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第二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 3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346 2012-05-07 16:59:52

  又是一日,这一日,与其说洛语葶被小宫女伺候,倒不如说被小宫女监督,不能下床,除了吃饭就是吃药,好在洛语葶到底是受了剑伤,而且中毒之后被水蛭吸取很多血,身体有些虚弱,整个人都没多大精神,倒也安安生生躺在床上,听凭小宫女伺候。

第二日,洛语葶感觉好了许多,人也有了精神,缠着小宫女,让小宫女搀扶着下了床。洛语葶环视屋中,她睡的床,紫红色的纱幔,床上放着绣花锦被,南墙上有扇窗户,靠窗放着桌子,桌上放着铜镜和梳妆盒。离床约三米远有扇仕女屏风,转过屏风,北墙上正中间挂着画,她不懂国画,只知道画上有山、水、还有一叶扁舟。靠墙放着条桌,左右个放着雕花椅子。屋中间放着一张圆桌,桌边放着小圆凳子,桌上有茶壶和茶杯。洛语葶慢慢走到桌边,拿过茶壶,忍不住惊呼,这茶壶,竟然是罕见的景德镇青花瓷,上个星期,洛语葶陪着爷爷刚刚看过一期鉴宝栏目,说的就是清朝的瓷器。洛语葶心说,就这一套茶具,几百万都不止。洛语葶目光流转,屋中西面,靠墙放着一张小床,大概是小宫女的床铺。洛语葶看着小宫女,如果这几日都是她伺候,那真是辛苦她了。

“这几日真是麻烦你了,谢谢。”

“姑娘说哪里话,能伺候姑娘是奴婢的福气,姑娘这样说话,奴婢可受不起。”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工作……哦,进宫几年了?”

“回姑娘的话,奴婢叫小蝶,13岁,进宫三年了。姑娘慢点,小心脚下。”

说话间,洛语葶在小蝶的搀扶下,出了屋。昏迷五天,又卧床两天,算算来清朝已经一个星期了,清朝是什么模样,洛语葶还不知道。

久违的阳光让洛语葶忍不住眯了眯眼睛,待适应光线后,仔细打量着四周,一条青砖小路直通向前面,路两旁种满了树,树荫匝地,很是凉爽。沿着青砖路,转过一个弯,是一个回廊,回廊约有二十多米,尽头是一个八角亭子。亭子旁边是个假山,假山上一股小瀑布倾泻而下,直流到亭子下处的湖里。洛语葶站到亭子里,湖上烟波浩渺,绿树掩映,湖面荷叶田田,荷花点点,鸭鹅鸳鸯戏水玩闹。

洛语葶不由的赞叹,真是好景致。热河行宫是承德避暑山庄的前身,后世的避暑山庄是旅游胜地,现在的热河行宫或许还没有后世她见到的规模大,但景致却不是一般的好。她虽不止一次来过避暑山庄,但这处景致却是没有见过,或许是后世几次修建,景致换了。

洛语葶到底是受了伤,才走了这么一会儿,就觉得有些累,倚着亭子栏杆站定,放眼湖边景色,心里却在思考如何离开。

“小蝶,康……哦,你们皇上来热河多久了?”

“回姑娘的话,有近一个月了。”

“你们皇上每年都到这里避暑吗?”

洛语葶问出后自己都笑了,清朝康雍乾三个皇帝,年年夏天都要到塞外来,巡幸塞外,接见蒙古诸王,带领满蒙诸王狩猎,热河行宫俨然就是当时的政治中心,无怪乎有历史学家说这是一个朝廷的迁徙。

“是,皇上每年都到热河,蒙古的王爷也要来觐见,皇上还要狩猎,姑娘不知道?”

洛语葶没有回答小蝶的话,心说我哪能不知道,我可是你们的后后后代啊。洛语葶本想说今日怎么没有见皇上,但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好意思,人家凭什么天天来看自己,想着那日康熙的神情,洛语葶的脸微微红了。她还没有谈过恋爱,虽然追求者不少,但入她眼的却了了,不是她眼光太高,而是那些男孩个个软绵绵的,少了股阳刚之气。

一阵风吹来,湖面上荷叶此起彼伏,像绿色的波浪,有荷花花瓣落入水中,随着风一荡一荡。

“姑娘,湖边风大,咱回吧,身上有伤。”

洛语葶也觉得累了,被小蝶扶着,刚要回去,忽然听到荷叶从中有清脆的嬉闹声。洛语葶停步驻目远望。湖正中间的荷叶东倒西歪,不一会儿,一条小船慢慢划出,船上两个妙龄少女,正一边划船一边摘荷花。

“春儿,往东一点,对,对,慢点,别撞上了,好了……真好看了。”

洛语葶看着少女,不由的赞叹。这少女处在绿水碧叶之中,仿佛是在画中。一双丹凤眼灵动可人,洛语葶忽然想到了芭比娃娃,如果这位少女到了二十一世纪,不定被人当成了芭比娃娃了。

就在洛语葶赞叹间,少女也看到了回廊上的洛语葶。小蝶已放开洛语葶,躬身请安。

“奴婢叩见格格,格格吉祥。”

少女摆摆手,仰头看着洛语葶,上下打量。

“你是谁?呀!你怎么穿成这样?你的头发?你是尼姑吗?”

洛语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笑了笑说。

“你见过尼姑传承我这样的吗?”

说话间,船靠了岸边,少女下了船,燕子般飞进回廊。

“你,你一定是在青眠山救皇阿玛的姑娘了?对不对?听说你被刺客刺伤,还中了毒,好了吗?湖边风大,你不怕受凉?”

少女关心的问话让洛语葶颇为感动,她依旧笑笑,上下打量少女。既然她称康熙是皇阿玛,那一定是康熙的女儿了。康熙朝的历史,大多讲的都是康熙的儿子们,洛语葶对这些了若指掌,可是对康熙的女儿却知之甚少。不过少女这般关心自己,倒是真心真意。

“谢谢关心,好多了。”

洛语葶仔细打量少女,看年纪也不过和自己相仿,只是看起来没有洛语葶成熟。想想也是,人家是尊贵的公主,周围一群人宠着爱着,哪里像自己,从小寒窗苦读,还被爷爷看着学这学那,因为学二胡学钢琴,大冬天手指头都冻成了胡萝卜。想到此,洛语葶不禁感慨命运的不公。

“你不是我朝人?”

少女还是满心好奇,洛语葶微笑点点头。

“怪不得。这几日一直都在传言,说皇阿玛被刺客围攻,有一怪物从天而降,救了皇阿玛,我还想着怪物是什么模样,没想到竟然这般漂亮,嘻嘻。”

被少女这样夸,洛语葶有点不好意思。

“和你比起来,我就不敢称漂亮了。”

“你说话真好听,对了,我叫平安,你呢?”

“洛语葶。”

少女注意到洛语葶的左肩上绷带缠的厚厚的,小蝶一直扶着洛语葶,就这会儿,洛语葶的神色有些倦倦,少女想她刚受过伤,急忙歉意的说。

“你身上有伤,还是早点回去吧,被皇阿玛看见,一定会被训斥。哦,我可以去看你吗,听您讲讲天朝外面的事?”

“好啊,我正愁一个人烦闷呢。”

两人互相告辞,洛语葶被小蝶搀扶着,原路返回。路上,小蝶告诉洛语葶,刚才的平安格格是康熙最疼爱的女儿,今年十七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