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谁解其中味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581 2012-07-25 15:13:20

  长瑞闻听不觉五雷轰顶。

“额娘,曦和要嫁舜安颜,可是,可是舜安颜他……”

宜妃看着长瑞摇摇头,阻止了长瑞后面的话。

“长瑞,不要再说了,额娘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可是,从此以后这个念头你就不要再有了,不管舜安颜有多好,都已经是过去了的,额娘瞧着那日松也是个懂事的孩子,你嫁给他,也是好的,以后,远在塞外,不能在这样任性了,额娘护不到了你。”

宜妃说着,眼里充满了泪,连带着五阿哥也神情郁郁了。九阿哥却是咬着牙,狠狠的说。

“哼,我就不信了,姐姐,等我长大了,将你接回来,咱不去什么科尔沁。”

宜妃一手搂着九阿哥,一手搂着长瑞,泪水流了出来。

格格所平安屋里,平安半靠在床上,一语不发,脸上看不出喜,也看不出忧。奶娘忧心忡忡,一会儿看看门外,一会儿看看平安,在屋子里不停的走动。忽然看到春红带着洛语葶和小蝶匆匆进来,喜的赶紧挑帘子。

“阿弥陀佛,姑娘,您可来了,我们格格她……”

洛语葶顾得不和奶娘说话,急急走到平安床前,看着平安木木的表情,心疼的拉着平安的手,叫道。

“平安……”

平安转动了一下眼珠,看到洛语葶,只喊了一声“姐姐”,便没有了知觉。

奶娘和春红小蝶吓的手忙脚乱,奶娘掐着平安的人中,洛语葶为平安顺气,一通忙乱之后,平安终于醒了过来。搂着洛语葶,呜呜痛哭。洛语葶看着痛苦的平安,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她摆摆手,示意奶娘和春红小蝶都出去,屋里只剩下平安和洛语葶。

“姐姐,为什么,为什么,我好不甘啊——”

洛语葶拍着平安的背,本想劝说平安什么,可是自己却已经是泪水涟涟。

“平安——你,你叫我说什么好啊……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带你出走,也不会遇见唐大哥,如果不是我跟你讲那些事,你也不会这样伤心,都怪我,平安……”

最初,屋里是平安一个人的哭声,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大,成了两个人的。屋外,康熙静静的站着,无言的摘下一束海棠树叶,身后,李德全、奶娘、春红小蝶躬身站着,大气都不敢出。原来,奶娘三个人刚从屋里出来,康熙带着李德全就进了院子,奶娘等人见状,刚要通传,不料康熙看到小蝶在此,心中了然,摆摆手没有让人出声,也没有进屋。而是站在院子里的海棠树下,看着屋里出神。屋里两个女孩的哭声他听得一清二楚,屋里两个女孩说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此刻,他的心随着这哭声,一起一落,一长一短,异常的悲凉。

“平安,前日,我随胤祥出宫去,见了那个额力亚,和他也说了一会儿话,看来也是个好青年,虽然他不比唐大哥潇洒,可是听他的口气,是真心的喜欢你的。平安,还是以前我说的,与其嫁给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痛苦一生,还不如嫁给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再说,再说唐大哥此刻在哪里,我们也不知道啊。平安,你……”

“姐姐,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知道我和唐大哥之间不可能,我也知道皇阿玛为了我还和皇祖母吵了架,可是,可是我就是难受啊。”

洛语葶为平安擦擦泪,又擦去自己脸上的泪。

“平安,你阿玛也曾经和我说过,你是他最钟爱的女儿,他不愿意你受到任何委屈。所以回到京城后,赐婚的旨意迟迟没有下,昨天晚上他到静心苑,在我那里坐了很长时间,说了很多话,说你小时候有多么的可爱,说你生病的时候他有多担心,守着你直到你病好了。平安,真的很羡慕你,有这样一个爱你的爸爸,哦,你们这里人叫阿玛,我爸爸在我6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我对爸爸的记忆,只停留在6岁以前,可是一个人6岁时的记忆很多都是模糊的、断断续续的,以至于现在,如果不看照片,我几乎记不得爸爸长的什么样了。当我看到我的朋友们都有爸爸带着去玩,当我看着你在他面前撒娇,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平安,我爷爷说的好,人这一生,是不可能将什么都占全了的,你有了这样,就会失去那样,这是一种缺憾,有缺憾的人生才是完整的人生。”

康熙在院子里听到洛语葶的话,有些他明白,有些却听得云山雾海,但意思他听得懂,洛语葶在劝平安。果然,平安的哭声渐渐小了,后来渐渐没有了。康熙深深吸了一口气,默默转身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