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可爱宝贝:坏皇帝,别欺负母后

第八十六章 洗掉伪装,危险就会来了

  这个金雕,好熟悉啊。只是,傲荷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列瑶真是厉害,居然能把金雕训练成你们的信差。”傲荷说。

追风看到金雕后,很高兴。这是列瑶要给他下最后一个任务了,这个任务完成,他就自由了。他迫不及待从竹节里取出纸条,扫了一眼。傲荷看到他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但又很快被他掩盖。

之后,他把纸条塞进袖口,对傲荷说:“小荷子,前面就是金国,过了它,再走半个月就会到宋国了。这马送你,我不能陪你走了。”

“你有任务了吗?好吧,出了荒漠我就可以自己走了。很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你快点把任务完成,早点解脱。”她还没有说完,追风就迫不及待地把她从马上拽了下来,说“我给你易容吧。你这样一个女孩子一人赶这么长的路,我不放心。”

这个主意真好。傲荷说:“那就谢谢啦。”

追风的易容术非常的好,他上次假扮的列瑶公主就完全可以以假乱真。他从马上取下一个布袋,里面装着各色各样的易容工具。他把她变成了一个长着络腮胡子,大腹便便的胖子。当他拿着铜镜给她看的时候,她看到自己变成了这副模样,不禁笑出了声。

易容的材料全都被用完了。

追风走了。傲荷目送着她离开。但只走了几步,他又回头,用近乎绝望的语气对她说:“小荷子,你一定要好好的,千万不能出事。”

“知道了。”傲荷恋恋不舍的骑着马走了。她感到今日的追风有点奇怪,这婆婆妈妈的话,不是他能说出来的。

直到她走出去好远,他才把纸条重新从袖口里拿出来,上面赫然写着“杀了宋傲荷”。

他笑了,笑的那么绝望,那么的苍白无力。他狠狠地撕碎了纸条,向空中抛去,任由他们随风飘向远方。

一离开追风,一种强烈的失落感便包围住了她。这些日子,她唯一的朋友,唯一保护他的人,也就只有他了。现在,她又是一个人了。不过,马上就会到宋国了,到时候可以见到父皇母妃,其乐融融的。

骑着马,她慢慢接近金国国门时,发现了不对劲。门口加派了很多的士兵,他们非常严密的排查过往的行人,一个个拿着画像,盯的很仔细。

她过国门时,看清了那些画像。是她,还有追风!他们什么时候变成通缉犯了!是元无极下的旨吗?元无极不是要忙着迎娶列瑶公主,怎么会有这个雅兴找她啊。赏金还有万两黄金,她这么值钱啊?一个小宫女的卖身契也只要五十两白银啊。幸好,追风把她易容成了这个样子,要不凭那些逼真的画像,她马上就得被抓。追风!她走的时候,看到追风的易容材料都被用完了,那他怎么办,他不是会被抓吗?

也许不会吧。她不知道他新的任务是什么,也许不会经过金国呢。

她变成了金国的头号通缉犯,通缉令是到处贴满。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看见那些通缉令。好在还没有人能够发现她的易容,这追风的手艺还真是一流。当然她也不敢再多做停留,留的越久,就越危险。她卖了马,得到了一些盘缠,再凭着不错的轻功,马上就穿过金国,到了魏国。魏国是金国的附属国,每年都要给金国大量的年贡。

出了金国的国界,总该会没事了吧?她想。在魏国,她果然没有看到那些通缉令,于是放下心来。但她不知道魏国的习惯,魏国人是习惯把通缉令挨家挨户地发,而不是大街小巷的贴。

因为盘缠不多,她住进了一家地方偏远的小客栈。在大漠里的那些日子,她就没有好好洗过一次澡。大漠的灰尘,在加上追风给她易容时贴在她脸上的那些猪毛,抹在脸上脖子上的杏子油,让她觉得自己真是脏极了。还好,魏国没有通缉她。晚上,她在客栈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洗掉了所有的灰尘和伪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