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暗恨生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041 2012-05-23 08:27:41

  热河行宫兰园,宜妃和惠妃、德妃、敏贵人在一起摸牌。往年,康熙到塞外见蒙古诸王,宜妃一定会去凑热闹。其实宜妃也并不喜欢和草原上的人见面,但她这样坚持,为的就是争个脸面。宜妃郭络罗氏是镶黄旗佐领三官保的女儿,为康熙生了三个儿子。郭络罗氏是满族极尊贵的家族,而宜妃相貌出众,加上能说会道,自然很得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的喜欢。后宫之中,当然也属宜妃出彩。

以往每次出巡、到塞外狩猎,宜妃都在随行之首,这次,宜妃没有向康熙要求跟随,康熙自然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洛语葶二次受伤,全是因为宜妃,洛语葶早被平安拉着要跟随康熙去,宜妃也不愿和洛语葶再有冲突,顺水推舟,以自己不胜鞍马劳顿为由,留在了热河行宫。宜妃没有去,惠妃、德妃、良妃还有其他几个随行的嫔妃也就都留在了行宫。

“德妹妹,你倒是出牌呀,我这儿正等着呢。”

“宜姐姐,别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急,我才不急呢。”

“哎,你说,咱万岁爷这会儿在做什么?”

“谁知道呢?咱又不是千里眼。”

“宜姐姐,你说那个女人真的就那么像玉妃?”

“可不是,那简直是一模一样,我刚一见,魂都吓出来了,不过,她和玉妃还是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说不上来,等以后你们亲眼见了,就明白了。”

四个人手不停、嘴不停,说东扯西,直到宜妃输光了本钱,牌局才算散了。

惠妃和敏嫔住在一起,两个人相携,离开了兰苑,宜妃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久久没有说话。

“姐姐,想什么呢?”

“还能想什么,那个人……”

宜妃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德妃,压低嗓音说。

“妹妹。今早从围场传回的消息,万岁爷还在台面上给她备了位子,你说她算什么东西。”

宜妃冷笑道。

“哦,姐姐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哼,妹妹这是取笑我呢,难道妹妹的消息不灵通?”

德妃心里一惊,但脸上却看不出任何惊慌。

“我?我哪里敢跟姐姐比,我是一心向佛,只求得孩子们好好地,平平安安的,这就是我的福分。”

宜妃瘪瘪嘴,看德妃的表情更加的淡,忍了忍,不再说话。可是,终究还是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

“妹妹,这几年那个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说当年,我们是不是狠了点?”

德妃不动声色,一脸淡然。宜妃脸上有了怒容,细白的牙齿咬着下唇,从牙缝里蹦出几句话。

“妹妹啊,别以为吃斋念佛就慈悲了,咱们姐妹两个,谁也不比谁干净,哼,现在想一推六二五自己干净了,这事可没那么简单,你的事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住我,我要是出了事,你也跑不了。你说呢,德妹妹?”

德妃嘴角抽动,脸上更加淡漠,甚至还增添了些许凌厉。

“姐姐,这又说的什么呢,妹妹怎的越听越不明白,哦,出来着一会儿子,我也乏了,给姐姐道个别,妹妹回了。”

德妃起身被侍女扶着,慢慢离开,出了宜妃的院子,脸上已经完全被青色罩住,脚步也有些乱了。德妃在一棵海棠树下停住,长长出了两口气,抚了抚心口,冷冷的回看一眼宜妃的院子,转身疾步往自己的竹院走。

贴身侍女月香从院子里迎出来,眉眼含笑。

“主子回来了,才将四阿哥使人从围场回来给主子请安,专为主子送来上好的裘皮,说是科尔沁王爷进献,特特给主子送了回来。”德妃眼里闪过一丝暖意,但那只是转瞬间的事,语气仍是淡淡。

“还说了什么?”

“四爷还说皇上狩猎还亲手杀了一只熊。

“什么?独自……杀了一头熊?天爷……他,皇上没事吧?”

“四爷说,皇上好着呢,主子不用担心。”

“哦,知道了。你去忙吧,我歪一会儿。等等……事可办妥了?”

“早吩咐下去了,主子放宽心吧。”

德妃点点头,闭上眼,转着手中的佛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是脑子里却浮现出一个人来,那个人的脸庞本来已经很淡很淡了,这段时间却越来越清晰,以至于让她寝食难安了。

那日,宜妃找她,要和她一起去探望皇上,皇上在青眠山遇刺的事,她们都知道了,连着几日,她们去烟波致爽斋探望,皇上都不在。她知道宜妃的脾气,麦秸火,一点就着,所以故意说。

“哎,也不知道皇上伤的重不重,这都几天了,我们姐妹见也见不着,真担心啊。惠姐姐宜姐姐,你说这皇上不在这儿养伤,他能去哪儿?”

那个时候正是洛语葶中毒昏迷不醒的时候,康熙除了睡觉,大多都在听雨轩。

“还能在哪,不就在听雨轩吗?你说万岁爷也真是的,不就一个救了驾的丫头吗,至于整日让他一个尊贵的皇上看着守着。走,我们去瞧瞧。”

“宜妹妹,这不太好吧。”

惠妃年长,也是最为老实没心机的,听宜妃这样说,呐呐的劝说。

“就是,惠姐姐说的没错,万岁爷这样,也是为报救命之恩,咱还是回吧,别去了,仔细再触了霉头。”

她也顺着惠妃的话往下说,只是话里话外却又多了一层意思。

宜妃冷笑。

“霉头?我还就是要触触这个霉头。你们怕,我不怕,翠烟,走。”

宜妃由翠烟扶着,径自往听雨轩去。惠妃见劝不回反倒讨了个没趣,带着自己的丫头走了。她却不紧不慢跟在宜妃身后,宜妃大闹听雨轩,她看的一清二楚,心里还忍不住笑,平日里耀武扬威趾高气扬的宜妃,也有被人推倒在地的一天。可是,她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当她看到推倒宜妃那个女子的脸,顿时手脚冰凉,这张脸,为什么和那个人的脸一模一样,难道她没有死?

德妃手里的念珠越转越快,可是不管她怎样转动念珠,也平复不了内心的不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