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可爱宝贝:坏皇帝,别欺负母后

第一百一十一章 真正的帝王

  远处有一圈禁军,把清秋殿团团围住,并且个个手拿钢刀,紧紧的盯着清秋殿!

在这一刻,她终于明白,这把火,是元无极下旨放的!元无极一定是知道了她想逼宫的事情,从而放了一把火,想把她烧死!

此时,天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到外面的火势,傻了眼,呆呆的站在那里。

因为燃料充足,火势蔓延的很快,不一会就窜上房顶,顿时浓烟滚滚,一片火海。

“怎么会这样!”天麟捂着鼻子,惊恐的说。

列瑶试图冲出去,可是试了好久,都失败了。火已经烧的很大了,整个清秋殿都沉浸在这火海之中。

列瑶瘫在了地上,彻底的绝望了。她转头,对着天麟吼道:“看到了吧,皇上想要烧死我,你真是倒霉,要跟我陪葬!”

“不,我不想死……”天麟听到列瑶的话,感到无限的惊恐,立即跑过去,试图冲出去。

“哈哈哈哈……”列瑶疯狂地笑了起来,她的绝色面容,被这漫天的火光映射,变得扭曲而诡异。泪水,不停的从她的眼角滑出来。

她带着泪水,笑着自言自语:“皇上啊,皇上,你还是被我改造了,你还是不同于三年前的自己,三年前你为了宋傲荷,愿意放弃天下,三年后你却为了天下,要烧死我……哈哈……宋傲荷你看到了吗?他变了,是我赢了……”

此时,元无极在做什么呢?他在文书府,双手捧着列瑶之前写的文章,抄的佛经诗词。他的双眼因为泪水而迷离,泪水却始终没有落下来。他的双手,不停的颤抖,不停的,不由自主的颤抖。

他看到了列瑶抄的《金刚经》,这勾起了他的和她的那段回忆……

“皇上,你干嘛让臣妾抄这《金刚经》啊,臣妾是辽国来的,根本就不懂……”列瑶拿着毛笔,一脸不满,撒娇着说。

“皇后,多抄佛经可以延年益寿,朕也是想让朕的皇后多添阳寿,好好陪在朕的身边啊……”元无极带着幸福的笑,说。

“好,就冲皇上这句话,臣妾一定把这东西抄完……”列瑶嬉笑着,继续提笔……

回忆着这些往事,让元无极心乱如麻。他的眼泪更加的多,积在眼眶中,马上就要冲出眼眶了。他必须承认,这三年,他爱过列瑶,曾经是那么的爱,爱到整个世界里只有她一人。虽然这段爱,是建立在欺骗和算计之上,但爱过就是爱过,没办法否认。

现在,列瑶在哪里?她正在他为她准备的火海里忍受着煎熬,她正在一步一步走进他为她设置好的死亡之路。

他爱过她,现在却要亲手毁了她,他的心,怎么能够好受?

然而,他不能被回忆和痛苦吞噬,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颤抖的右手,拿着剪刀,把他需要的字,从那些佛经和诗词中剪下来,再用小刀一点点的削薄,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这些字排列好,用特制的胶水把它们粘到一张小小的纸条上。

他要伪造列瑶的回信,他要阻止这场暴动!

傲荷,此时正在凤宫处理宫中庶务。

这时,一个宫女急急忙忙的破门而入,跪下来,说:“皇后娘娘,不好了,清秋殿着火了……”

“着火了?”傲荷感到奇怪,抬头,问:“着火了就去救火啊,火扑灭了吗?”

小宫女露出局促不安的表情,说:“回皇后娘娘,这火不能救……”

傲荷感到更加的奇怪了,问:“怎么回事,什么叫不能救?”

小宫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跪在地上,欲言又止的样子。傲荷看着她那样子,觉得事情肯定不简单,于是就独自出去了。

她要去清秋殿看看,她想知道,什么火是不能救的。救火是件急事,她大步朝清秋殿走去。

还没到清秋殿,她就看到了浓浓的黑烟从远处飘来,浓烟升的很高很高。这让她一下子警觉起来,加快了脚步。

她远远的看见了火光,还看到一大群禁军围在清秋殿外,手持钢刀一动不动。

“你们站着干什么,还不救火!”傲荷飞奔过去,一边跑一边冲他们喊。

可是,没有用。这些禁军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仍然呆若木鸡的站着。

她已经冲到了清秋殿的门口,看着这漫天的火势,焦黑的宫墙,冲着禁军们吼道:“你们怎么回事,本宫的话你们没听到吗?救火啊!”

