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后宫从来是非多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440 2012-05-13 12:48:15

  “反了,反了,李德全,这是哪来的疯女人,一点规矩都没有,连本宫的人都敢打,还有没有王法,来人,给我抓起来,掌嘴50。”

李德全扑通跪下了。

“宜主子息怒,这位,这位姑娘初来乍到,不懂规矩,冲撞了主子,奴才替姑娘给主子赔罪。”

“娘娘,奴婢知道错了,奴婢自己打,请娘娘放过姑娘,姑娘还有伤在身,娘娘,请放过姑娘……”

“姑娘?这叫的好听啊,谁封的?皇上?本宫就不信了,不就是救了皇上吗,本宫还是皇上的妃子呢。怎么?这么快就托大了,还没进宫呢,即使进了宫,也还有宫中的规矩,翠烟,今天你就教教这没教养的东西,她既然是替小蹄子求情,好,本宫成全她,掌嘴50。”

洛语葶背对着盛装女人,全然不理会,翠烟的已经到了身后,一只手搭在洛语葶左肩,意欲把洛语葶转过来,谁知正好按在伤处,疼的洛语葶“哎呦”一声,忍不住皱眉,白净的牙齿咬着下唇,忍住疼痛,右手按住翠烟抓在自己肩头的手,左腿向后跨步,右手用力一拉,左肩一抗,翠烟结结实实一个背摔,疼的她凝眉哎呦,双眼立刻噙满了泪。洛语葶慢慢转过身,看着盛装女人,眸中冷冷的,盛装女人和洛语葶四目相对,忍不住惊叫。

“玉……玉……玉妃,你……你不是已经死,死了吗,你……你……”

“玉妃?”

“她不是玉妃,玉妃已经死了。宜妃到这儿,可有何事?”

洛语葶听到身后帘子响动,康熙出来了。李德全赶紧起身,扶着康熙,康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声音异常的冷。

被称做宜妃的女人惊泠泠打了一个颤,身子微曲,右手一扬丝缎手帕,“臣妾给皇上请安,臣妾听说皇上受伤了,特来探望,可这该死的奴才,拦着臣妾不让进,皇上,您要是有个闪失,臣妾回宫,可怎么跟皇额娘交代。”

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也不知道是真担心康熙的身体,还是刚才摔的一跤疼的。

康熙叹了口气,伸手虚抬了抬。“朕倒没什么大碍,倒是这位洛姑娘,为救朕,受伤不浅啊。你回去吧,朕过几日去看你。”

“谢皇上,皇上没事,臣妾就放心了,臣妾告退,望皇上保重龙体。”

宜妃瞟了洛雨葶一眼,就是这一眼,冰冷的让洛语葶浑身一颤。康熙正要说什么,忽然听到小蝶一声尖叫。

“姑娘,姑娘你……”

康熙离洛语葶最近,只有两步的距离,听小蝶惊呼,急忙近前,洛语葶的左肩已经渗出了血,鲜红的血瞬间染红了素白的衣服,她的脸已经没有了血色,细碎的牙使劲咬着下唇,刚才被翠烟抓那一下,加上她左肩用力一抗,尚未完全长好的伤口当即破裂,血流如注。

康熙唬的一把抱出洛语葶,声音都变的颤抖起来。

“你,你,你怎么样?快,来人,传太医?快呀……”

初时洛语葶还忍着疼痛,可是随着伤口的崩裂,血越流越多,她的神智渐渐模糊了,身子一软,什么也不知道了。

宜妃也慌了,刚才康熙的语气和神情,足见康熙对这位酷似玉妃的姑娘已经关心到了骨子里,宜妃心里懊恼,面上却十分的关心,跟着喊人。康熙哪里还顾得上她,早抱起洛语葶进了屋,小心翼翼放到床上,一遍又一遍催促人找太医。周炳轩满头大汗,进屋刚要行礼请安,早被康熙制止,顾不得避嫌,抓起洛语葶的手腕就诊脉,这边小蝶已用剪刀剪开了衣服,左肩伤口,狰狞的口子,鲜血正汩汩而出。小蝶吓得脸煞白煞白,就连康熙也看的心惊胆战。康熙眉头凝成了“川”,脸色铁青。今日这一变故却却出他意料,这两日见洛语葶一天一天好起来,心里正喜悦,而且嘱咐李德全传旨侍卫和小蝶全力保护伺候,却不料宜妃这一搅和,让本来渐渐痊愈的佳人再度受伤。康熙心里,对宜妃愤愤不已,但此刻也顾不得许多,只焦急的守着昏迷的洛语葶,心疼不已。

宜妃见康熙眼里只有洛语葶,加之洛雨葶受伤又是因为她,遂没有呆多久,便带着翠烟一干人惶惶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