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母与子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094 2012-07-29 12:32:50

  八阿哥住处。

眼下八阿哥还住在阿哥所,阿哥都是在成婚之后,才逐渐搬出阿哥所,开牙建府。只是阿哥所里,因为八阿哥住的却是最宽敞的。此刻,送礼的人络绎不绝,送走一拨又一波。八阿哥脸上,始终都带着惯有的温润的笑,那笑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送走最后一拨客人,八阿哥疲惫的坐在椅子上,来斗金已经回禀了他见钰瑶的情景,八阿哥摆摆手,下人陆陆续续退下。看着最后一个下人离开屋子,八阿哥脸上的笑一点一点消失,直到消失殆尽,只剩下一张木木的脸。

屋子里,琳琅满目的礼物,让人眼花缭乱。礼物上写着送礼人的名字。

一边放着太子的、大阿哥的、三阿哥的、四阿哥的、五阿哥的、七阿哥的,还有那些没有成婚的小阿哥的。

另一边放着索额图的、佟国维的、马奇的、李光地的、明珠的、高士奇的、王鸿绪的等等等等。

八阿哥让下人将送礼人的名字一一记下来,送礼人名字后面记录着送的什么礼。这样做是应该的,人情人情,有来有往,但没有人知道八阿哥不为人知的秘密。当他看着密密麻麻的送礼单,嘴角浮出与他的温煦不一样的冷意。

八阿哥休息片刻,喝了杯**。带着来斗金,往后宫去了。

芳林轩,良嫔努力拟制着内心的喜悦,受了八阿哥的礼后,让宫女木棉扶起自己的儿子。良嫔拍拍自己旁边的空位子。

“儿啊,快坐上来,让额娘好好看看,眼瞅着,我儿就要大婚了,这大婚以后就成大人了,哎,哎,儿小时盼儿大,儿大了娘就老了。”

一旁伺候的木棉巧嘴笑道。

“主子这几日晚上睡觉都是笑的,八爷的喜事可把主子喜坏了。奴婢还从来没见主子这么欢喜过呢。”

良嫔嗔怪木棉多嘴,但脸上的笑意一览无余。

“额娘总算盼到这一天了。”

八阿哥看着良嫔姣美的容颜,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就因为自己额娘出身卑微,所以他要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努力,这些年,他深深的体会了人前笑人后悲的滋味,自然更能体会到额娘的悲伤,他发誓,一定要让额娘因为他而风光无限的站在人前。身份卑贱怎么啦,朱元璋还是放牛娃呢。

“额娘知道你喜欢钰瑶,难得的是钰瑶也喜欢你。这世间最难得的是两情相悦,长相厮守,额娘没有能耐,不能给你尊贵的身份,不能给你显赫的母族,但是额娘能做的,一定不遗余力为我儿做,哪怕前面是荆棘遍布豺狼当道,额娘都不怕。”

良嫔的话,让八阿哥心头一热,喉咙处堵得慌。

“额娘,您别这么说,儿子受不起,儿子以后不会再让额娘受任何委屈。”

良嫔抹着泪,含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仿佛总也看不够似的。

“额娘,儿子听说皇阿玛欲加封额娘为妃,估摸着旨意过几日就要下了。若是赶上和儿子的婚事一起,那真是双喜临门了。”

良嫔眼里闪着异样的光芒,但是在儿子面前还是压着。

“什么妃不妃的,额娘不在乎,额娘只愿我儿幸福。”

母子融融的情景,让一旁的木棉唏嘘不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