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赐婚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585 2012-05-23 16:03:30

  次日早上,平安就搬到了洛语葶的帐篷,洛语葶心知不妙,心里暗把四四骂了几遍,都是他告的密。而平安,一副乐乐无忧满心欢喜的样子,说了自己昨日一下午在喀尔喀部驻地得到的好马。还说今天再熟悉熟悉那马,赢那个科尔沁公主塔娜,不在话下。

用过早饭,平安拉着洛语葶去骑马。到了开阔地,洛语葶一看就乐了,额力亚早等在那里,看到平安来了,兴奋的直搓手。

“额力亚拜见公主。”

“罗嗦什么,我的马呢?”

额力亚吹了声响亮的口哨,一匹浑身雪白的马嘶鸣而来,纵然是洛语葶不懂马,也不由得赞叹,这马,真好。

额力亚抓住缰绳,拍拍马脖子,把缰绳交给平安。

“公主,请上马。”

平安到底是骑过马的,踩着马镫子,不待额力亚搀扶,一个纵身上了马。随着一声娇喝,雪白的马驮着红色骑马装的平安疾驰而去。

这边额力亚早跃上另一匹马,追平安而去。

洛语葶耸耸肩,左右瞧瞧,她和平安出来时,身边有两个人跟着,但因怕平安有闪失,早骑马追了去,此刻洛语葶身边,除了一匹马,再无他人。洛语葶心中暗喜,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洛语葶笨手笨脚爬上一匹马,催马向另一个方向而去。她不怎么会骑马,不敢催马跑快,可是马毕竟比人走的快,没多大一会儿,洛语葶已经跑出了驻地,可是处身在草原之中,四顾苍茫,她再次没有了方向感。

就在这时,坐下马似乎被什么扎了一下,嘶鸣一声,两只前蹄抬起,马惊了。洛语葶吓的魂飞魄散,暗叫不好,这箭伤刚好,难道还要从马上摔下来,再伤一次吗。心中正懊悔不已惊慌不已,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抓紧缰绳,别松手,我来救你——”

洛语葶手忙脚乱,死死抓住缰绳,可是马蹦跳不已,大有不把洛语葶从马上摔下来誓不罢休的意思,洛语葶在马上被颠的东倒西歪,眼看着就要被摔下马,一只手伸过来。

“拉住我的手,快,不要犹豫,我来救你——”

洛语葶早已失魂落魄,此刻如同溺水之人见到救命稻草,放开缰绳,抓住来人的手,来人手上用力,一拉,洛语葶即刻离开了马,被来人拉到自己马上。

“莫怕,莫怕,我在这里,怪我来迟了,洛……语葶,你,你怎么样,可有受伤?你,你说话……”

洛语葶紧闭双目,靠在康熙怀里,其实就在刚才康熙的第一声喊叫,洛语葶已经知道是康熙了,她原本就是胆大之人,虽然马惊之时确实受了惊吓,但是凭着现代人的心理素质,还不至于被吓得肝胆俱裂,只是一时间还没有想到对策罢了,现在康熙伸手来救,她自然就坡下驴,现代人,知道什么时候要面子,什么时候不要面子。

“你怎的不说话,啊?洛语葶,说话,李德全,李德全,传……”

“太医就免了,我还没到生死不知的地步。”

“你……你唬死我了。”

洛语葶睁开眼,刚才的惊慌此刻皆无,只留下遗憾,又没有走成。

此刻,早有侍卫追上,洛语葶仍被康熙抱在怀里,当着那么多侍卫的面,洛语葶颇不自在,挪动身子。

“停下,让我下去。”

康熙仔细看洛语葶,知道她并没有受到伤害,遂一摆手,侍卫打马离开,远远的跟着。

“刚才是谁花容失色,这会儿怎的又来了精神。”

就在说话间,康熙放开洛语葶,把她扶正,但洛语葶还是在康熙怀里,近在咫尺,康熙这个熟男的呼吸让洛语葶心乱如麻,连抬头看的勇气都没有。

“我说停下,让我下去。”

“为什么停下,你不是想学骑马吗,我教你,如何?省的你一不小心被马惊了,或者一不小心你离开了。”

“我什么时候离开了,子虚乌有。”

“没想过离开?为何你独自骑马到这里,这里已经远离驻地,若不是朕恰巧看到,若不是马惊了,此刻你难道还会在这里?”

洛语葶看了康熙一眼,不说话。康熙说的都对,只怪自己倒霉,忽然想到一件事,洛语葶瞪着康熙。

“你派人监视我?”

康熙咳嗽两声,不做回答。

“我忘了,你是皇帝,你想监视谁就监视谁,这是你的地盘。可是,我要保留我的隐私权。”

洛语葶满心不愉快,可是也无可奈何,谁的地盘谁做主,这不是二十一世纪,是清康熙朝,自己说了不算。

洛语葶回到帐篷,小蝶正跪在地上。

“小蝶,怎么回事?”

“姑娘,奴婢没看好姑娘,奴婢自罚。”

洛语葶彻底气晕,这是什么世道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