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宛若仙人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054 2012-05-09 21:40:43

  康熙默默吟着古诗: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

康熙的迷醉并没有影响洛语葶,她正沉浸在自我的欣赏中。洛语葶学着电视里看到清朝人的姿态,走了两步,又屈膝行礼,口中娇声声的说道:给皇上请安,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一句话没说完,洛语葶自己便咯咯咯笑起来。这样邯郸学步,可不是笑死人了。

洛语葶没想到,刚才跳舞连着几个转身,加上一个滑步,这会儿又学着清朝人施礼,起的猛了,眼前一黑,一阵眩晕,好在心里明白,不禁懊恼,以前献血400CC也没见这般虚弱。洛语葶急忙喊小蝶,右手在空中一抓,希望小蝶赶快从屋里出来扶住自己。不过洛语葶抓到的不是小蝶的手,而是一个温暖厚重粗大的手。那是康熙的手。康熙正沉浸在洛语葶的轻歌曼舞中,却不料洛语葶脚步踉跄,几欲摔倒,吓得他急跑两步,伸手抓住洛语葶的手,顺手一带,将洛语葶搂在怀里。

洛语葶没有睁眼,头还是晕晕的。她虽看不见扶住她的人,但只凭那种感觉,她就猜出是康熙。

“你怎么样?要不要传太医?”

“不用,不用,我只是有些头晕,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洛语葶倚在康熙怀里,良久才睁开眼,正迎上康熙焦虑担忧的目光,心里莫名的一暖,脸微微红了,长这么大,除了爸爸、爷爷,她还是第一次被别的男人这般搂着。

小蝶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看到康熙,急忙跪倒行礼。“奴婢不知皇上驾到,请皇上恕罪。”

康熙摆摆手,示意小蝶下去,小蝶知趣的走了。洛语葶还在康熙怀里,她和康熙近在咫尺,康熙狭长的眸子,黑漆漆的,满是关切。而康熙看到洛语葶一双满含秋水的剪眸,心禁不住狂跳:这双眼睛,为何如此纯净?为何如此让他心颤?忽然间,一种暧昧的气息在两个人中间流转,洛语葶瞬间沉在了那一双狭长的眸子中。

康熙搀扶着洛语葶,慢慢进了屋。直到把洛语葶送到床上,康熙才松了口气。语气中满是埋怨。

“你的伤还没好,怎可随意下床?沐浴没让伤处沾水吧?今天你走的路已经够多了。朕这就传周炳轩来……”

洛语葶甩甩头,意欲甩掉那股暧昧,但听康熙这样说,一把拉住他,直摇头。

“我真没事,一点小事就找医生,太麻烦了。”

康熙坐在床边,一时无语。洛语葶被康熙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垂下眼帘,看着康熙受伤的右手。

“你受伤了?什么时候?重吗?”

康熙的心似寒冬腊月被春风拂过,她问自己的伤,看来她是关心自己的喽。康熙难言内心的喜悦,嘴角柔柔的一笑。

“不是什么要紧的伤,已经好了。倒是你要好好静养,这几日莫要再到湖边去了,那里风大,等身子好了,再去不迟。”

康熙的声音柔的让洛语葶心颤,追她的男生也是情话绵绵,可是为什么没有康熙这几句简单的话让她心动。洛语葶感到脸发烧,而康熙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正目不转睛看着她,眼里是说不清的柔情,洛语葶心里大呼不妙,赶紧闭上眼,借以掩饰自己的慌乱。

康熙的目光在洛语葶脸上逡巡,这么近距离看洛语葶,她的精神比昨天好了很多,脸上红润不少,她不施粉黛,脸上干干净净,与后宫他常见的嫔妃相比,眼前的佳人就是出水芙蓉,康熙想起一句诗:芙蓉如面柳如眉。她与雁儿相像,但雁儿给人的感觉是柔静,眼前的洛姑娘给人的感觉却是明丽活泼,看不到一丝忧郁,只有让人为之荡漾的快乐。还有她没有丝毫惧意,这让康熙更为惊讶,好奇。

康熙看着洛语葶,洛语葶闭着眼,两人都不再说话,屋里一时间静下来。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照进屋里,洒在地上,斑斑驳驳。洛语葶悄悄睁开一只眼,偷眼看康熙,却不料康熙的目光还在她脸上,目光一碰,洛语葶羞的赶紧又闭上眼,康熙被她这一小动作逗笑了。伸出左手,轻轻拂过洛语葶脸上的一缕头发。

“想看朕就大大方方的,何必偷偷摸摸。”

听康熙这般揶揄,洛语葶心一横,索性睁开眼。

“谁偷偷摸摸了,是你偷偷摸摸在先。”

“朕?”

康熙气结,这姑娘好不讲理,自己一直都在看着她,而她自己才是偷眼看,怎么反过来被她说成自己偷偷摸摸不行君子之事了。康熙哑然,索性不和洛语葶理论,随她去吧,只要她高兴。

“那日的事,多亏了你,若没有你,朕此刻已经命丧黄泉,大清国此刻正在举国服丧呢。谢谢你救朕,朕要重赏你。”

洛语葶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已经知道那天确确实实是自己撞开康熙,并替康熙挨了一剑,但一切都在自己迷迷糊糊之时,这种功劳她受之不妥。

洛语葶岔开话题。

“那个,我可不可以问个问题?”

康熙微笑点头,脸上的麻子似乎也在笑。

“那个,你,你怎么会一个人在青眠山,你不是皇上吗?怎么不带一个随从?你说的雁儿又是谁?”

康熙嘴角抽动,像是万般痛苦。洛语葶是个聪明人,摆摆手。

“算了,如果你不想说,算我没问。”

康熙微微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痛楚的笑。

“朕也问你一个问题,你手上的木镯,是哪里来的?”

“我在亭子里捡的,是你的吗?”

康熙没有回答,看着地上斑驳的阳光,郁郁的说:“镯子既然已经在你手上,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朕的爱妃在隆化青眠山的尼姑庵修行,她叫雁儿。朕……”

“哦,明白了,这镯子是你们的定情物,你忘不了她,所以你去找她,没见到她,是吗?”

康熙点点头,眼前的姑娘,连和皇上说话的规矩都不知道,看来她真的是外藩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