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可爱宝贝:坏皇帝,别欺负母后

第四十一章 王爷心事

  然后他眉头一紧:“可本王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娶了她。要知道,女侠就是一只习惯了自由自在飞翔的鸟儿,要是硬把它关进笼子里养,它会闷死的。娶了她之后,本王别无所求,打发走王爷府里所有的侍妾,只宠她一个。由此,她便被别人冠以‘悍妇’‘妒妇’的罪名。身为一个一身正气的女侠,哪能受得了别人这样的非议,她就这样被死于流言和非议。”

“王爷无法忘记她,所以到现在还是孤身一人?”傲荷被感动了。

“是的。”王爷露出惨淡的笑容,他双目注视着前方,专注想着花越生前的样子。

自由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东西。傲荷一出宫便不想再回去了,直到逗留了好久,在元裕的催促下,她才恋恋不舍地跨上马。

进了皇城,她刚刚放松的心情立刻紧绷起来。元裕把她送到宫女房门口,傲荷下了马,对他说:“今天多谢王爷了。”

“有空本王还来看你。”元裕说。

“那我先回去了。”傲荷说。

“本王送你进去吧,不然那总管又要为难你。”元裕走到她身边,两人一起进了宫女房。

可是,他们一进去,大门就立即被两个宫女关闭了。宫女房灯火通明,总管畏畏缩缩地站在门口,表情严肃,见到他们时,只是稍稍欠了欠身:“奴婢参见王爷。”

他们感觉气氛很不对劲,元裕问总管:“发生了什么事?”

“皇上在里面。他好像很生气。”总管压低了声音说。

傲荷转身对元裕说:“王爷先回去吧。皇上肯定在为我私自出宫而生气,我不想连累王爷。”

元裕当然没有走,反而拉起傲荷的手:“本王难道遇到这点小事就会被吓跑?”他带着她进去了。

他们一进去,就看到皇上坐在宫女房大厅前。他穿着狐裘,珍贵的皮毛包裹住他的肩,他手上戴着的翡翠扳指在烛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他脸上尽是愤怒与不耐烦,好像等了很久的样子。宫女房的所有宫女也都站在一旁。

“奴婢参见皇上。”傲荷跪了下来,说。

“微臣参见皇上。”元裕说。

他从座位上下来,走到他们身边。他对元裕说:“皇兄,你怎敢私自带宫女离宫?”他冰冷的眸子扫视着元裕的脸,傲荷不禁为元裕捏把汗。

元裕很大胆地说:“回皇上,此宫女初来金国不久,微臣只是带她出去散心。宫里并没有规矩规定不允许这样做。”

“你……”元无极气结,指着元裕,又说不出话来。那些金科玉律在他脑海中翻过,的确找不到一条规定来限制王爷带宫女出门。

傲荷太佩服元裕了,他居然有这样的胆识和魄力。可是元无极居然直接耍起了无赖:“王爷下次不准再带此宫女出去了,这是圣旨。朕相信你也不会为了这个宫女而抗旨吧?”

元裕迟疑了半天,低低地说了句:“微臣遵旨。”他现在心里一定很失望吧。毕竟,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无论他多么的有法可依,在这个皇上说了算的地方,也没有办法。

他对一旁的太监说:“传朕口谕,裕王爷罚俸一个月。”

他的眸子一转,看到了一旁的傲荷,怒气又显在了脸上:“至于你……媚惑王爷,坐牢三天!”

坐牢?也不错,至少在牢里不用干活,也不用看总管那老脸,倒是能得到清净。她想。可是元裕居然一下子挡在了她的面前:“皇上,是微臣强带她出去的,错在微臣,请不要责罚她!”

她感动了,元裕居然可以为她而顶撞皇上吗?为什么,难道,他看上自己了?可她马上发现元无极的表情骤然变得比寒冰还要阴冷,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王爷,就凭你,也想保护她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