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可爱宝贝:坏皇帝,别欺负母后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下旨赐死傲荷

  这时,傲荷大概被这嘈杂的声音惊醒了,她慢慢的睁开眼睛。

“啊——太后——”她看到一旁躺着太后的尸体,不禁叫出了声,猛地站起,后退几步。

“大胆宫女,居然敢行刺太后……”幽径口的太监冲着她喊道。她抬头,看到了幽径口站着元无极和一大群侍卫!

这是一个圈套!她终于明白了,马上站起来,说:“这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杀太后!”

“你手上握的什么?”元无极从幽径口走进来,看着她说。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手上居然抓着一把匕首,而这匕首,居然就是自己以前用过的!

元无极不由分说,从后面的侍卫腰间抽出一把钢刀,指着她:“你拿得是皇后的匕首,皇后被你掳到哪里去了?”

傲荷知道,自己刚才被澄玉易过容,所以他认不出她来。这一切都是澄玉的一个圈套,目的就是要嫁祸给她。如果她此时撕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那么在场的人就会认为是她宋傲荷杀了太后,但如果不撕……那现在该怎么办呢?她因为害怕而迟疑着。

元无极看出了她的闪烁,也看出了她的发际有一些白色的粉末,那分明是易容的痕迹。于是他收起钢刀,冲到她的面前,迅速撕下了那人皮面具……

“不要……”她慌忙的躲闪,可面具还是被他撕下。

傲荷的脸,就这样展现在他的面前,展现在所有侍卫的面前。

元无极显然大吃一惊,往后退了几步,过了好久才说:“傲荷,你为什么要易容……为什么要杀了太后?”

“不,我没有杀……”傲荷刚想辩驳,幽径口传来一个洪亮的女声:“那是因为你想逃跑,恰巧被太后碰到,你杀人灭口!”

元无极回头,看到了成妃正往这里走来。

傲荷看到了成妃,更加的吃惊,澄玉难道和她勾结来害自己吗?但这是为什么呢?

“臣妾参见皇上。”成妃欠了欠身,说。

“你刚刚说什么?”元无极冷冷的看着她,说。

“臣妾说,皇后杀了太后,是因为她想要逃出宫去,被太后发现,杀人灭口。皇上不信,可以问宫门口的侍卫,皇后娘娘经常去宫门口,寻找离开皇宫的机会。”成妃斜睨着傲荷,说。

元无极此刻觉得头昏昏沉沉的,他真的不能让自己想信,太后就这么死了,还是被傲荷给杀了的。但是眼前的一切,怎么能够让他不相信呢!

“是这样吗?”他有些哽咽,问傲荷。

“不是的,皇上,我是被陷害的!”傲荷叫着,看着元无极。即使他在她的心中已经不是当初的样子,已经不是她爱的元无极,但她不希望自己在他的心中是一个恶人。

可是元无极的声音已经变得冷淡起来,他应该半信半疑了。他说:“那你说说,是谁,如何陷害你的?”

“是我的贴身宫女澄玉,她说能够带我出宫,把我诱骗到这个地方,将我击晕,我醒来之后就这样了!”傲荷说。

“澄玉?”成妃冷笑了一声,“臣妾怎么从没听说,宫中还有这样一个宫女的?”

天哪,成妃真的好恶毒啊。傲荷朝她叫道:“成妃,就是那天因为讨论前皇后的事,被你教训的那个澄玉啊!”

“臣妾最近从未教训过任何宫女啊。皇后娘娘,您说的很奇怪。”成妃说。她的脸上,分明已经写上了“颠倒黑白”这四个字。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辩着,元无极站在一旁,一言不发。不管杀死太后的是不是傲荷,但至少傲荷是想要逃离皇宫的,想要离开他的身边,而且她想了很久。

元无极突然发现自己很傻,这几个月来,他几乎天天都陪伴着她,几乎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希望她能忘却列瑶和天麟的死,重新回到他的身边。看来,这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她居然想要逃离他的身边!

