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心,伤了 3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523 2012-07-28 10:00:26

  唐天澜急忙就地打坐,意欲运功疗伤。还没等他打好姿势,一双温暖的手贴在背上。

“师父——”

“不要出声,慢慢运功调息,师父帮你。”

神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唐天澜身后,双掌护着他的后心,一股内力绵绵不断的输入体内,唐天澜觉得疼痛减轻了,急忙敛住心神,运气疗伤。

半个时辰后,师父收了手,唐天澜的面色也恢复了正常。

“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你本事洒脱之人,何时变得如此忧虑了,这可不像为师教出来的徒儿,你这样,反清大业为师怎么放心交到你手上。”

“师父……”

唐天澜想说什么,可是张了张口,犹豫着没有说出来。

“为师不想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为师只想问你,是不是不喜欢玲珑?”

唐天澜只觉得一丝苦涩泛上心头。

“师父,我……”

“玲珑是为师从小带大,性子虽烈了些,但对你是一往情深,早在玲珑下山之时,为师就让玲珑带上一封信给你母亲,想来你也知道,就是将玲珑许配与你,如今距玲珑下山已经两年有余,怎么,你想不尊师命吗?”

“……”

唐天澜语塞,他知道此事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师父早就将玲珑许配给自己,自己一直拖到现在,不是不喜欢玲珑,如果说在习武之时,山上只有他和玲珑两个青年男女,两情相悦是自然,可是随着唐天澜行走江湖,尤其是认识了洛语葶之后,那种喜欢渐渐清晰,原来他对玲珑的喜欢只是哥哥对妹妹的喜欢,并不是男女之情,可是玲珑对自己却是一片痴心。由玲珑又想到平安和洛语葶。洛语葶为何不接受他,那天夜晚,洛语葶说在清朝,她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感情,可是为什么她会拿自己的留下来央求康熙放了他,这难道不正是证明洛语葶喜欢自己吗?这世上有哪一个女子愿意为了不相干的人拿自己的自由交换?还有平安,如果说最初对平安的喜欢只是欣赏她的天真烂漫,不谙世事,那么最后那一瞬间,平安悲怆的跪在地上,苦求康熙饶过他和玲珑的瞬间,他的心为何那么痛。

唐天澜苦笑,盘蛇谷里,他已经看得出,康熙喜欢洛语葶,这么说来,康熙是不愿意洛语葶离开的,这么说洛语葶的出走就是为了离开康熙,可是为了他,洛语葶留下了,哎——

还有平安,平安现在如何了?他那个皇帝父亲会饶了她吗?毕竟他唐天澜是反清之人啊,自己的女儿结识反清人士,做父亲的岂会善罢甘休,平安,语葶,你们还好吗?

“天澜,为师的话你可听清楚了?”

唐天澜收回思绪,长叹一声。

“师父,天澜有一事不明。反清大业,何时能成功?徒儿眼见着,满人的江山越坐越稳,徒儿这几年奔走江湖,所见到的,都是人心思安,若我们再挑起战乱,受苦的只能是百姓啊。”

神尼脸上浮起一层寒霜,目光变得异常的冷。

“天澜,为师没想到,一次受伤竟然让你质疑起反清大业来了。为师问你,你可对得起惨死在满人铁蹄之下的同胞,你的良心何安?为师眼见着要到不惑之年,以后的反清大业迟早要交给你和玲珑,你怎么能产生这种想法?难道真如玲珑所讲,你和那个满人公主……”

“师父想哪里去了,徒儿遵师命捕获满人公主,徒儿没有将她交到师父手中,徒儿知错,当时……当时徒儿只是想利用她近距离接触康熙,好手刃与他,只是没想到……”

神尼审视着唐天澜,良久,长出一口气。

“但愿你真是这样想的。天澜,为师这么年的心血都在你和玲珑身上,你可莫要辜负为师的一片苦心啊。”

唐天澜苦笑,他是个至诚至孝的人,对母亲如此,对师父也是如此。

“天澜让师父操心了,是天澜不孝。天澜听凭师父安排。”

“那好,等你伤好了之后,为师就为你和玲珑完婚。天澜,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身为唐家男儿,焉有不成婚成家,开枝散叶的道理,为人子女,百行孝为先,反清大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或许我们要打好长期和满人斗争的准备。你早些回去休息吧,为师走了。”

师父踩着树叶走了,淡淡的月光下,唐天澜独自伫立,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可是他的心却痛了。

语葶,我要成婚了。

平安,我要成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