“参见皇后娘娘。”禁军们齐刷刷的跪下来。

“现在还跪什么,你们都瞎了吗?快救火啊!”傲荷急了,冲他们喊道。

“回皇后娘娘,这是皇上的旨意,火不能救。”一个禁军说道。

“什么?皇上的旨意?这怎么可能,皇上为什么要让你们放火?”傲荷焦急的询问道。

“奴才们不知道,奴才们也只是凭圣旨办事。”禁军面无表情,十分冷酷的说。

此时傲荷的心中,真是有千百个疑问。元无极为什么要放火烧死列瑶呢,难道他对她还有恨?那么当初她自尽的时候,他为什么要救她,而不任她死去呢?

透过熊熊的火光,傲荷居然看到了火海里的列瑶!她衣衫褴褛,青丝散乱,好像疯了一样,在火海中不停的笑,而且是仰天大笑,不停的说:“还是我赢了,还是我赢了……元无极,你还是变成了我的皇上……而不是宋傲荷的……”

傲荷还听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叫喊,一声声凄厉的叫声:“救命,救命,救救我,我不想死……”这声音好熟悉。她跑上前去,看到火海中还有一个人,是天麟!

不行,她不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天麟被烧死,也不能看着列瑶这样悲惨的死去!她猛地转身,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对禁军吼道:“本宫是六宫之首,本宫叫你们灭火救人,你们敢违抗,日后本宫一定把你们全杀了!快救人啊!”

禁军们有了一点骚动,但仍没有动手。

傲荷无奈而又绝望的看着他们,一个个冷酷无情的样子,都带着“坚决执行皇上旨意”的坚定表情,没有一个人肯施以援手救救快要被烧死的列瑶和天麟。

“你们不救,本宫自己救!”傲荷说着,就抱起不远处的枯树枝,朝火海跑去。树枝刮破了她的凤袍,她也毫不在乎,浓烟熏黑了她的脸,熏得她一直流泪。她疯狂地用树枝拍打着火苗。她现在,只想把人给救出来。

“皇后娘娘,注意凤体……”两个禁军不由分说,跑上前去拉住了她,把她拉回了远处。

傲荷大气不打一处来,挣扎着,挣脱了那两个禁军,然后愤愤的叫道:“你们不救,也不允许本宫救吗?你们好大的胆子!”然后,她又冲上前去准备救火。

那两个禁军又上去架住了她,并且死死的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挣脱,然后说:“皇后娘娘,皇上吩咐过,让我们一定要保护您的安全,请您不要再管这件事了!”

“傲荷,傲荷是你吗?快救救我啊,我不想死……傲荷!”从火海中,传出天麟那凄惨的叫声。

“哈哈哈……是我赢了,我赢了……”列瑶近乎疯狂的笑声也传了出来,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可是,傲荷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哭着,叫着,差点没给这些禁军跪下来,可是这些禁军就这样站着,纹丝不动。她想去救火,却被他们死死的抓着,她武功尽失,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她的心,被揪的很紧,急躁的无法呼吸。

就在这时,下雨了。

傲荷的脸,突然间感受到了一丝雨滴。她简直不敢相信,她抬头一看,是下雨了!雨滴纷纷扬扬的从天而降,由小变大。

那些赤红的火苗,被一点点的浇灭。顿时浓烟四起,包围了整个清秋殿。

“下雨了……”那些禁军慌了神。趁这个时候,傲荷立即挣开他们,捂着鼻子跑进了清秋殿。

列瑶和她的宫女小玲,还有天麟,都倒在地上,浑身都是黑烟熏过的痕迹。

傲荷连忙跑过去,抱起天麟,猛烈的摇撼着:“姐……姐你快醒醒啊……”

