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炸锅了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262 2012-06-15 17:40:16

  康熙走不到两个时辰,热河行宫里已经炸开了锅。

“这叫什么事,说走抬脚就走,也不给咱们姐妹吱一声,当咱们成什么啦?摆设?”

宜妃气急败坏,她费劲心思亲手做了碗莲子粥,到万壑松风殿去,可是到了那里才知道,皇上不在。小太监悄悄告诉宜妃,皇上出行宫了,至于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宜妃这才气冲冲回到自己的兰苑。她本就直言快语,心里藏不住事,今日这般,更是满腹怒火和怨气,在自己屋中还没有到坐定,转身出屋去了惠妃之处。

惠妃正和德妃良嫔摸牌逗趣,见宜妃气冲冲进来,很为不解。

“妹妹这是怎么啦,什么事能让妹妹这样生气,大热天的,可别自己气坏了身子。”

惠妃年长,进宫也比宜妃早,温言温语的问宜妃。

“我生气,我当然生气,我辛辛苦苦亲手做莲子粥给他喝,他倒好,一声不吭就出行宫了,哼,他可是皇上,咱大清国唯一的皇上,我都不知道,皇上身边的大臣们是干什么吃的。慧姐姐,明珠大人一直跟着皇上,难道你一点消息也不知道?”

惠妃一惊,看着宜妃。

“妹妹说什么,皇上不在行宫?昨个不是还在吗?”

“哼,昨个儿是昨个儿,今儿个是今儿个。”

德妃淡淡的说。

“不在松风殿,说不定在哪处停留闲坐,宜姐姐怕是听岔了。”

宜妃不满德妃的淡然,愤愤的说。

“我哪里听岔了,不在松风殿,不在致爽宅,整个行宫都找遍了,连个人影都没有,不是出行宫了还是什么,难不成咱万岁爷变成神仙,飞上天了。”

“姐姐这是什么话,快别说了。”

宜妃气的胸脯一起一伏,粉脸都涨红了。

良嫔身份卑微,见三个人言语冲突,呐呐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垂手站在旁边。这时,惠妃的侍女秋雁传话。

“大阿哥三阿哥四阿哥八阿哥前来请安。”

一听众位阿哥来请安,宜妃更是生气,这次随扈,本来她的儿子九阿哥也在随扈之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康熙临时把他的名字划去了,为此事,宜妃还郁闷了好长时间。

“儿子们给额娘、娘娘请安。”

惠妃是大阿哥的母亲,八阿哥又是她的养子,德妃是四阿哥的母亲,良嫔是八阿哥的生母,三个人看到三个儿子,越看心中越是喜欢。宜妃见状,由不得心里泛酸,见三阿哥讪讪的站在一边,心中一转,起身作势拂了拂三阿哥肩头,又整整三阿哥的衣服,温温的说。

“你额娘虽没有随我们一起来,可你也是我的儿子,我在心里也是一样待你,前些天在围场,辛苦你了,回到这里可的好好歇歇,晚霞,去,把我熬的冰糖莲子粥给你三爷端来。”

三阿哥的母亲荣妃,进宫最早,康熙的第一个儿子就是荣妃所出,但是活不到几个月就夭折了,后来荣妃接连又失去了两儿子,直到现在的三阿哥,才养住。或许是丧子之痛,让她看淡了人间得失,一个女人,容颜会随着岁月老去,宠爱不会一直存在,什么荣华富贵都是浮云,渐渐的,荣妃的心性淡了,而今只是吃斋念佛,在宫中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许是母子天性,三阿哥也随了母亲,一心沉在学习上,吟诗作赋,跟着西洋人学几何学,学西洋人的科学,倒也是自得其乐,也正因为此,康熙极为喜欢三阿哥的淡然,专门让西洋传教士教三阿哥。

此刻,三阿哥见宜妃这样抚慰自己,心里不觉有些诧异,但看到其他三位娘娘都拉着自己的儿子问长问短,心里了然,但是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微笑着谢宜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