在眼前的假象里。

玉王,你是不是想要一个人把所有苦难抗在自己身上?你怎么可以这样,这多么让人心疼。浅吟目光悲戚看着他,心又开始痛起来。

瑞曦珽对上她的目光,微微一怔,却是忘了将手抽出来。他似懂她心中所想,依旧笑如暖玉,“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死的。如果我死了,岂非明说琉州郡那怪病无药可治,百姓无端恐慌,说不定会烧死那些染病的人,所以,你放心,我不会死。”

你放心,我不会死。最后一句,瑞曦珽说得温柔,竟似只对她一个人说的。他没有在前面加皇嫂,他只是轻轻的在她耳边说,你放心,我不会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