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心,伤了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936 2012-07-27 15:27:58

  自从唐天澜醒来后,整个人都变了,脸上那种惯有的浅笑不见了,本来白净的脸,此刻越发的苍白。玲珑担心的一直照顾在左右,生怕唐天澜再有个什么闪失。

这一日,驮车行至京城附近,按照神尼的意思,她要带唐天澜和玲珑回山东唐家堡,自然要路过京城,但并不需要进京城。

唐天澜让师父停车,望着京城的方向,久久无语。

“这会儿,皇帝已经进京城了,走吧,你的伤要紧,不管做什么事也需的养好了伤再说,驾——”

随着师父的一声口令,驮车慢慢前行,唐天澜虚弱的收回目光,靠着驮车壁,一丝苦笑显在嘴角。

在路上行走二十几天后,终于回到了唐家堡,唐母见到儿子重伤而归,心疼不已。

一路的颠簸,唐天澜本就有伤,此时越发的虚弱,任由玲珑照顾。此刻的玲珑,就像回到了从前,又变成了白衣庵那个快乐的小女孩,哼着小曲,手脚不停,一忽儿张罗这些,一会儿忙乎那些。唐母看在眼里,喜在心上。等唐天澜回房休息后,唐母和神尼在客厅说话了。

“多谢师父救治澜儿,哎,澜儿他——”

“老夫人,贫尼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师父但说无妨。”

“天澜和玲珑也不小了,贫尼此番来,欲让他们完婚,不知老夫人……”

神尼没有说完,唐老夫人就连连点头。

“要的要的,老身也是劝说天澜多次,怎奈天澜总是漂泊在外,今日师父来了,正好为他们主婚,老身感激不尽。”

玲珑在走廊下听到屋里两位长辈的谈话,满面羞红,悄然转身离去。

休息了两天,唐天澜的精神终于又恢复了过来,虽然不能像以前一样习武练剑,但饮食已经正常,脸色也在慢慢恢复,只是因为伤到心脏,暂时不能像以前一样运功练武。这一日晚间,月色朦胧,唐天澜信步出了屋,唐天澜的卧房就在唐家小花园中,绿树掩映,从他的卧房出来,就是一片小小的竹林。唐天澜慢慢走在林间,脚踩在树叶上,发生沙沙沙的声音。唐天澜看着如丝如线的月光,一丝苦楚泛上心头。

洛语葶泪流满面,哀求着康熙,求他放了自己,甚至为了救他,竟然答应留下来。

还有平安,想到平安,唐天澜耳边仿佛听到平安悲怆的喊声:只要能放了唐大哥,平安同意赐婚……

平安,平安,那么可爱的平安,为了自己,竟然那样卑微的求她的父亲,为救他,宁愿被此赐婚到远离京城的蒙古喀尔喀草原。他唐天澜今生何幸,有这样两个女子为了他,那么卑微的求康熙。忽然间,唐天澜觉得心头一怔疼痛,一口鲜血涌上,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