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可爱宝贝:坏皇帝,别欺负母后

第八十一章 朕爱你,你是朕的女人

  前些日子,与萧君玉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没有发现大漠是如此的美丽。胜似江南的小桥流水。

元无极紧紧地攥着她的手,带她爬上了一座山。

两人都会武功,爬上山后,都不怎么觉得累。傲荷极目远眺,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撼。

这才是大漠的黄昏,一片金黄。这金黄色的余晖拉扯着枯树的影子,扯得好远好远。塞外的风景如此的独特,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此时,在夕阳的照耀下,元无极身上那帝王的孤傲,真是迷人极了。她突然想,如果时光永远停留在此刻,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这时,元无极的双手,轻轻地笼上她的双肩,让她正对着他。

“皇上带奴婢来这里做什么?”傲荷问。

“你听着,朕、爱、你。”他说的很慢,很轻,他眼里的柔情非常的飘渺。

在这一瞬间,她是不适应的。她不相信,根本就不相信。她说:“皇上,您在说什么啊。您不是一直喜欢列瑶公主吗?”

“别再说她了。”听到傲荷的话,元无极感觉到了一丝扫兴。他说:“那只是朕以前幼稚的想法。朕一直以为,只有最好最美的女子,才会是朕要一生相伴的人。但朕错了,朕想爱的,只是朕爱上的人。”

他的表白让她心潮澎湃,他的眼神让她晕晕乎乎。但是她真的不敢确定,他此刻说的是不是真的。她也不敢确定,她究竟是爱元无极,还是追风。毕竟,她答应了追风,要与他远走高飞。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了他,淡淡地说:“对不起,皇上,奴婢早已心有所属。”这话,连她自己也不相信了。

他惊讶,错愕。在以前的朝夕相处中,他一直以为,她也爱他,她的心早就已经属于了他。没想到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谁?”他说。她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咬牙切齿。

是追风。但是她怎么能够说,就是那个假扮列瑶,想要他性命的追风呢。她冷冷的说了一句:“皇上您不认识。奴婢先告退了。”然后,她逃走了。

他并没有去追。他这才发现,他对她的了解真的很不够。她的心上人是谁呢?也许,那个人在她做金冠将军前,就已经存在了。或是她在这大漠的一个月里,爱上了别人。

他不会去强迫她接受自己,他是个真正的帝王,他不屑这样做。尽管她是属于他的,她是他的战俘,他的和亲对象,他的宫女。她完完全全属于他,但如果她的心不在他身上,他也没有办法。

他苦笑着从衣袖里取出那“金玉良缘”。他把它带来,是想把金人交给她,让她保管的。之前他一直认为这个“金玉良缘”是有魔力的,它连缀了他们的故事,他们的缘分。现在看来,这东西也不过如此。

傲荷一口气下了山,大口大口的喘气。她简直不敢相信,元无极说爱她。这让她的心脏负荷不了了。

这大漠的景色,美的好不真实。

该来的还是来了。就在夜色刚刚笼罩了寨子,傲荷吃过晚饭,独自在寨外欣赏独特美丽的塞外夜景时,她从周围将士那里听到了元无极刚刚下达的两个圣旨。

第一个是:现在立即撤兵。这个在她的意料之内,列瑶都撤兵了,她这个人质也被放了,辽国和金国一定是达成某项共识了。

第二个是:皇上回宫后就要立皇后,他纳的第一个妃子是——列瑶。这对于傲荷来说就是晴天霹雳。她想着:为什么皇上会娶列瑶呢?难道他还没有对列瑶死心吗?之前辽国可是派刺客来金国,想要他的命啊!他还是觊觎她的美色,尽管这个美色是有毒的,他也无所谓吗?

他变的好快。刚刚在山上他还说爱她,转而就下旨要娶列瑶做皇后了。他刚刚不过是逢场作戏。他喜欢捉弄她,刚刚又是一场捉弄,只是这个捉弄,好残忍。幸好她没有信以为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