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风吹草地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495 2012-05-19 10:07:41

  第二天,赛马大会开始。洛语葶是个在都市里长大的女孩,虽然偶尔也到草原上旅游,见过草原人民的赛马,但这样大规模的赛马场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知道蒙古人都善骑射,当然满人也善骑射,但是毕竟进关几十年了,满人骑马的英姿也在渐渐消退。

康熙早早为她和平安准备好了两个靠前而且观赏度极佳的位置。平安兴奋的像个小鹿,叽叽喳喳在洛语葶耳边说个不停。她今天穿的最显眼,大红的骑马装,越发衬着她美艳。洛语葶不喜红色,穿了身蓝色骑马装。

康熙坐在早已搭好的观礼台上,观礼台上,一边是他的儿子和大臣们,一边是蒙古诸王,科尔沁王坐在最上首,他们身后,站着他们的儿子或者侍从。

康熙看着一干跃跃欲试的选手,心里顿时豪情万丈。这样的心情只有在草原上才会有。当年,他御驾亲征噶尔丹,纵马在草原上奔驰,那种鹰一样翱翔天空的感觉,前所未有。自从昭莫多大败噶尔丹之后,虽然噶尔丹没有真正被灭了,但已经是元气大伤,西北战事这两年稍稍有了平息。康熙心里明白,和这些蒙古人走的近了,没有坏处,有蒙古人在前,他和沙俄、噶尔丹打起来,就有充足的时间和空间。想到此,康熙唇边露出了笑意。康熙目光转动,停留在平安和洛语葶身上,平安手里拿着个千里眼,一刻也不安生。洛语葶或许是大病初愈的原因,安安静静,在如此热闹的氛围里,这样的安静显得无比突兀。康熙不禁又想起了雁儿,以前,他来热河,都带着雁儿,原因无它,就是为了让雁儿看看草原,慰藉她思乡的苦楚。如今,雁儿只怕已经是魂归故乡了。

就在康熙的心情时喜时忧时,喀尔喀蒙古王带着一个年轻人走到台上。

喀尔喀王躬身给康熙施礼,嘴里叽叽咕咕说着蒙语,康熙微笑点头,而后也说着蒙语。他们正说着,忽然听到一声娇笑。众人循着声音,看到的是娇憨的平安和俏丽的洛语葶。康熙不掩心里喜悦,用蒙语对喀尔喀王说。

“我的女儿平安,被我宠坏了,让汗王见笑了。”

喀尔喀王回礼,极其赞誉平安的美丽。只是当喀尔喀王的目光停留到洛语葶脸上,目光呆住了。平安格格身边的少女分明就是他的小妹妹雁儿。喀尔喀王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次把目光投向洛语葶,康熙觉察到喀尔喀王的异样,轻轻咳嗽一声,示意李德全为喀尔喀王看座。喀尔喀王掩饰着失礼,满腹疑问坐在凳子上,只是目光却不停的看向洛语葶。

赛马大会开始。康熙为鼓舞士气,特意挑选了一颗广州进贡的夜明珠作为奖品,并且还要赠予获胜者草原第一骑士的封号。这一来,比赛就更加显得充满了火药味。夜明珠固然宝贵,但选手们更在乎那个草原第一骑士的封号,因为参加赛马大会的选手,都不是一般人,而是来热河觐见康熙的诸蒙古的显贵人士。

随着康熙点头示意,大阿哥一声令下,赛马比赛正式开始。

平安哪里还能安安生生坐着,早拉着洛语葶跑下了看台。康熙担心洛语葶在受到伤害,悄悄嘱咐李德全,派人跟着平安二人。只是等派的人到了,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平安和洛语葶,人太多,平安两人来回在人群里穿来穿去,仆人又怎生找寻的到。

洛语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原生态的赛马比赛,那些骑手个个都像和马合二为一,只从眼前嗖的一下,人和马都已在一箭之外。洛语葶只看目瞪口呆,相比之下,后世的赛马简直就是小儿科,此时此刻眼前的赛马,才是展示草原骑手风采真正的赛马。

平安却是一个劲的叫好,手都拍红了。洛语葶看着平安娇憨的样子,不禁想起后世赵薇的成名剧《还珠格格》,平安此刻的神情活脱脱一个小燕子。洛语葶不仅莞尔,能在深宫之中保持烂漫的天性,实属不易,平安这般不谙世事无忧无虑,不知道以后她会如何。因为她知道,清朝的格格大多都作为和亲的对象,远嫁蒙古,直到终老才能回京城,只是这个时代,有几个人能活到终老。想到此,洛语葶不禁为平安担忧,平安能不能逃出这个和亲的命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