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迷茫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215 2012-06-13 09:18:35

  路好长,洛语葶看不到岔道,只看到一望无际的山道,两旁稀稀疏疏的树木,微微泛黄齐腰深的蒿草。这一番清朝旅游,真是绝无仅有,绝无仅有啊。干粮袋中尚有干粮,可是没有水,干巴巴的,难以下咽,洛语葶觉得自己的唾液都要被自己咽完了,嘴唇已经起了一层干皮,右胳膊钻心的疼痛,还在向外渗血。真是倒霉透顶了,洛语葶心中迷迷糊糊的想,先是被箭伤,中毒,再是二次受伤,好不容易走在回家的路上,和狼打架,哎,有谁会有她这样的衰的运气呢。

洛语葶苦笑,拖着灌铅的腿一步一步挪,已经过了中午,她把干粮,放入口中,慢慢用唾液将它们软化,此刻,有水就好了,可是最后的几滴水也被她喂平安喝了,哪里还会有水,这荒山野岭,为何连个人影也没有。

洛语葶的神智有些模糊,昨晚和狼战斗,神经绷的太紧,晚上又没有睡好,加上饥渴,她觉得自己累极了。可是她的脑子里还在想着,唐天澜不会把平安拐走吧?按说不像,就像唐天澜说的,如果他想对她们有异心,昨晚就不会出手相救,可是她还是不放心啊。直觉告诉她,唐天澜肯定和反清组织有关系,平安可是康熙心尖上的公主,他若是拿平安要挟康熙,那她洛语葶岂不是错的离谱了。平安啊,你可千万不能有什么差错啊,否则,她洛语葶还有何颜面见康熙。

洛语葶胡思乱想,只觉得嗓子冒烟一样,难受极了。

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是唐天澜吗?是唐天澜已经安顿好了平安来接她了吗?洛语葶奋力往远处看,恍恍惚惚,一人一马迎面而来,洛语葶只觉得浑身绷着的那股劲一松,身子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洛语葶只觉得一股清凉的琼浆流入喉咙,仿佛天降甘霖,干涸的河床贪婪的享受着。这是爷爷泡的桂花茶吗?还是表哥常喝的可乐?抑或是表妹常喝的酸酸乳?如此好喝,再来一点,再来一点,别,糖糖,别抢我的。

爷爷,我还想喝。

哥,再让我喝一点,就喝一点。

朵兰,那么小气,就喝你一口酸酸乳,至于哭吗。

唐咪咪,站住,把我的绿茶还我。

洛语葶喃喃梦呓,她看到很多人,奶奶、爷爷、姑姑姑父、表哥、表妹表弟、死党糖糖,回家了,终于回家了。真好啊。

哎,你们都在干什么啊,端着那么多饮料,不让我喝,急死我了,快,给我,给我。再不给,我可就抢了。洛语葶不由分说双手端起杯子,咕咚咕咚喝个不停。

“慢点,慢点,水多着呢,你莫要这么急。”

是谁在说话,好熟悉?表哥吗?不是,表哥的声音不是这样的,那又是谁?

一股水溅到脸上,清凉清凉,洛语葶睁开眼,慢慢瞧仔细,这是一张酷似杜淳的脸,只是杜淳为何留了辫子,哦,不是杜淳,是唐天澜。

洛语葶明白,自己没有回去,还是在清朝。心中一阵失落,眼角一滴泪滚落,啪的落在唐天澜手上,唐天澜忽然感到灼烧,心里莫名的也忧伤起来。她是在等他来救她吗?

“我已经将平安姑娘安顿好了,大夫也开了药,我等平安姑娘喝了药,将她托付于店家老板娘,才急急赶过来,还好来的及时。来,我抱你上马,你的伤需得尽快处理,重新包扎,慢点……驾——”

洛语葶此刻已经清醒,只是浑身乏力,饿的,累的。

靠在唐天澜的怀里,昏昏沉沉睡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