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第三十一节 请愿寻解药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黎也娜 2000 2009-09-01 15:18:15

  “静姐姐,你来了。”蓝幼皙看见走进来的浅吟,上前迎去。

浅吟看见熟睡中的瑞曦苡,露出一抹安心的笑容,她发现九郅王瑞曦珸也在,“曦苡没事了吧?”她低声问。

“嗯,现在玉王和曦苡的情况都很好呢。时候不早了,我和曦珸打算回去了呢,静姐姐,我们一起走吧。”蓝幼皙懒懒伸了伸手,今日她又是担心又是奔波的,的确是有些累了。一边的瑞曦珸温柔扶住她。

“曦苡睡在这里没事吗?”浅吟看了一眼瑞曦苡,发现她眼底有晕开的黑眼圈。

“此事皇嫂差人向太后通报一声就是了,小苡需要好好休息,就让她住这里一晚吧。”瑞曦珸道。

“嗯,那明日我再过来。”

……

终于打发掉漫长黑夜,浅吟揉着有些发重的头,晕沉沉站了起来。

“娘娘今日可是还要出去?”皖月边为她梳洗边问道。

“嗯。”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今日肯定是要出去的。

“娘娘,不好啦,不好啦!”漪澜夺门而入,气喘吁吁的。

“漪澜,什么事大惊小怪的,不要瞎叫。”皖月皱了皱眉,她不想浅吟好不容易平静一些的心情又被刺激。

“翠玉告诉我,公主她、她进宫了,说是要面圣亲自为玉王出去采药!”翠玉是瑞曦苡的贴身婢女。

“什么?她现在在哪?”浅吟急急站了起来,皖月为她梳至一半的纤云髻功亏一篑。

“在御书房。”

浅吟听罢,拿了支木钗草草将头发绾了一个简单的髻,然后就奔了出去。昨晚不是还起了床么,怎么今天就不好了。亲自去采药?定是难寻的稀世草药了。

“娘娘,您慢点。”皖月瞪了一眼漪澜,急忙跟了上去。非要一早起来就找事儿来折腾人么?



“皇帝哥哥,张御医说这怪病似血疾,而生长在西南一带的白龙须或可一治,就让我过去找吧。”瑞曦苡看起来依旧睡眠不足,然而眸内发出的希望让她看起来有了一种明亮的力量。

“胡闹!当我们大瑞没人了吗,竟要劳动公主去民间寻药?”瑞曦琰冷眸一抬,看到眼前憔悴的妹妹,终于却放软了语气,“小苡,朕已经派人去寻了,你不必过于担心。他们很快就会寻药归来。”

“就知道说很快很快!他们前两日就去寻了,飞鸽传回来的消息却还是没找到,皇帝哥哥你知不知道,玉哥哥吐血和昏迷的情况越发频繁了!”瑞曦苡声音陡然加大。

“放肆!”瑞曦琰放下手中的奏折,如墨的眸子黑到极致。

“关于白龙须,臣妾或许知道一些事情。”浅吟走了进去。脑中却一直回响着瑞曦苡那句“玉哥哥吐血和昏迷的情况越发频繁了!”,玉王,你还是不好了么。

“静姐姐!”瑞曦苡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欢喜拉住了她,目光灼灼。

“哦?静妃知道什么?”瑞曦琰眼神如渊,精致的脸庞如雕像,语气亦如冰冷的雕像。

“臣妾在家乡虞邰郡时,曾听师父说过,了然庵附近的无人谷有一种药草叫麟须,不知与白龙须是否有关联?”

“小宁子,速速宣张御医过来。”瑞曦琰淡淡道。

“喳。”小宁子如猴儿般利索跑了出去。

须臾,张御医就跟在小宁子身后颤颤巍巍的小跑进来,额间还有因跑步而产生的微小汗珠。

“禀皇上,臣查阅了扁氏医术和华氏药理,依旧未曾看到‘麟须’一药,然白龙有麟,此或为地方别称亦未可知。”张御医喘气道。

“如此,”瑞曦琰向门外的锦衣侍卫道,“李远,加派人手去虞邰郡无人谷。”

“是。”年青的侍卫有力答道。

“皇上,可否准许臣妾一同去寻?”浅吟忍不住道。她只是简单的想为那个白衣无双的男子做些什么,也顺便回去探望一下师父。她本是随师姐游历至都城,帮附近寺院派粥,却不想这一去竟不能向师父正式道别。

“朕的妃子,竟要亲自为王爷采药?静妃,你还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啊。”瑞曦琰眼中似有冰雪喷薄而出。

“皇上不要误会,臣妾只是想回去探望师父而已。”静妃心下叫苦,怎么就忘了,这个男子是多么的敏感深沉,再不相干的事,他亦能联系起来。

“静妃挂念师父,早说就是,朕可以将了然庵毫发不变的搬过来。”瑞曦琰开始微笑,眼中已有讥讽。

“多谢皇上美意,臣妾心领了。搬迁一事太过扰民,还请皇上当臣妾什么都没说罢。”浅吟多说多错,还是早点离去的好。她将无人谷的详细地址告知了李远,然后将还想继续坚持的瑞曦苡一同拉了出去。

两人身影消失在御书房后,小宁子看见瑞曦琰淡淡垂下眸子,手中握着的紫玉毛笔碎成两段。

“静姐姐,你为何不让我说服皇帝哥哥?”瑞曦苡挣脱浅吟,并不领她的解围好意。

“曦苡,皇上不会同意的,你又何必再去惹怒他,”浅吟软声道,拉过她的手,“他,应该很累吧,要处理国事,担心玉王,还要来应付我们这些添乱的人。”浅吟微笑,看了一眼身后的御书房。她也是刚刚想到这一层,于是突然对那个总是不露声色的冷漠男子感到有丝心疼。

“静姐姐……”瑞曦苡嗫嚅道。

“好啦,我现在陪你去玉王府,我们一起看着玉王,好不好?”浅吟眯眼,尽管不能亲自寻药尽一份力,她也还是要亲自守候直至玉王好起来。要她一个人什么也不做,只是等着下人将玉王的最新情况告诉她,她真的做不到。如果身份会让人闲语,那就当是她在陪曦苡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