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第四十四节 一朝被蛇咬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黎也娜 2130 2009-09-01 15:18:15

  让时间回退一点,回到瑞曦珽并没有拿到解药的时候。

瑞曦珣不露声色的看着那些连浅吟和瑞曦苡也不知道存在的隐卫,将浅吟留下的玉龙须悄悄拿走,然后留下一批人监视尹语臣他们的动静,他躺在树间一直未曾出手。

最多,也不过是用极其隐蔽的手法将树叶钉住那些想要溜走的玉龙须,让随后的隐卫们可以拿到浅吟尽力留下来的东西,不至于浪费她的努力。

只是不想浪费她的努力而已。

瑞曦珣在洞外守了两天,没有进一步动作。因为他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确定浅吟不会有事。

他确定尹语臣不会对她怎样,却忽略了,她会对自己怎样。

真是一个可怕的忽略,怎么会忘了,她岂是那种会放任生命不理的人。不管做什么,帮不帮得了,也是一定要做的吧。

只是这次,她做的……似乎……真的,太不知轻重了吧。



尹语臣看到浅吟小腿上肿得馒头大的伤口,呆立半晌,一时不知该气还是该骂。

“洛儿是故意的吧。开始知道赌情了?”尹语臣的脸看不出表情,语气却深沉得很。

浅吟不语。

她的确是在赌情。赌的便是尹语臣的念旧之情。若是尹语臣能带她出去寻医,她就有机会托庵里的姐妹将白龙须送出去,并且将瑞曦苡他们救出来。

她早知这是一场豪赌,但依旧义无反顾的在无人的时候,将自己的小腿向出来觅食的红眼毒蛇送了过去。

尹语臣知她从小对这里熟悉,又怎会如此大意被蛇咬了去。轻轻巧巧的,他就识穿了她的想法。他不点破。

可,那又怎样,他还是要做出抉择——让她生,或者,随她死。

“罢,过会儿我让两个手下送你出去医治。你先把这救急药吃了。”尹语臣挥了挥手,留下一个小瓷瓶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终究还是不忍心。

见他走开,浅吟马上瘫软了下去。

那红眼小蛇好生厉害,无人谷里的动物果真是不可小觑。浅吟瘫坐在地上,看着肿起的伤口,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也好,总算是可以出去了。

爹爹没有亲自陪过来,这次可能真的伤了他的心了吧。

爹爹,你就容洛儿任性一次。洛儿一定不能让你们两败俱伤。



“尹参谋,真的要让静妃出去吗?”一个看起来像是统领这些杀手的人不放心问道。

“十红大人不放心鄙人,大可跟去。”尹语臣语气不善。他本是高傲之人,即使做了安王的府上之宾,依旧一身傲骨,哪容得了这只知杀戮的低俗之人这样质疑自己。

“在下不敢,不过尹参谋最好心中有数。这朝谋划若是失败的话,后果参谋亦是知道的。”十红冷冷转了身,不想得罪安王眼前的红人。

独自一人,思绪难免会飘絮。尹语臣突然觉得洞中的空气异常黏稠,教人呼吸不畅。

因为他的洛儿,已做了选择。

却不是他。

这世间,唯一一个还会关心在意他的人,最后还是抛弃了他。

所以,他亦不必再顾虑旧情。这是他最后一次关心她。

尹语臣吩咐手下做了一顶简易的轿子,然后派了两个人将浅吟抬出山谷。两名手下抬至半路,浅吟突然要求下轿如厕。那两人见她行走不便,若逃跑也不大可能,于是就允她一人走进了路边的灌木丛里。

“奇怪,那日我明明记得将白龙须塞进了这附近,怎么今日就找寻不见了?”浅吟心急火燎的四处拨开浓密的草丛,依旧没有看见自己的包袱。

大失所望之下,她眼角扫到一根挂在荆棘上的黑色丝线。捏住丝线观察片刻后,她最终有些忧虑的走了出去。

白龙须定是被别人拿去了。而且,也不会是爹爹这边的人。虽然他们亦穿黑衣,但布料却与这根丝线有异。她认得出这丝线乃是上等蚕丝。

会是谁呢。

一路上她都忧心忡忡的思虑着,腿上的伤口愈发的肿大起来她亦不觉。

终于出了山谷。在走至必经的了然庵时,两个黑衣人明显加快了脚步。尹语臣曾吩咐过他们,在经过此地时,切记不能惊动庵里的人,以免走漏了消息。为此,他们还为浅吟加了一顶黑色面纱帽子。

浅吟回头望着自己撒下的最后一颗落在了然庵面前的佛珠,暗暗祈祷它们能被人发现。瑞曦苡还被困在那,而且,他们身上亦有白龙须。总算还有一丝希望在。

顺利出去之后,不曾想,请来的数位医师却都不能解开浅吟的蛇毒。

“姑娘是被一种红眼七星的毒蛇所咬,难道姑娘去了无人谷?”最后一名老医者捋着他的山羊胡须,不等浅吟回答,他又继续道,“此毒剧烈无可解,被咬一个时辰后侵入皮肤,而后血脉,最后心脾。若不能找到红眼七星,食它苦胆,恐怕姑娘撑不过明日。”

“撑不过明日吗?”浅吟静静问了一句。生死由命,她已看开。只是……这剩下的那么多事情要怎么办?

老医者摇头离去。两名黑衣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跟了出去。杀人灭口。所有知道与无人谷有关之事的人,都不能活着离去。

浅吟并不知道这些人竟然残忍缜密至此,否则急火攻心,撑到明日都是困难。

瑞曦珣看着老医者的尸体,懒懒掠了过去,以免血液弄脏了自己的衣裳。

他一路尾随浅吟一行人至此,到那老医者被一剑穿心时,他才终于从树上落下来。果真是无药可解的蛇毒呢,浅,这下看你怎么办。

男子慵懒一笑,似乎永远都是这样漫不经心的样子。



-----------偶是涎脸索要收藏的分割线($_$)---------

偶是分割线的好伙伴,收藏号召员……啦啦(好久没号召收藏啦,估计八百年没升过了……汗。)

这次的小叛乱平复之后,会有很多感情戏哦……当然,也会有更大的黑暗缓慢滋长哦。不过,亲们放心,本文走温情风,少虐~~~~~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