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迷茫 3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330 2012-06-13 15:17:02

  唐天澜放慢速度,不再狂奔,洛语葶看似虚弱,但精神状况应该没有问题,只是累极了,唐天澜看着怀中的洛语葶,心里不再静如止水,他抱紧她,让洛语葶尽量舒服些。

太阳偏了西,热意渐渐退去,北方的秋来的好早,这会儿凉意已经侵来,纵是身体强壮的唐天澜也不由的打了个颤。他看看沉睡的洛语葶,一抹柔情涌上,这样的女子,若是让他一辈子拥着,他也不悔。

黄昏,晚霞肆意渲染着天空,天空成一道绚烂的画布,被晚霞涂得,分外妖娆。

唐天澜看着天边的晚霞,感慨万千。在江湖上打打杀杀,已经有近十个年头了,遇到了姑娘不少,倾心与他的姑娘也有几个,可是不知道为何他总定不下心,不是他不愿娶妻生子过平常人的日子,而是他的心还没有被哪个姑娘占居。这几日,和洛语葶平安在一起,自己的心恍惚有些静了,如此清丽、如此淡然、如此与众不同的姑娘,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从那一刻开始,他的心便柔软起来。接着又想到平安,为何平安在他怀里时,他会燥热不安,他会有异样的感觉,平安是那么可爱,那么纯真,就像天上那一抹轻云,让他无论如何都下不了狠心完成师父交给的任务。

唐天澜抱紧洛语葶,一夹马肚,速度加快了,他把平安独自留在客栈,平安现在如何,他的心再一次颤抖起来。

光明渐渐失去,黑暗从东边慢慢袭来,起风了,洛语葶感到一阵凉,不由的靠近唐天澜。唐天澜紧紧抱着洛语葶。风吹散洛语葶的头发,散在洛语葶脸上,唐天澜轻轻拂过洛语葶脸上的乌丝,看着洛语葶如两扇窗帘般的睫毛,忍不住心开始驿动。他的手指慢慢滑到洛语葶的眼下,轻轻触到了洛语葶的睫毛,洛语葶微微一动,唐天澜倏然缩回手,脸微微有些发烫,心里暗自埋怨,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轻薄之人了。

天完全黑了下来,此刻,洛语葶已经恢复了精神。夜风轻柔的抚着两个人的脸,让风中的两人轻松了许多。

洛语葶虽是来自二十一世纪,对男女之间没有那么多禁忌,但这样近距离和一个男人共骑一匹马,还是有些尴尬。唐天澜是江湖儿女,对男女禁忌也不在意,但是心已然有了驿动,不由的有些拘谨。两个人披着月色,默默赶路。

洛语葶耳边,唐天澜呼出的气息若有若无,洛语葶由不得一阵心慌,这个男人伟岸、潇洒,相貌堂堂,做男友未尝不可,可是不知道他家里有没有妻子,若是和这样的人仗剑天涯,浪迹江湖,行侠仗义,未尝不是一个好归宿,洛语葶正胡思乱想,猛然间想到平安心里的小九九,急忙深呼吸几下,敛住心神。由平安又想到康熙,此刻康熙或许正心乱如麻,担心着自己的安危,想想和康熙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心柔柔的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他是九五之尊,但是在自己面前,却一点也没有架子,没有威严,根本不像一个皇帝。洛语葶不觉有些黯然,出来已经五天了,康熙只怕已经急的不行,洛语葶微微叹气,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牵挂康熙。

洛语葶的异动让唐天澜有所觉察。唐天澜柔柔的说。

“怎么,是不是胳膊疼了?”

“不,没有。嗯,唐大哥,问你一个问题。”

“说。”

“你行走江湖几年了?”

“约有十年了。”

“哦,这么说你十几岁就开始行走江湖了?”

“正是,十六岁那年,我开始行走江湖,哎,所见之处,都是烧杀掠抢,热殍遍地。汉人的大好河山,尽被满人占据了。满人所到之处,圈地、抢劫,奴役百姓,嘉定三屠、扬州十日,真真是血流成河,恨只恨我晚生了几年,不能身处当时,若不然定能手刃满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