可是无论怎么摇撼,天麟都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傲荷愣住了,小心翼翼的伸出食指,放到天麟的鼻下——

没有呼吸了。一点气息都没有了。

天麟,她的姐姐,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傲荷慌了神,不甘的放下她,跑到列瑶的身边,探了探鼻息——

也是没有一点呼吸。列瑶,也就这样离开了。她的脸,虽然沾上了黑色的灰尘,却仍然那么的美艳。只是,这美艳已经离去了。

那个宫女小玲,想必也是死了,一动不动的。

整个清秋殿,寂静的就像一个空殿。傲荷站起来,环视着四周。宫殿还在,没有倒塌,只是被大火熏得很黑,掩盖了本来鲜艳的红色。屋顶的壁画,卷成卷儿,一点点的往下掉。这焦黑的清秋殿,和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都在控诉着大火的无情。

然而比这大火更无情的,是元无极。这把火,是他下旨放的。他是魔鬼吗?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的夺走这三条生命!傲荷怔住,看着外面的禁军,可惜,他们只是刽子手而已。

元无极现在正独自在尚武殿。他终于把字条给粘好了。他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吴雨将军,您到了皇城后,请先独自到午门来,本宫在那等你,有要事相商。

他举起字条,慢慢的透过光,查看粘的痕迹。没有一点痕迹,任谁也不会看出来吧。渗旭胶的威力很大。

他把字条卷成一卷,塞进竹筒里,然后系在一只金雕上,把金雕扔出窗外。

这金雕,是列瑶送给他的。现在,却要用来做杀人的道具。他望着金雕越飞越远,仿佛透过这碧蓝的天空,看到了列瑶的笑脸。

列瑶……现在,她应该已经死了吧。他的心中泛起一阵苦涩,差点站不稳。离吴雨接到纸条还有一段时间,他挪了挪步,还是准备去清秋殿看看。

刚下了尚武殿,他便发现地是潮湿的,刚刚下过一场雨?那么,列瑶可能还没有死?他的心中先是欣喜了一下,转而又变得阴沉和不安。他加快了脚步。

到了清秋殿门口,他看到了傲荷。

傲荷独自站在门口,失魂落魄的。她的身上,凤袍已经破的不成样子,到处都是黑黑的痕迹,掩盖了用金丝绣成的凤凰,还有那喜庆的红色。头发披散着,头上的凤冠已经歪了,非常勉强的挂在头上。

她的脸上,妆花了,加上那浓重的烟痕,还有泪渍,显得是那么的狼狈。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绝望,斜着泪眼,带着点怨恨和不解,看着他。

他看到她居然这样出现在这个地方,非常的惊讶和紧张,忙跑过去,问:“傲荷,你怎么会在这,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傲荷扭头,斜着眼睛看着他,带着低迷的语气,质问他:“这把火,是您下旨放的?”

他低下头,然后抓住她的双肩,弯下腰,看着她那湿润的眼睛,认真的说:“朕不想的,朕也没有办法。”

“什么叫没有办法,人已经死了!”听到元无极亲口承认这是他干的,她气极,奋力甩开了他,说:“你为什么要烧死列瑶,你要是恨她,当初为什么要救她,为什么,要她那样悲惨的死去……”

元无极也不想的。他哽住了,说:“她背叛了朕,她集结边关叛军,想要攻打皇宫,想要……”

傲荷听不下去了,大声打断了他:“她曾经是你的皇后,她把一切都给了你,照顾了你三年,现在,她危急你的天下,你就要用这样一个残忍的方法让她死吗?你难道不能软禁她吗?你太残忍,太可怕了……”她哽咽着往后退。

“朕没有办法,列瑶那么聪明奸诈,即使软禁,她还是会想出办法来联系叛军,朕只能……”

“那我的姐姐呢!天麟,她犯了什么罪,为什么也要这样被烧死,你说啊!”傲荷说。

“天麟?”元无极吃了一惊,问道:“天麟怎么了?”

傲荷冷笑了一声,看着他,说:“天麟也在清秋殿,和列瑶一起死了。你会不知道吗?是你下旨放火,还要周围的禁军不准救火,连本宫去救都不可以,难道你会不知道天麟在里面吗!”

