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歌声婉转留人心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050 2012-05-16 08:35:20

  康熙依旧脸上带笑,接过宜妃送上的松花糕,只是却没有吃,而是放到了洛语葶面前。

“宜妃做的松花糕可是一绝,你尝尝。”

洛语葶想到那日宜妃的发怒的情景,心里一寒,摇摇头。

“对不起,我不喜欢吃甜食。”

康熙一愣,继而自嘲的笑。

“你看,朕竟然忘了,这些日,朕送给你的糕点,你都是一口都没吃,可见是不喜欢吃甜食,怨朕,怨朕。”

康熙自嘲的拿起松花糕送进自己嘴里,眼睛却还是看着洛语葶。一旁的宜妃却已经是怒火中烧,自己辛辛苦苦准备的糕点,只为等皇上来,没想到皇上却把她做的松花糕转送给那个小丫头,这算什么?更要命的是人家就一句“不喜欢”,就把你的功劳推的干干净净。宜妃努力压着心中的怒火,愤愤回到自己座位。德妃平平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此刻,看戏的人已经不是在看戏了,而是看着康熙和洛语葶,那目光是羡慕、嫉妒,甚至还有深深的恨意。

平安对那些娘娘们的心思心知肚明,心里窃喜。

洛语葶听了好半天,也没有听明白戏台上唱的是什么,悄悄和平安说了,起身就走。康熙见洛语葶要走,也起身站起。

“朕还有些奏折没看,朕陪你们走吧,你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平安,扶着点。”

洛语葶被平安扶着离开,她不知道,如是目光能杀人,此刻她只怕已经死了无数次。

“你,不喜欢看戏?朕看你刚才听的索然无味。”

“也不是不喜欢,主要是看不懂?哦,刚才他们唱的是什么?”

“长生殿。”

“哦……”

平安却已经笑不可遏。

“阿玛,我还以为让洛姐姐看看戏能解解闷,可是她却什么也没看明白,哈哈哈哈。”

洛语葶瞪了平安一眼,右手顺势在平安胳肢窝抓了两下,平安立刻笑个不停。

“看不懂怎么了,敢取笑我。”

平安急忙求饶,躲在康熙身后,洛语葶一抓没抓住,撞到康熙身上,康熙双手急忙扶住她,洛语葶羞的一扭身挣脱康熙的手,想要抓住平安,却是扑了个空。

康熙含笑的看着玩闹的两人,心里说不出的甜蜜。

洛语葶到底是受过了伤,这一会儿玩闹,竟然有些体力不支。站定身子喘着气,不经意间和康熙四目一碰,慌的她急忙挪过目光。

“姐姐,你们老家不看戏,看什么?难道就没有歌呀、舞呀什么的,供人们消遣吗?”

“当然有,你想听我们老家的戏吗?”

“想,姐姐你会唱?”

洛语葶得意的说:“想听吗?想听以后就老实点,去,把戏班子的二胡借过来。”

“二胡?二胡是什么?”

“笨,二胡是什么你都不知道,就是,就是那个……”

洛语葶比划着,平安没有明白,康熙却明白了。

“胡琴吗?你会拉?”

洛语葶点头,康熙一阵高兴,他听过洛语葶唱歌,现在她说她会拉胡琴,这个女子可真和他身边的女人不一样。

“李德全,去,到戏班子里借把胡琴来。”

李德全身边的小太监一溜烟的跑了,不一会儿捧着二胡过来。此时,康熙洛语葶平安三人已经走到了荷花湖边。洛语葶接过二胡,试试音,略微调调弦,就便坐在湖边的石头上拉了起来。

那是一曲天后王菲的经典曲——《传奇》。洛语葶一边拉一边唱。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再也没能忘掉你的容颜,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

从此我开始孤单地思念,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

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

悠远缠绵的歌声中,康熙痴了,平安醉了。

康熙痴痴的看着洛语葶,心里已是翻江倒海。这歌声一点含蓄中透着一种执着,这是一个女子的心,或者是一个男子对女子的心,是一个女子对男子的情抑或男子对女子的情。这歌,难道不是在唱自己,自己对雁儿的心,对雁儿的情,不,对眼前来自外藩的洛语葶的情,难道不是吗。

平安的心思却是一片迷茫,她知道自己的命运,三姐姐出嫁的时候,她就知道,最终她的命运也逃脱不了和亲的命运。现在听洛语葶的歌,少女的心一阵难过,不知道将来的那一天,茫茫人海中,她能遇到谁。

湖边的三人,唱者专心致志,听者亦是忘我倾听,全然不知远处,还有一个听众,默默的隐在树下花阴间。

洛语葶兴致所至,把二胡还给李德全,站起身。

“平安,我教你跳舞吧?”

平安雀跃,但仍把目光转向康熙,征求康熙的意见。康熙微笑点点头。洛语葶左手握住平安的右手,自己的右手扶住平安的左肩胛下,让平安的左右搭在自己的右肩,之后,嘴里轻轻打着节拍,带着平安跳交谊舞。刚开始几步,平安总是踩洛语葶的脚,两个人时不时不是头撞到一起就是腿磕到一起,康熙在旁边看着,忍不住摇头轻笑。但是平安悟性极高,几个回合后,已经掌握了基本的要领。洛语葶轻轻唱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带着平安在湖边翩翩起舞。风吹起她们的裙裾,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康熙初时觉得好笑,渐渐的,沉浸在洛语葶两人的舞步中,加上洛语葶唱的歌委婉舒缓,配着这种舞,真真是珠联璧合。康熙学贯中西,知道西方人会跳这种舞,可是那是要男人和女人一起才能跳,没想到,洛语葶和平安能跳的这样好,康熙除了惊叹,心里不免有了些醋意,若把平安换做是他,又如何呢?

花阴中,那人屏着呼吸,看着湖边的一切,一阵风,花枝挡住了视线,那人手一拦,花枝带刺,手顿时被花刺扎出了血,然而那人似乎不觉得疼,依旧看着湖边翩翩起舞的人,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