他受不了了,冲着一旁的侍卫说:“把皇后拿下,软禁在凤宫,等事情查清楚了再做定夺。”然后,便魂不守舍的离开了。

他的这个命令,稍稍的出乎傲荷意料。她本以为,他已经认定是她杀了太后,可这个命令说明他还是有一点相信她的。澄玉入宫已经有一段时日,无珍阁也一定有记录,他下旨查,一定能把事情查清楚的。她看着元无极远去的背影,心中泛起一丝温暖。

成妃也走了,丢给她一个阴险的,意味深长的笑容。那笑容里,好像透露着必胜的把握,让她害怕。

傲荷被两个侍卫押解着,进了凤宫。她并不害怕,这事根本就不是她做的,无须害怕。只是,她的心中充满了疑惑,她与那澄玉素不相识,为什么澄玉要费这么大的劲害她,嫁祸她?既然要害她,刚才为什么只是把她击晕,而不直接杀了她,要不惜杀了太后来加害她?

澄玉易了容,很轻易的混出了皇宫。她的行动很快,她不想再待在皇宫,受到良心的谴责。在皇城,她找了个地方住下,就等着傲荷被元无极赐死的消息了。

辽后真的很恶毒,她不仅要取傲荷的命,还要让她死在她最爱的男人——元无极的手中。

元无极魂不守舍的,安排了下面的人去彻底的排查,自己把自己关在尚武殿里,就留他一个人。他一点点的想着过去的事情,想着他与傲荷的爱。他还是不敢相信,傲荷真的打算离他而去,真的杀了太后。

太后就这么去了,元无极也没有太多的伤心。当年,太后逼死了他的母后。往后的几年,他也不过是她争权夺势的工具,若不是她没有孩子,她才不会把他扶上太子位,上了皇帝位。

只是,不管傲荷是不是凶手,她都伤透了他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咚,咚,咚”的敲门声惊醒了元无极,他才站了起来。他走到门前,打开了门。一个侍卫站在门外。

“属下参见皇上。”侍卫跪了下来,说:“属下们已经调查清楚了。”

“平身。”元无极感觉到自己突然间变得紧张了,他攥紧了拳头,往大殿内走去。走到尽头了,他才低低的说了一句:“说吧。”

“皇上,属下让人翻遍了无珍阁,没有找到有叫‘澄玉’的宫女档案,另外……属下还召集了宫中所有的宫女,竟没有人知道澄玉。”侍卫说。

完全出乎了元无极的意料。虽然刚刚他看到了几乎是铁证如山的画面,但他的潜意识里还是相信傲荷的。而如今,这点潜意识里的信任也被全毁了。他有些不甘心,说道:“你们查清楚了吗?”

“回皇上,千真万确。”侍卫说。

元无极当然不可能知道,澄玉的档案早在那天晚上就被毁掉了,至于这宫里见过澄玉的人……澄玉刚进宫,接触的人本就不多,成妃把那些人都给买通了,买不通的干脆就灭口了。这皇宫这么大,宫女多如牛毛,少了几个,根本就是神不知鬼不觉。

此时,元无极已经确信,是傲荷易容假扮成宫女的样子想要逃出皇宫,不小心被太后发现,被太后识破后就杀了她灭口。

傲荷在他的心中,早已经不爱他了,千方百计的想要离开他,而且,她变的好自私,为了自己逃跑,竟然不顾这泱泱大金国,不顾他的皇帝位,把当朝太后给杀了!

两行泪,悄无声息的从元无极的眼中滑落。他自言自语着:“是朕把她宠坏了。”他的手握成了拳头,那象征帝王权力的,闪闪发光的翡翠扳指生生的搁痛了他。

傲荷独自一人被软禁在凤宫。她总是想起成妃那意味深长的笑意,让她不寒而栗。她总觉得暴风雨就要来了,是她所抵挡不住的。

门,毫无预兆的被推开了。元无极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开始紧张,甚至连自己的呼吸都在忍受着。她担心地看着他,心里闪过阵阵的惧怕。她有太多可以害怕的东西,最害怕的就是他误会她。

他也看着她,死死的盯着她。她的脸庞虽然没有三年前那么的美丽,看起来却还是那么的善良可亲。他真的不敢相信,但是他又不得不相信。

“臣……臣妾参见皇上。”她先打破了僵局,朝她欠了欠身。

他没有吱声,任由她行着礼。然后,他慢慢走到她的面前,托起她的脸庞,说:“你真的……就那么想逃离朕吗?为了逃跑,可以杀了当今太后?你逃跑的时候,杀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会对朕带来多大的困扰……”

这句话,就足以说明了,元无极相信是她杀的人了。她真是欲哭无泪,明明没有做过的事情,让她怎么回答他的那些问题!