“朕真的不知……”元无极刚想解释,就看到天空中有一只大鸟飞过,是他的金雕!字条已经传给了吴雨。他急忙对傲荷说,“朕还有急事,先去办一下,一会再跟你解释,好吗?”

傲荷看出了他的异样,抬头,也看到了天上飞过的金雕。她一字一顿的问:“又要去杀人,对吗?”

元无极不知道如何解释,而且他也没有时间解释了。他认真地看了她一眼,丢下她,转身就走。

看着他远走的背影,彻骨的冰冷从傲荷的心底散发开来,她感到了绝望。他真的不同了,三年前的他,会惋惜小小的秀女,而如今的他,为了他的天下,竟忍心下旨烧死陪伴他三年的皇后!

现在的他,好冷血。傲荷突然明白了列瑶临死前为什么一直喊“我赢了,我赢了……”

她真的赢了,她改造了元无极。不过,她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

元无极让五十个禁军手拿弓箭,登上了午门,埋伏着。自己则站在午门的尽头,耐心的等待。

过了一会,一个身穿铠甲的将军慢慢的朝午门走来。他立刻躲到暗处,偷偷的观察。

吴雨收到了那个字条,就立即赶来了。他真的是独自一人来的,或许,他太不把元无极放在眼里了,他的心中,只有列瑶这一个主子吧。

等吴雨完全走进了午门后,开着的午门突然被关闭,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洪亮而又突然的关门声,让吴雨一下子警觉起来,他回头一看,门已经关的死死的了。

他再往前看时,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那个明黄威武的身影——元无极。

皇上!他一惊,立即跪下:“微臣参见皇上!”

元无极慢悠悠的走到他的身边,说:“吴雨,你胆子很大啊,敢带着这么多的兵马,进入皇城。”

吴雨立即吓住了,颤抖着声音说:“皇上,是皇后娘娘说……”

元无极果断打断了他的话,厉声说道:“皇后娘娘?哼,大金的律法怎么说的,带这么多的兵进皇城,只有皇上的旨意才可以吧?”

“这……”吴雨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毕竟,这满朝文武都是这样,只服从皇后娘娘的命令,甚至都遗忘了还有皇上这个人了。

元无极当然也知道,他还知道,现在是该杀鸡儆猴的时候了,是该结束他这个傀儡皇帝的时候了。

于是,他轻蔑的看着吴雨,眼里尽是主宰者的霸气,阴阴的对吴雨说:“你下辈子要记得,这个朝堂,还是皇上说了算的。”

然后,他就独自离开了。跪在地上的吴雨,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是跪着,看着他那伟岸的身躯一点一点的走出视线,走进皇宫里。然后,通往皇宫的太和门缓缓关闭。

现在,午门和太和门的中间,就只有吴雨一个人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特别的诡异,特别恐怖。午门寂静的只听得到几声零散的鸟叫声,微风吹过他的脸庞,有点冷。午门四周的宫墙,红的刺眼。

他看到元无极登上了午门,高高的远远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去,背靠着墙。

突然,城墙上出现了好多弓箭手,把午门全部包围。他们一下子出现,着实吓了吴雨一跳。那些弓箭手都蓄势待发,一双双眼睛直直的盯着他。

这时,吴雨才明白了元无极的意思,他看了看午门上背过身去的元无极,马上跪地,把额头贴在地上,朝那紧闭的宫门大喊:“微臣知罪,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

早就已经来不及了。那些弓箭手在同一时间瞄准了吴雨,同一时间把箭射了出去。也就在这个时间,吴雨顺势倒地,万箭穿心,身体变成了马蜂窝,鲜血流了一地。

过了一会,太和门才被打开。一个太监低头弯腰,快步走到吴雨的面前,把手伸到他的盔甲里面,摸出一个带着鲜血的兵符,用手帕包着,然后进了宫。

太监跪在了元无极的面前,双手把兵符举的很高,给他看。他看着这兵符,上面还沾着吴雨的鲜血,红的触目惊心。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对太监说:“把这兵符交到李将军手里,让他当镇远大将军,马上把大军撤离皇城。去文书府拟圣旨吧。”

“是。”太监小心翼翼的把兵符包好,退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