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最远的距离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021 2012-06-14 08:59:11

  唐天澜带着洛语葶回到客栈,平安已经醒了,烧虽然褪了些,但还是有些低烧,她正裹着被靠在炕头兀自垂泪,洛姐姐不见,唐大哥也不见,难道他们都抛下她,不管她了吗?

就在这时,听到洛语葶的呼声:平安——

平安心中一喜,随即大哭起来,一个人的孤单,她好怕啊。

“姐姐——我怕——”

洛语葶已经奔炕前,将平安搂在怀里,抚着平安的背。

“不哭了,不哭了,刚才唐大哥去接我了,这不,我们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哭了,刚刚退了烧,小心再哭不好了。”

平安在洛语葶的劝慰下,渐渐止住悲声,及至看到洛语葶依旧流血的胳膊,又开始哽咽。

“姐姐,都怨我,我要是不拉着你跑出来,你也不会受伤,对不起,姐姐……”

洛语葶又是一番劝说,才是平安安静下来,再一次睡去。等到平安完全安静下来,唐天澜才说话。

“语葶姑娘,我还是带你再去看看大夫吧,你的伤要紧。”

其实刚才洛语葶已经觉得头开始晕了,在清朝,她失的血真是够多了。

“好吧。”

唐天澜带洛语葶到药馆,大夫看着洛语葶胳膊上那三寸长血淋淋的口子,倒吸口凉气,当知道她是被狼抓的,更是惊讶,在大夫的眼里,能从狼口中逃脱的人不多,何况还是一位如花似玉的娇娇女子,眼里对洛语葶充满了佩服。

好在狼只是抓破了皮,没有伤到骨头,伤并不是太重。只是洛语葶执意让大夫用淡盐水给她洗伤口,洛语葶是怕感染,本来伤口应该用生理盐水洗的,之后用碘伏消炎,但清朝,只能这样处置了。大夫不解,但还是听了洛语葶的话。洗伤口的时候,洛语葶眉峰紧蹙,唐天澜看的心都就揪到了一起,她一定是疼了。唐天澜伸出自己的手,让洛语葶握着,洛语葶也管不了那么多,紧紧握着,指甲几乎陷入了唐天澜的肉里。终于消炎了,上药了,包扎好了,洛语葶才长出一口气。

回到客栈已经是深夜了,唐天澜看看平安睡得安稳,呼吸均匀,明白药起了作用。而唐天澜已经疲惫不堪,遂嘱咐洛语葶,他就在隔壁客房,有事就喊他,如此,才放心离去。

次日,平安喝下第二服药,烧才渐渐退下。因为洛语葶胳膊有伤,煎药、照顾平安喝药的事都由唐天澜来做。虽然有病在身,平安却依旧满心愉悦。她的心都被唐天澜占据着,满满的。她甚至希望,永远这样下去,让唐天澜一口一口的喂药,让唐天澜日日和她在一起。

平安这一病,不觉又过去了两日。第三日,三个人本来要上路,可是天公不作美,雨不期而至,三人无奈,又留了下来。

屋外,雨脚如麻,虽然是夏天,但北方的夏天到底还是凉了些,幸好霍家人为洛语葶平安准备了衣物,若不然两个人病的病伤的伤,身体定会吃不消。唐天澜是常走江湖的,自然衣物都带的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