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逃,未遂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685 2012-05-16 21:51:17

  静养在平安和小蝶,外加康熙时不时的探望中,一晃又是两日,算算洛语葶来清朝已经有十几天了,身体终于恢复了正常,药停了,左肩的包扎也去掉了,虽然肩上有个暗红的疤,不过总算没有留下后遗症,让洛语葶很是欣慰。然而让她最郁闷的,就是这么多天的静养,身上的脂肪多了许多,照照铜镜,原先的瓜子脸都变成圆脸了,洛语葶心里暗暗为自己制定了锻炼计划,一来减掉赘肉,二来锻炼身体,恢复体质。

洛语葶依照自己的锻炼计划,早上跑步、做健身操、练跆拳道、练搏击操,反正二十一世纪能健身动作,此刻洛语葶都用上了。一时间听雨轩附近的草地上,经常会看到一个俏丽的身影,早晨跑步,之后是做各种奇怪的动作,傍晚又是跑步,外加奇怪动作。

小蝶看的目瞪口呆。她不明白姑娘这是什么舞蹈,怎么看着一点也不好看。

平安格格见过几次,觉得好玩,也跟着洛语葶,练上了。

有人禀告给康熙,康熙不解,带着李德全踱步到听雨轩,远远的看到,草地上洛语葶正做那些奇怪的动作,弯腰、劈腿、扩胸,还有趴在草地上做什么,平安跟着也做,只是做的动作都不到位,笨笨的。康熙不禁哑然失笑,随她去吧,只要她高兴。不过平安这样跟着她闹腾,到底是皇家公主,有些失了体统。

只是康熙始终不明白,这个外邦女子为何不知道取悦于他。他是皇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拥有的后宫佳丽虽不是传说中的三千人,但嫔妃就有十来个,那些嫔妃哪一个不是围着他转,哪一个不是挖空了心思讨好他,可是为何洛语葶这样独特?当初雁儿也是这般独特,对他淡淡的。不过,雁儿和这位洛语葶相比,似乎洛语葶更胜一筹,她比雁儿开朗,比雁儿豁达,而且她没有雁儿那么重的心事。一时间,康熙在心里暗暗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留住洛语葶。可是他不愿意拿出皇帝的派头,下一道圣旨,命令洛语葶留在他身边,他要让洛语葶自愿的留在他身边。

康熙不知道洛语葶的锻炼就是为离开做准备。

这天,平安少有的没来找洛语葶,洛语葶支走小蝶,悄悄溜出听雨轩,毕竟热河行宫除了皇上身边的几个人,没有几个人认识她。洛语葶曾经不止一次来过承德避暑山庄,虽然现在的热河行宫没有避暑山庄规模大,但路径大概是一样的,洛语葶转来转去,就转到了最外围。

可惜就在她要迈出院门时,被侍卫拦住,查看出行宫的腰牌,洛语葶哪有,正在抓耳挠腮想办法时,一声炸雷,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侍卫好心的劝她回去,一来没有腰牌他们不能放行,二来暴雨滂沱,她又不带雨具,一个姑娘家出去很不安全。洛语葶无奈,只好折回。

回到听雨轩,一进屋就觉的情况不对,小蝶跪在当屋,康熙铁青着脸坐在那里,李德全弓着腰大气都不敢出。

洛语葶一看情势不对,急忙自嘲。

“出去溜溜还能被雨淋了,瞧瞧,落汤鸡一个。小蝶,快快,帮我拿衣服。”

洛语葶一边咋咋忽忽,一边响亮的打了个喷嚏,小蝶跪在那里想起来却又不敢动,康熙严厉的说了一声:“还不快去。”

小蝶赶紧站起,转到屏风后面。这边,李德全打帘子撑伞,康熙已经出了听雨轩。

“姑娘,吓死奴婢了,下这么大雨,你又有伤,以后再出去一定让奴婢跟着,刚才,刚才……”

“有那么严重吗,我只是出去转转,整天闷在屋里,没病也给憋出病来了。他,他,皇上没为难你吧?”

洛语葶小心翼翼的问,她知道,自己那点小伎俩,能瞒得了小蝶,却瞒不过康熙。

小蝶眼帘一垂,泪珠子吧嗒吧嗒落了下来。“姑娘,您以后再出去,一定带上奴婢,皇上,皇上说奴婢照顾姑娘不周,要奴婢,奴婢的……”

小蝶没有说完后面的话,但洛语葶知道,今天假如她不回来,小蝶的命怕是不保了。清朝,康熙一句话,能要一个人的命。要一家人的命,甚至要一个城郭里百姓的生命。

洛语葶无奈的叹气,这个不属于她的世界,为什么要有一个人的生命捆绑在她的身上。

洛语葶换完衣服,小蝶端来热腾腾的姜汤,说是李公公让人送来的,皇上吩咐的。洛语葶正喝姜汤时,平安风风火火进来了。

“洛姐姐,刚才你上哪儿了,害的我好找。”

“没去哪,就是四处溜溜。”

“你想溜溜也不叫上我,刚才皇阿玛还问我呢,我就纳闷了,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去哪儿?”

平安忽然眼睛瞪得大大的。

“难道,你想回……”

洛语葶伸手捂住了平安的嘴,冲平安一瞪眼,平安呜呜的点头,洛语葶这才放开平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