他没有叫她平身,她就仍然保持着欠身的姿势,虽然腿很酸,但敌不上心痛的万分之一。她说:“皇上,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杀太后,我只是想跟澄玉出宫……”

“可是皇宫里根本就没有澄玉这个宫女!”他冲他吼着,眼泪倔强地在他的眼眶里旋转,就是落不下来,“傲荷,你何必撒这样的慌。朕差不多把整个无珍阁翻过来,也没有找到澄玉的档案,宫里也没有宫女知道澄玉……”

傲荷猛的抬头,吃惊的盯着他。澄玉,这个明明存在过的宫女,竟然在她被击晕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她不知道该如何的解释,因为她自己也不明白。

元无极看到她吃惊的模样,以为她是心虚了。于是心灰意冷的说:“傲荷,你这么想离开朕,那你就永远离开吧。这次,连朕也保不了你了。”

他走了。在转身的一刹那,他刚刚苦苦忍着的泪水就像决堤的河水,不停的从他的眼角滑落。他真的伤心了,他爱的宋傲荷,竟一直都想不择手段地离开他。

傲荷也愣住了。此刻她真的一句为自己辩护的话也说不出来,她的心中有太多的不明白,如果这是一场嫁祸,目的是想置她于死地,那对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做的如此漂亮。现在一定所有人的都认为太后是她杀的,坚信不移。

她看着他的背影,心痛如同洪水,在她的心里决堤。

元无极走出门后,对周围的太监说:“加派人手,看住凤宫,不准皇后娘娘出来。”

“是。”太监说。

她可以那么轻易的杀死太后,而他,要面对的比她多得多。他知道外面一定还有更多的暴风骤雨,在等待着他。

凤宫里的傲荷,不出去也知道,自己一定被软禁了。元无极没有把她送到天牢,她已经很庆幸了。他们之间的爱,经历过那么多的灾难,不知道这次会怎么样。即使他最后相信她,她也无法接受这个身为帝王,冷酷的他了。听天由命吧,看看他会给自己什么结局。傲荷想。

晚上,元无极怎么也睡不着。他的脑海中全是傲荷的音容笑貌,冲击着他。如今的傲荷,犯下了杀太后的滔天大罪,他虽然恨她,但还是不希望她死。只是,这次他还能够把她拥进自己的怀抱中保护起来吗?

第二天的早晨,元无极一如既往的穿着龙袍去上早朝。昨晚没有睡好,脑子里想的都是傲荷的身影,这个早晨他有一点眩晕。

他刚坐上龙椅,下面的文武百官便骚动了起来,一个个交头接耳的,小声嘀咕着。

他知道,他们一定是在嘀咕昨天傲荷杀太后的事情。他想知道他们讨论的内容,便故意一言不发,安静的坐在龙椅上。

终于,有一位老大人从百官中走出来,跪下,说:“皇上,昨日皇后娘娘竟然弑杀太后,犯下如此滔天大罪,望皇上立即处死皇后,以正朝纲。”

另一位大人也走上前去,跪了下来,说:“皇上,陆大人说的对,微臣也觉得应该立即处死皇后……”

元无极有些生气。他知道傲荷该死,但是要他下旨杀了她,那时多么难的事!无论她做了什么,她都是他的最爱,即使他恨她,他也不希望她死。于是他说:“各位大臣去不关心国事,对朕的家务事倒是很关心啊。”

他这句话并没有镇住百官,当朝宰相居然走上前去,跪下,义正言辞的说:“皇上贵为天子,家务事便是国事。百善孝为先,太后娘娘惨死与皇后手上,如今必须立即处死皇后娘娘,以显我大金国的威严国法和皇上您的孝心。”

宰相的这番话具有极强的号召力,这大殿上所有的官员都跪了下来,异口同声的说道:“皇上,请立即处死皇后娘娘……”

