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出走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316 2012-05-30 20:31:53

  此时此刻,平安和洛语葶正走在前往青眠山的路上。平安像是逃脱了牢笼了百灵,脸上满是自在的惬意,昨夜赐婚的愁苦此刻踪影皆无。

昨夜,当康熙说要把她赐婚给喀尔喀世子额力亚时,平安大怒。回到帐篷,不管洛语葶怎么劝,她只是哭。原来这些日子平安和洛语葶接触多了,听洛语葶讲她老家的事,对那种可以自由自在选择一个人爱一个人的事格外向往,她渴望能自己找一个爱他的人,像洛语葶唱给她的歌,‘一生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乍听到康熙把她赐婚给了额力亚,逆反顿时充满了胸膛。她不顾一切的哭,哭累了,闭着眼想,忽然想到洛语葶的老家,便借口要出去走走,拖着洛语葶出了帐篷,言明非要跟洛语葶走。洛语葶也是心烦意乱,傍晚时分康熙的神情和言语,让她心动又茫然,心里早就决定要找机会离开,这会儿听平安能找空子离开,立刻同意,两人骗过小蝶和春儿,吃饱了,哄她们睡着,又换上她们的衣服,假作送还食盒,便悄然溜走了。

围场的护卫也是森严,但是到底不如行宫,康熙的帐子周围侍卫交错不断,其他的帐篷,就少了很多,平安和洛语葶没费多大周折,就到了围场最外围。不过她们当然也遇到了侍卫的盘问,侍卫并不打算放过她们,可是后来又过来一个侍卫,好像还是个头头,冷着脸盘问她们。平安和洛语葶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好在侍卫头头盘问了几句,就放过了她们,带着侍卫们继续巡视。平安和洛语葶这才有机会逃出。不过,洛语葶最后回望侍卫时,和那个侍卫头头的目光一碰,侍卫头头急忙扭头,装作查看别处。洛语葶当时心中正乱着,也没有在意,急急忙忙拉着平安,出了驻地,向着东北方向而去。

平安从小在皇宫长大,哪里接触过民间,平日里,身边总是跟着一帮侍女嬷嬷,哪里有过这般自在,一时间满眼新奇,看什么都是新鲜的。

洛语葶在后世是经常参加旅行团队,有时和唐敏背上背包两个人就出发了,按说民间的一些人和事应该不陌生,然而这不是二十一世纪,是清朝,民间的人和事到底和后世不同,同样的,她的眼里也满是新奇。

两个女生,一路嘻嘻哈哈,全然没有离家出走的忧虑。

从寅时离开围场,两个人只走官道,平安不解,说走官道岂不是摆明了让侍卫们找到?

洛语葶眨眨眼笑,告诉平安,康熙此刻肯定已经派出侍卫找。按照大多数人的思维,离家出走的人都不愿意让人找到,自然多捡一些偏僻的小路走,这回她们要反其道而行之,走官道。平安没有丝毫经验,听洛语葶这样说,连连点头,心里已经对洛语葶佩服的五体投地。

没想到,两人刚出门没有两个时辰,大雨滂沱而至,两人急急忙忙找间农家避雨。也正是这避雨,她们阴差阳错的避开了阿山的追踪。

阿山20多岁,但凡这个年龄的男人,大多都是毛毛躁躁的,但是阿山却不,他胆大、细心、沉稳、缄默。班纳海极其看重阿山,他还曾对阿山说,等过几年,他就向皇上奏明,“影子”由阿山统领。

阿山百思不得其解,按说平安格格是不能走出围场的,就算她能哄骗住春儿、小蝶,却哄骗不了围场的侍卫,换句话说,平安和洛语葶的离开,是有人故意放行。阿山向班纳海禀报时,班纳海除了震惊、还有愤怒。

阿山清楚的记得班纳海冰冷而愤怒的话:耍手段,想在我的眼皮底下害格格,他们还嫩了点。阿山,别的事一概不管,跟着格格,务必保护格格的安全,皇上已经赐婚喀尔喀,格格不能有半点闪失。不过……不必急着把格格带回,跟着她们,到了青眠山,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管,带回格格一个人就行。

阿山心里纳罕,怎么头领只说平安格格,那个和格格在一起出走的女的呢?但是阿山没有问,头领既然这样说,自然有他的道理,他的职责就是保证格格的安全。

阿山得令追赶平安格格和洛语葶,他连自己的帐篷都没有去,影子的家当都在身上,无需在收拾什么。

阿山没有骑马,他选择徒步,一来出走的两个姑娘是徒步,二来他也喜欢这种徒步的感觉。

雨过天晴,湛蓝湛蓝的天空像水洗过一样,让人不觉心旷神怡。

洛语葶和平安谢过农家,继续往前走。她们问过农家,沿着官道走大约两天的路,就可以到青眠山。

两个人又开始上路。可是平安哪里走过这么长的路,加上又担心康熙派人追,走的慌张,此刻已经是饥肠辘辘。洛语葶虽然好些,但是因为鞋不舒服,脸上也有些疲倦。

“洛姐姐,好饿,刚才忘了向他们买些东西吃了。”

“傻瓜,你没看他们家么,家徒四壁,哪里有东西卖给你,再说就是有,他们做出的东西,只怕你这个金枝玉叶的公主也吃不下,再坚持一会儿,他们说前面就是一个小镇,到那里我们买些吃的。”

“嗯。”

可是农人口中的不远,竟然这么远,远到平安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还是看不到小镇的踪影。

洛语葶深悔把平安带了出来,户外行走,对洛语葶这个户外运动的忠实者来说,不在话下,可是平安,是个尊贵的皇家公主,平时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里知道外面的世界除了新鲜还有许许多多疾苦和危险。但是现在已经走了出来,洛语葶只能安慰。

“平安,你以前一个人出来过吗?”

“没有,就是出皇宫,也是身后跟着许多人。有一年上元节,好不容易溜了出来,还没看到花灯,就被他们找到了,皇阿玛虽没有罚我,德妃娘娘却罚了嬷嬷和春儿,后来我再也不敢偷跑出来,怕再连累她们。”

洛语葶怜惜的把平安散乱的头发拢好,平安看似活泼,其实内心深处,却是这般敏感。虽然她生活在皇家,虽然她有个至高无上疼爱她的皇阿玛,可是在洛语葶看来,平安还不如她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平安,你还记得你娘,哦,额娘吗?”

平安摇摇头。

“额娘死的时候,我根本不记事,听皇阿玛说,额娘非常美丽。”

平安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她看着湛蓝的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洛语葶想再劝说,可是却说不出什么了,此刻,她不管说什么,都安慰不了平安。是啊,想不起母亲的样子,虽然被康熙宠着,到现在却即将被一道圣旨赐给了喀尔喀草原。

就在两人沉默的行走间,洛语葶看到前面小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