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帝心忧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669 2012-05-21 08:44:55

  傍晚,康熙在草原上举行了篝火全羊宴,这些草原来客一个个都敞开肚皮,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笑声、吆喝声、划拳声声声不绝,更有人提议开始摔跤,一时间,全羊宴上热闹非凡。

康熙陪着蒙古诸王喝了几杯酒,随意用了几块肉,就借口走了。一来,有他在,那些豪爽的草原汉子放不开,二来,洛语葶今日失踪了那么长时间,即使胤禛告诉他是在蒙古人的驻地找到洛语葶,他还是有些怀疑,洛语葶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招,是不是又在找机会离开。

草原搭的都是临时帐篷,虽然侍卫布置有序,但到底不如行宫严实,可别让洛语葶钻了空子。

康熙在帐篷里坐定,若有所思。案几上又有一些新的奏折,这些奏折,都是从京城八百里加急转来的。京城留着太子监国,太子年轻,但有索额图和熊赐履一满一汉两位大臣照应,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可是这几年,尤其是明珠被问罪以后,康熙总觉得,索额图似乎越来越不像话了。早年为了掣肘鳌拜,皇祖母亲自出面,定了索尼的孙女赫舍里为皇后,赫舍里也确实是个母仪天下的好皇后,康熙对这个皇后,敬大于爱。因为皇后,因为索家在除鳌拜一事中的功劳,康熙对索家,或多或少的有些偏爱。皇后的弟弟当街殴打朝廷命官,康熙压下了,索额图在家中私见外官,康熙也没有过问。皇后殁了以后,康熙怜太子刚刚出生就失去了母亲,索家是太子的母族,索额图是太子的叔姥爷,他们走得近,康熙爷睁只眼闭只眼。可是这两年,索额图仿佛变了一个人,前年放出的官缺,竟然都是索额图选的人。康熙不知道索额图的所作所为是为什么?说他为了太子,这天下迟早是太子的。说他为了自己,也不太像。以往,朝中有明珠在,两党相争,他这个做皇帝的只作壁上观,二十七年明珠被弹劾问罪,康熙此举本为敲打索额图,希望索额图收敛一些,毕竟他是太子的叔姥爷,皇后的亲叔叔,发作恨了,会给一些人留下口舌,说自己疏离太子。可是索额图托病半年后复出,反倒更加肆意妄为了。康熙是个要面子的人,不愿意因为索额图而牵连到太子,可是真若是牵连到了太子,他也是个手段强硬的人。为了牵制索额图,康熙没有下旨杀明珠,鳌拜他都能不杀,何况一个明珠。留着明珠在,索额图应该会警醒的吧。

康熙看着奏折,想着京城中的一切,有些心烦意乱。就在这时,听到帐外有声音。康熙皱眉,这些草原汉子,委实太没有规矩了。

“什么人在外面喧哗?”

“回禀皇上,喀尔喀王请求觐见皇上,奴才说皇上累了,可是……”

康熙心里明白,喀尔喀王巴布尔要见他的原因了。那日自己第一眼看到洛语葶,不也把她错认成雁儿吗。巴布尔是雁儿的亲哥哥,兄妹情深,不足为怪。再说他也想见见喀尔喀王,噶尔丹的举动他想掌握的更确切。

康熙示意李德全让喀尔喀王进帐。喀尔喀王巴布尔进帐后深施一礼。

“巴布尔请圣明英武的博格达汗恕罪,打搅博格达汗休息,深感不安。”

康熙虚抬了一下。

“免礼,李德全,给王爷赐座、看茶。”

巴布尔欠身坐在凳子上,急切的看着康熙,康熙却不看他,只是看着奏折。

喀尔喀王巴布尔坐卧不安,他知道晚上没有听宣擅自求见康熙是越礼,但是白天的事不问明白,他又怎能安心。

帐篷里很静,只能听到康熙翻开奏折合上奏折的声音。

巴布尔额头渐渐冒了汗,他想开口问康熙皇上,但皇上不开口,他怎敢说话。

一盏茶的功夫,康熙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奏折。

“汗王这么晚了来见朕,可有什么要紧的事?”

“回禀博格达汗,臣有要事禀告。噶尔丹他,又有东进迹象。乌兰布通一役后,噶尔丹元气大伤,兵力和补给都被削弱了许多,这两年一直在养精蓄锐,今年听说他还亲往沙俄去了,密探回报,沙俄给了噶尔丹十架火炮、三百枝火枪,这一来,噶尔丹的力量可就增强了,臣此次朝见博格达汗,就是为了向博格达汗禀告此事,希望博格达汗早做准备。”

康熙微微点头,巴布尔说的这些,他来热河前就知道了。

“喀尔喀王费心了。”

“应该的应该的。”

喀尔喀王巴布尔说完这句话,再无言语。

康熙看着喀尔喀王,若有所思。巴布尔有五个儿子,大儿子在战乱中失踪,二儿子生的力大无比勇猛过人,可是在一个狩猎中被虎伤了右臂,四儿子五儿子都还小,这次随巴布尔来热河的额力亚是三儿子,身材伟岸,言谈举止颇有气质。就在康熙思考的时候,帐篷外传来莺莺燕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