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风吹草低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523 2012-05-18 15:17:31

  出热河行宫走了一天,就到了草原,齐膝深的草,被风一吹,向一边倒,就像会动的毯子。草原上,天高云淡,让洛语葶想起那首诗: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第二天,狩猎开始,康熙是主角,自然少不了。平安本要拉着洛语葶去,但洛语葶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不愿意看到动物被人追杀的四处逃散,婉拒了平安。平安只好一个人去了,洛语葶独自在驻地四处转转,帐篷一个接着一个,侍卫不断在帐篷间巡逻,加上小蝶寸步不离,洛语葶纵是有心寻找机会,却是不知道出去后该去想何方,只好罢了。

狩猎整整进行了一个上午,下午洛语葶正在自己的帐篷中午睡,平安咋咋呼呼进来了。

“洛姐姐,你没去,真遗憾。你不知道今年的狩猎有多热闹,皇阿玛说谁猎杀的多,就重赏,那些蒙古人可真残忍,一刀毙命,可恨我不是男子,我若是男子,定不输于他们那些蒙古人,想当初我们满人也是马背上的英雄,只这些年在关内,才稍稍倦了骑马。哼,明日赛马,我也要参加,他们都说科尔沁的人马术最好,我偏不信。”

平安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进帐篷就说个不停,纵是洛语葶给她水,也堵不住平安的嘴。

“呦,这是怎么了,把我们平安大格格气成这样,感情你阿玛没让你去打猎?”

“别提了。”

平安还是气呼呼的,小脸憋的通红,洛语葶看着好笑。就在这时,平安忽的站起身,扭头就往外面跑,洛语葶在后面喊。

“干什么去,平安——”

一边喊一边追出去,不料在帐篷口,撞到了康熙身上,康熙双手扶住,看看洛语葶,又看看跑远的平安,问:“你们这唱的是哪出?”

洛语葶甩了一下,却没有甩开康熙。

“放开,平安气呼呼回来,刚说了几句,现在不知道又要干什么去,我只隐约听她说明天她赛马?明天你们要赛马?”

康熙一摆手,李德全早安排人追平安去了。

“是,明天要赛马,你,明天去吗?你,会不会骑马?”

“骑马?谁不会,不就是骑在马上吗?”

康熙哈哈哈笑,放开洛语葶。

“看来你是没见过真正的骑马,蒙古人骑马就像走路一样,如履平地,明日,朕给你安排个最好的位置,李德全,把朕那个千里眼拿来给洛姑娘。若是你想骑马,朕,送你匹好马,蒙古刚进贡的汗血马。”

“什么?汗血宝马。”

洛语葶不禁咂舌,《射雕英雄传》里,郭靖的小红马可是汗血宝马,书上说这种马若是跑的出汗了,汗都是红色的,故而得名汗血宝马。

“可是,可是……那马不是当世少有吗?”

“当世少有,不等于没有。”

洛语葶小声嘀咕:是啊,你是皇帝,你说一句话,他们敢不进贡吗。

“你在说什么?”

康熙似笑非笑坐在椅子上,看着洛语葶,洛语葶本来是站着,这会儿反倒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帐篷里,李德全刚才已经出去,小蝶早知趣的离开,只剩下康熙和洛语葶。不知道为什么,洛语葶极其害怕单独和康熙呆在一起,以往,她从未有过这样紧张过。此刻,洛语葶觉得帐篷里的气氛尤其紧张,紧张中还夹杂着丝丝暧昧。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

康熙那样看着,看的她心都发毛。洛语葶忍不住嗔怪,只是自己的脸先微微红了。

“呵呵,美女见过的不少,但是你这样的美女倒真是独一无二。”

“你——油嘴滑舌,登徒子一个。”

康熙哑然,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成油嘴滑舌,被人说成登徒子。

“怎么不去观看狩猎?”康熙换了语气,温温的问。

“我是动物保护主义者。”

“什么?”

“动物保护,就是保护动物的,你想,那些动物即没招你又没惹你,你为什么要伤害它们。”

“即使不狩猎,它们也会死亡,或是老死,或是被其他动物咬死。”

“那不一样,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那是它们动物的规律,人,没有权利决定它们的生死。”

康熙诧异的看着洛语葶,这可是奇怪的言论,这些话若是别人说出来,定是大不敬之罪,但是洛语葶说出来,康熙一点也不恼,外国之人,见识不一样罢了。

康熙又坐了一会儿,才怡怡然离开,临走还是那种眼神,似笑非笑,看的洛语葶直瞪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