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逃,未遂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078 2012-05-17 08:46:59

  夏天的雨,就像三岁小孩的眼泪,说来就来说去就去。就在平安和洛语葶在屋里的时候,雨停了。洛语葶和平安出了听雨轩。雨后的行宫,别是一番景致。树枝草地上都湿漉漉的,夕阳下,泛着晶莹剔透的光,洛语葶立在湖边,碧绿的荷叶上,雨珠圆而不散,粉色的荷花上,因为经过雨的洗礼,更加娇美。只不过有些荷花经不住狂风暴雨,已经残了。洛语葶痴痴的看着这一切,她不是那种多愁善感之人,可是今日,却愁绪满怀,风景再好,此地再好,终不属于她,她的家在三百年之后,家里有严厉的爷爷,慈爱的奶奶,宠她如亲生女儿一样的大姑小姑,帅的迷死人的表哥,跟在她屁股后面颠颠听她使唤的大表弟小表弟。

“洛姐姐,你真的想回去?”

平安觉察到洛语葶的郁郁,小声问。

洛语葶看了一眼平安,点点头。谁知平安笑了。

“不就是出行宫吗,为什么你不问我。”平安有些得意的说。

洛语葶不相信的看着平安,平安更加得意。

“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帮你回去。”

“什么条件?”

“带我去你老家看看。”

洛语葶叫苦不迭,平安这个要求岂是她能答应的,就是她答应了,能回去吗。但现在如果不答应,没有平安的帮助,就离开不了康熙的视线,到不了青眠山。洛语葶略加思考,点点头。

平安见洛语葶点头,极为高兴。

“过几日,皇阿玛和各位满蒙诸王要举行狩猎,狩猎自然是要出行宫的,那时连阿玛也要出行宫,到时……”

听平安这样说,洛语葶顿时明白了,两个人看看身后的小蝶和春儿,都笑了。此时,春儿来找平安,平安急匆匆走了。湖边剩下洛语葶和小蝶。洛语葶问小蝶。

“小蝶,你想家吗?”

“什么?姑娘,奴婢,小蝶没有家。”

“傻话,是个人都有家,没有家,没有爹娘,哪里会有你?”

“回姑娘的话,奴婢的家早在奴婢进宫前就没了,家里遭了饥荒,爹娘把我卖给了人伢子,我不愿意,就跑,被人伢子追上,又是打又是骂,偏那回让皇上微服瞧见,我才捡回条命,皇上见我可怜,就收了我,让李公公照顾我烧开水。”

洛语葶听着小蝶的话,不由的一阵难过,她动动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了。

洛语葶以为自己回不去家是一大不幸,却没有料到身边的小蝶竟然有如此悲惨的过去,一时间,洛语葶不知道该为自己庆幸还是该为小蝶难过。

洛语葶折根柳条,抽打着湖面,柳条带起的水珠四处飞溅,柳条惊的水中的鱼儿四处逃窜,鱼儿一动,水面上的鹅、鸭、鸳鸯都受了惊吓,洛语葶忍不住笑了。烦恼之于她,本来就是过眼云烟的事。

“你真那么想回去?”

康熙的声音从身后回来,洛语葶回过头,自嘲的笑笑,不做回答。

“你以为你的心思能逃得过朕的眼睛?朕不是说过,等你的伤完全好了,再说回去的事吗?你怎么如此着急?伤刚刚有点起色,要是再伤了身子,可如何是好?”

康熙的声音带着责备、埋怨,甚至还有少许的委屈。狭长的眸子看着洛语葶,满是关切和责备。

洛语葶刚才换了件淡黄色旗袍,只是此旗袍非彼旗袍,没有后世那些改良后的旗袍显腰身,有些宽宽大大,不过,洛语葶身材高挑,典型的衣服架子,什么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好看。

洛语葶不看康熙,挽起袖子,露出白藕般的胳膊,蹲在湖边撩水玩。

“哎,你若是真想回去,等狩猎完了,朕陪你去青眠山,如果,如果你的家人在,那,那……”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拉钩。”

康熙被洛语葶一句话呛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洛语葶会在这里等他。但见洛语葶俏生生笑眯眯站在自己面前,伸出水葱般白皙的小指,心中大呼上当了,有心收回刚才的话,但是洛语葶又说话了。

“你可是皇帝,皇帝可是金口玉言,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去的哦。”

洛语葶边说,水葱小指在康熙眼前不停的动,康熙气结,自己,自己怎么会被这样一个女子算计了,可是看到洛语葶那顽皮的笑,心里也开心了不少。康熙伸出自己的小指,勾住洛语葶小指。

“不错,朕是皇帝,金口玉言,等狩猎完了,你的伤完全恢复了,朕亲自送你上青眠山盘蛇谷,如何?”

“好,说话算话。”

洛语葶心中窃喜,伤算什么,早好了。可是康熙下面这句话却让洛语葶泄了气。

“朕知道你想说你的伤早好了,但是伤好与不好,你说了不算,朕说了也不算,周太医说了才算。”

“不行,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凭什么要让他说,再说他是你的人,你让他说太阳是方的,他肯定不会说是圆的,你让他说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他肯定会说对从来没见太阳从东边升起过,不行不行,你耍赖。”

康熙一笑,眼里的狡黠一闪而过。小指勾住洛语葶的小指,稍稍一用力,洛语葶感到一丝疼痛,但疼痛转瞬间消失,康熙已经放松了。

“耍赖?李德全,朕耍赖了吗?”

不远处的李德全也笑。

“奴才倒没听出皇上耍赖,奴才只听出皇上关心姑娘的身体。”

康熙得意的扬扬眉毛,小指仍旧勾住洛语葶的小指不放,洛语葶一恼,回头瞪了李德全一眼,转而嫣然一笑,略带妩媚的看着康熙,康熙心中顿时如春风拂过,但隐隐有些疑惑,她刚才还恼,怎么这会儿就欢喜了?就在康熙疑惑之间,洛语葶脚下用力,狠踩了康熙一脚,康熙“哎呦”一声,松开洛语葶的小指,这回轮到洛语葶笑。

“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哼。”

洛语葶一扭身走了,康熙看着她婀娜的身姿,把小指放在唇边,微微的笑。

“皇上,刚才,可是疼了?”

康熙瞪了李德全一眼,说了两个字:多嘴。

不远处,一个宫女隐在花荫下,看的一清二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