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宛若仙人 3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513 2012-05-09 21:42:00

  康熙想起第一次见到雁儿的情景,仿佛是在昨天,鹅黄的柳荫下,初春的阳光毫不吝啬的洒在雁儿身上,衣衫褴褛的雁儿,没有丝毫的落魄,那种美丽由内而外,让康熙一见倾心。当随从把雁儿带到跟前,雁儿瞪着大眼睛,满眼好奇的看着康熙,只是看着,看着,看到康熙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我,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洛语葶的问话打断了康熙的回忆,他这才想起,眼前的人不是雁儿,她只是和雁儿长的相像而已,七年前雁儿离开他,离开皇宫,他赏赐的东西一样没带,单单带走了这个木镯,可是现在,镯子离开了雁儿,难道雁儿已经……康熙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心开始隐隐作痛。

“我能不能走?这里离青眠山远吗?”

康熙收住如潮的思绪,眼前的佳人说她要走,康熙怎能同意。

“难道非走不可?”

“当然,我得回家,我家又不在这儿。”

“你现在有伤在身,还是安心在这里养伤,等伤好了,再走不迟。”

洛语葶急忙摇头。“不用,不用,这点伤,小意思,过两天就好,不打搅了,你只要告诉我青眠山怎么走,我自己回去。”

洛语葶想的很简单,她到了青眠山,还找那个亭子,等那股神秘力量来了,再把她送回二十一世纪。她不知道就在谈话间,康熙的心思已经百转千回。

“如果朕不同意你走呢?”

洛语葶没想到康熙会这样说,愣了愣,忽然想起眼前的人是大清的康熙皇帝,不是二十一世纪的人,皇帝只会命令人,哪里会容许别人讨价还价。再说人家能耐着性子和你说这么长时间话,够看得起你了,还有书上不是说皇帝一句话,就能让一个人脑袋搬家,她可不想脖子上不长脑袋,很难看的。洛语葶眼珠转了两圈,有了主意。

“那,那不走就不走吧,反正吃喝都是你的,就当是免费旅游。”

洛语葶小声嘟囔,康熙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正在这时,门外有人轻轻的说:“皇上,周炳轩太医到。”

“宣。”

有人打起帘子,周炳轩躬身进了屋,双膝跪地给康熙行礼。

“臣周炳轩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刚才姑娘有些眩晕,你再仔细瞧瞧。”

洛语葶急忙摆手,“不用不用,谢谢,我没事,真的没事。”

康熙微微一笑。

“你不是想赶快回家吗,不让太医看看你的伤,如何能好的快。”

洛语葶无奈的叹气,她算是遇到克星了,要知道从小到大,她可是最怕看病的,小时候打预防针,她一脚把医生都给踹倒了。到清朝八天,前五天她昏迷不知道,后三天,天天都是喝药,中药苦的要命,每次喝她都鼓起十二分的勇气,现在又要搭脉看病,看来中药还得继续喝下去,哎——

洛语葶又是瞪眼又是撅嘴,十二万分不情愿的伸出自己的手臂。她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一皱眉一撅嘴,都被康熙看在眼里,康熙忍不住想笑,大清国,像洛语葶这样没规没距的女子,仅此一人。

周太医搭了半天脉,重新回到康熙面前。

“回皇上,姑娘的伤已经大好,眩晕可能是前几日失血过多,还需精心调养,另外伤口不可崩裂,再过七日,伤口愈合,药就可以停了,改为食补,姑娘身体恢复不用月余。”

洛语葶一听还要喝七日的中药,那表情比吃了黄莲还苦,可是看到康熙不容置疑的目光,顿时气馁。这是大清国,是康熙的地盘,不是二十一世纪。洛语葶无奈的躺倒床上,手用力捶了一下床,不料用力太大,震到伤处,忍不住“哎呦——”一声。

康熙急忙来到床边,关心的问。

“怎么了,是不是伤处疼了,朕说的没错吧,你的伤现在不宜出门。”

洛语葶索性不再看康熙,脑子里开始想主意。现在走不了,不代表以后走不了,你是皇帝,又不能老看着我,等你们不留神,我悄悄溜走,万事大吉。

康熙大概知道洛语葶不想再说话,冲门口喊一声“来人”,立刻进来两三个人。

“李德全,传朕旨意,着两名侍卫守在门前,不许任何人打搅洛姑娘休养,小蝶,你服侍好洛姑娘,回京后朕有赏。”

“扎。是。”

洛语葶心里嘀咕,什么看守,什么服侍,不过变着法子看着我,哼,看着我又如何,照样能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