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赐婚 4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126 2012-05-28 21:17:00

  可康熙的眼睛却放出异样的光芒,洛语葶的话让他信心倍增,双手不由的抓住洛语葶的双臂。

“你,你说只用两年,我就能打败噶尔丹?你说我能够让我们的国家强大?能够让百姓安居乐业?”

洛语葶心里想笑,这段历史,只要上过学的人都知道,尽管是封建社会的末期,清朝确确实实是在康熙朝强大起来,康熙也是历史上少有的帝王,后世不是一直说康熙是千古一帝吗,现在看来,有这样悲悯的心,这个皇帝想不成为千古一帝都难。虽然知道历史,但洛语葶还是郑重的点点头。

“好,我不会让你失望,我一定努力,把这个国家治理好。”

或许是洛语葶的话给了康熙信心,康熙的心情好了很多,他本不想放开洛语葶,可是洛语葶轻轻一挣,康熙只好放开了。此刻,夜色已经完全笼罩了草原,驻地已经是星星点点的火光了。

“忘了问你,刚才你唱的是什么?”

康熙含笑的问洛语葶,康熙闻到,洛语葶身上有股淡淡的异香。夜色下,洛语葶清丽娇美的容颜被笼上了一层朦胧的美。

“好听吗?”

康熙点点头。

“还想听吗?”

“想。”

“咯咯,我这人有个怪毛病,逆反。别人越是说想,我却越不想。咯咯咯。”

“你——”

康熙语塞了,满脸惊愕。在这个女子面前,他被拒绝了,不止一次。后宫之中,哪一个女人不是顺着他,只怕他不高兴。可是这个女子,怎么就这么不懂取悦于他。然而康熙的心里却没有丝毫怒意,相反倒满是柔情,这个女子,连拒绝也说的这么好听。

“那,你什么时候想唱了,朕……别忘了告诉我。”

康熙看着洛语葶,她的眼睛犹如夜空中的星星,那么亮,那么纯。

“算了,今天就开了例,看在你忧国忧民的份儿上,本姑娘就再献上一曲。”

洛语葶展开歌喉,清亮亮的歌声立刻飘在了草原上。

月亮出来亮汪,亮汪汪,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哥象月亮天上走,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

山下小河淌水清悠悠.

月亮出来照半坡,照半坡,

望见月亮想起我阿哥,

一阵轻风吹上坡,吹上坡,

哥啊!哥啊!哥!

你可听见阿妹叫阿哥

草原的夜晚,很静,静的只能听到虫呓。洛语葶的嗓音如天籁之声,婉转、动听。康熙痴了,这是什么声音,天籁吗?这样的曲子,这样的词,这样的歌声,他为何从未听过,难道眼前这个女子真的是天外来客?

康熙忘情的把洛语葶揽到怀里,但又怕弄疼了她受过伤的左肩,轻轻的拥着,低低的在洛语葶耳边说。

“你这歌是唱给我的吗?是吗?是吗?”

一股男人的气息瞬间包裹了她,洛语葶的脸腾的红了,她深深吸口气,这股成熟男人的气息让她迷醉,一瞬间她竟然想永远靠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可是那种痴迷只是一瞬间,一瞬间后,洛语葶轻轻挣脱康熙的怀抱。

“我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小蝶怕是要急坏了,我,我回去了。”

可是康熙怎容她离开,早在此把她拥入怀里。

“语葶,别走——”

洛语葶就这样再次被康熙拥在怀里,康熙的脸轻轻擦着洛语葶乌黑的头发,喃喃低语。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我愿做你的阿哥。”

洛语葶想借深呼吸平复自己心中的慌乱,可是她越是这样,康熙箍的她越紧,几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了。

“语葶——”

康熙滚烫的唇滑过洛语葶发烧的脸,他在搜寻什么。洛语葶一个激灵,深吸一口气,定住心神,用力推开康熙,慌忙离开。

康熙看着渐行渐远的洛语葶,愣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他的心怦怦怦的跳,像是要跳出胸膛,“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我一直在你身边,从未走远”,那天她唱给他和平安的歌,他竟然一字不差记了下来,这是她说的话吗,可是她为什么要逃开?

雁儿,真的是你转世了吗?你不忍抛下我,所以让她来陪我吗?放心,今生今世,我不会让她受伤,我要宠她,爱她,让她成为天下最尊贵最幸福的女人。

当康熙在心里默默感慨时,洛语葶正脚步错乱的往自己的帐篷跑。她的心也在怦怦怦的跳,直到帐篷门口,洛语葶才稳住心神,平静自己的呼吸。康熙的言语、动作,那么直白,洛语葶纵是傻子,也明白康熙的心,可是她不能答应,她的赶紧走,离开这里。

帐篷里,平安靠着贵妃椅,小蝶和春儿一个揉肩一个捏腿。

“姐姐,你去哪了,小蝶都要急哭了。”

“没去哪儿,只是四处转转。你呢,今天和那个公主赛马,谁赢了?”

平安兴奋的说:“当然是我赢了,哼,我是大清的格格,若是输了,这脸可都丢尽了。嘻嘻,姐姐,你没去,那个科尔沁的公主,脸都气绿了。”

平安咯咯咯的笑,洛语葶听着平安的笑声,心里却惴惴不安,她不知道若是平安知道自己赐婚了,还会这样笑吗?

“今天还是那个喀尔喀世子教你的吗?”

“额力亚?不是让他教,我们满人都是骑马的好手,只不过他们送给我的马不好驯,让他在旁边好驯马,不过,他倒是听尽心的。”

“那,看来他还是个不错的驯马师。”洛语葶装作不在意的说。

“马马虎虎。”

晚饭后,小太监传旨,皇上要召见平安。洛语葶眼皮一跳,康熙要和平安说了。洛语葶担心起来,不知道康熙会怎么给平安说,也不知道平安会不会欣然接受这个赐婚。

洛语葶的担心没有错,当康熙把赐婚的事一说,平安立刻跳脚,旁边大阿哥三阿哥四阿哥八阿哥齐劝,却是谁也劝不下。康熙又恼怒又心疼,他知道平安会反对,可是没想到会反对的如此激烈。

当平安摔帘出去后,康熙立即让李德全跟着,一盏茶的功夫,李德全回来禀告说格格回了帐子,洛姑娘正在劝说。康熙松了口气,有洛语葶在,平安应该不会闹出什么出格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