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宛若仙人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559 2012-05-08 20:26:36

  说话间两人已回到屋前,站在屋前,洛语葶才看清,她住的屋门上的匾额中题着:听雨轩。

走这么一会儿,加上七天没有好好洗澡,洛语葶觉得身上汗津津的,想也未想就问小蝶。

“你们这里哪儿能洗澡?”

“姑娘要沐浴?不行不行,周太医吩咐过,姑娘的伤不能沾水。”

“我慢点洗,几天不洗,身上都馊了,不信你闻闻。小蝶,行行好,哪怕弄盆水,我擦擦也行。”

洛语葶央告着,小蝶不由的笑了,自己伺候的姑娘怎么跟个孩子似的,哪有主子央求奴才的。小蝶经不住洛语葶央求,转身出屋,说是去弄水。不一会儿,两个小太监抬着个大木桶进来,放到屏风后,接着,又有太监提着热水,一桶一桶往大木桶中倒水,小蝶则在旁边指挥。看到水差不多了,小蝶替洛语葶褪去衣服。洛语葶身上还穿着那身淡蓝色休闲装,脱上衣的时候小蝶小心翼翼,生怕用疼了洛语葶的左臂。

洛语葶坐在木桶里,水温温的,正好。二十一世纪,她天天都要冲澡,到了清朝,七天了,才洗这一回,得好好泡泡,去去身上的馊味。小蝶却老是扶着洛语葶的左臂,生怕洛语葶的伤口沾了水。

这个温水澡足足洗了半个时辰,洛语葶只觉得神清气爽,刚想着衣服也脏了,该如何向小蝶要套衣服穿,屋外有声音传来。

“小蝶在吗?”

小蝶应声。“奴婢在,李公公有何吩咐?”

“皇上说姑娘的衣服脏了,也破了,专门为姑娘准备了衣服。”

小蝶急忙出屋拿过衣服,洛语葶忍不住呵呵笑,正愁没衣服换,有人就送来了。这叫想什么来什么,真好。不过又觉得奇怪,康熙怎么会现在送衣服?洛语葶看着小蝶轻盈的脚步,心里暗道:一定是小蝶方才去禀告了,不然小蝶怎敢给她弄水洗澡。

穿上康熙为她准备的衣服后,洛语葶站在铜镜前自我欣赏,衣服是素白底子,绣着粉色的碎花,领口袖口都是镶金烫边的刺绣,饶是洛语葶不懂得衣服的质地,可是这手感、这做工,也让她惊叹不已。看来古人的绣功比今人强多了。洛语葶左右看看,不禁又是一声惊叹,原来自己穿上清朝的衣服,也是这般的倾国倾城。可是这样的衣服暂时穿穿也就罢了,如果整天穿着,还不把人难受死。这么宽的袖子,这么宽的裙子,最要命的是大夏天还要穿两三层。小蝶喜笑颜开,她看得出洛语葶喜欢这身衣服。小蝶正要为洛语葶梳头,洛语葶急忙摆手,她最不喜欢清朝女子的发饰,就那么一点头发,盘来盘去,最后还有带上重重的头饰,难受不难受。再说头发还是湿的,还是让它自然干了好。洛语葶让小蝶用丝带,把头发在脑后松松的扎成马尾。洛语葶没有发觉,小蝶的嘴张成了O型,只是一个劲儿的“啊——啊——”

洛语葶不明白小蝶为何惊讶,小蝶拿过铜镜,洛语葶看到铜镜中,一个高挑、清丽、不入俗流的清朝女子,洛语葶自己都了呆。

小蝶收拾残局,洛语葶自己则信步出了屋,洗了个温水澡,整个人都像换了,身心俱佳。加上洛语葶本就不是多愁善感之人,爷爷说她是自由自在没心没肺胸无城府,她和爷爷辩论,说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随遇而安,天塌下来大个子顶着,今天吃饱今天睡管它明日阴与晴。也正是洛语葶这样开朗豁达的性格,才使得她没有受父母早亡的影响,才使得她快乐至今。

洛语葶在屋外青石路上,轻轻转了两圈,左臂虽不能转动,但不碰亦不痛。也许是这身衣服的缘故,洛语葶竟忍不住做了几个舞蹈动作,轻轻唱道: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这歌配上这身衣服,真是绝了。

洛语葶没有觉察,康熙不知何时悄然立在树荫下,呆呆的看着轻歌曼舞的洛语葶,眼前的女子,不再是奇装异服,素白旗装越发衬托出她的清爽明艳,半湿不干的头发,让她显得妩媚无比,面容不再是初见时的苍白,而是白里透红,一种健康一种清纯的美,那种美是天然的,没有任何雕饰,康熙此刻才明白,明眸善睐、唇红齿白、肤若凝脂的真正含义,这些词仿佛都是为这个女子造的。还有她的嗓音不带任何杂质,听的康熙想起一个典故“余音绕梁”,一瞬间康熙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天外飞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