元无极高高在上的坐着,却实在听不下去了。满朝的文武都在逼他,逼他下旨杀了他最爱的人!他有点心虚,气的一拂衣袖,快步离开了太和殿。

他走的很快,后面的太监们跟不上他,渐渐的被他甩在后面。

如果不杀傲荷,那么太后就这的枉死了,他的恨意也没有办法消除。关键是,逆了满朝文武的意思,这朝纲恐怕要抖一抖了。

可杀了傲荷,他又怎么舍得!他对她的爱那么的浑厚深沉,怎么能够舍弃!他觉得自己进了一个死胡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只得逃避现实,把自己关进漆黑的尚武殿,任由冰冷撕扯着他的心。

一天过去了。这一天,元无极一直待在尚武殿发呆,而傲荷,也静静的坐在凤宫里,独自面对着孤独和恐惧。她感到很不对劲,已经过去一天了,自己的结局应当定下来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呢?她很想知道凤宫外发生了什么,她更想知道的是,他给自己准备了什么结局。

一个太监,形色匆匆地走进了尚武殿。

“奴才参见皇上。”太监不敢正视坐在黑暗之中的元无极,跪下,说。

“朕不是说过,谁都不要来打搅朕吗?”这个太监的到来,让元无极的心更加的乱,他厉声说道。

“皇上。”太监朝着黑暗中举起了手中的信函,说:“卫国来信,八百里加急。”

元无极这才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因为他知道,卫国会发八百里加急的信,一定是有大事了。太后是卫国的公主,这时候驾崩,那这封信一定与太后的死有关。

他从太监手中拿过了信,拆开看了看:

大金皇帝,我朝长公主章氏于定和十八年嫁于贵朝为后,多年以来,辅助贵朝君王,抚育太子,于贵朝之恩不可没。而今我朝听闻章氏公主竟命丧于贵朝当朝皇后手中,悲痛欲绝。望大金皇帝火速除此妖孽,为章氏公主报仇,公主亦可含笑九泉。如若不然,我朝将一月后发动战事,助贵朝铲除妖孽,重整朝纲!

他刚刚还在想如何救傲荷,又能堵住满朝文武的口,现在居然又接到这样一封措辞强硬的书信!

他万万没有想到,太后被傲荷害死的消息会像长了翅膀一样,传的这么快,一天没到就传到了卫国。

他更没有想到,卫国会利用这个为借口,企图挑起战争!

他继续进入黑暗的地方,沉思中。

卫国的挑衅,他不怕。他拥有如此庞大的大金国,卫国根本就不用放在眼里。只是,战争必定带来杀戮和牺牲,到时候又有那么多的士兵会战死沙场,为了宋傲荷,为了一心想要离开他,甚至可以不择手段的宋傲荷,值得吗?

以前,他可以为了她,挑起与辽国的战争,冲冠一怒只为红颜。但是现在,他再也没有这种心了。不是他变了,而是她变了。

书信,在他的手中被捏成了一个皱巴巴的纸球。他愤愤的想:朕在做什么?朕还在想如何保住她,而她呢,她难道不知道杀了太后会带来多大的宫廷猜忌,会带来战争,甚至威胁到朕的皇位吗?她在杀了太后的时候都没有想到过朕,朕又何必这样苦苦的想着要保住她?她自己作的孽,就让她自己承受罢了!

他又从黑暗中走出来,冲着还跪在地上的太监说:“传朕旨意,明日午时赐宋皇后毒酒一杯!”

“是!”太监喊了一声,就退下了。

圣旨一出,他重心不稳,连连往后退了几步。他使劲扶住了一旁的桌脚,差点倒地。他分明能感受到自己的心痛,痛彻心扉,如同在烈火中炙烤。他沉重地闭上眼睛,两行泪重重地滑下。

就在傲荷在凤宫等的快要坐不住时,圣旨来了。

太监进了门,带着铁青冷酷的表情,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后宋傲荷残杀太后,不顾孝道,乱我朝纲,明日午时赐毒酒一杯。钦此!”

这个结果并不出乎傲荷的意料。那日,元无极能用那么残忍的方法杀了威胁到他江山的列瑶,现在又怎么可能放过自己呢?不过,这圣旨来的可真晚,傲荷本以为它会很快的到来,因为他无需考虑。

“谢皇上。”傲荷跪下,接了圣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