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注定?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756 2012-08-03 09:08:10

  进了静心苑,平安刚才和长瑞斗嘴的犀利劲儿荡然无存,只剩下难过。额力亚是第一次进静心苑,虽然和洛语葶熟悉,但是和苏麻喇姑却不熟,只是耳闻,苏麻喇姑同样也是草原的姑娘,早年在紫禁城中可是说一不二的人物,最受太皇太后和皇上的喜爱。

额力亚毕恭毕敬的跪倒,行子侄辈礼数,临来时,平安的奶妈周嬷嬷已经将今日要见的人,要行的礼要交给额力亚了。

苏麻含着笑,受了平安和额力亚的礼。

“快起来吧,都是自家人,往后我们平安还要托世子多照顾呢。来,我也没有什么好礼物送你,这是当年太皇太后托我保存的,一共两块,是一对,今日,正好送给你们夫妇。平安,过来,姑姑给你带上。”

平安走到苏麻面前,见是两块血玉坠子,两块和在一起,正好是一个福字。平安急忙推辞。

“大姑姑,这么贵重的礼物,平安不敢收,还请大姑姑收回。姑姑,为何说是太皇太后托你保存的?”

“平安还记得二十六年的那年冬天吗,太皇太后考阿哥格格们学问,当时格格以一首诗让太皇太后极为赞赏,格格还记得那首诗吗?”

平安摇摇头。

“极目青天日渐高,玉龙盘曲自妖娆。无边绿翠凭羊牧,一马飞歌醉碧宵。”

苏麻将血玉坠子挂到平安脖子上。

“或许太皇太后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当时格格才10岁,却能将这首诗吟诵的无比的好。太皇太后仿佛看到了无边无际的草原,仿佛又回到了家乡。平安,这就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太皇太后早就知道这一切,所以托我为你保存这血玉坠子。如今,终于要完成太皇太后她老人家的心愿了。世子,这是你的。”

一旁的洛语葶自然不相信什么冥冥之中的注定。清朝前期的公主,大多都是和亲到了草原,当然对于苏麻这番说辞,洛语葶有着不置可否的意见。苏麻这样说。平安会不会真的认为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呢,如果是,在心里慢慢接受额力亚而淡忘唐天澜,或许也是件好事。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日子一想到唐天澜,洛语葶就觉得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记忆似乎越来越清晰,唐天澜的英容笑貌,唐天澜的一举一动,唐天澜的玉树临风,唐天澜那张温和神骏的面容还有淡淡的微笑。

平安从苏麻面前转过身,轻轻的叫了一声:“姐姐——”

洛语葶猛然收起对唐天澜的回忆。

“平安,你,你这是干什么?”

原来平安已经恭敬的行了一礼。

“多谢姐姐让平安如此风光如此轰动如此隆重的出嫁,姐姐的苦心平安明白,只是为了平安,姐姐竟然把自己累成那样,让平安何以回报?”

平安说着,眼圈又红了,这一来,洛语葶也觉得胸中有块东西堵住了。洛语葶深呼吸一次,强笑。

“和我说什么报不报的,你知道,我最烦你们这里的繁文缛节,你一会儿一拜一会儿一礼,小心我受不了跑了,到时候,你可是想找也找不到了,看以后谁还陪你玩。行了,行了,收起你的金豆,我这里不要。哎,那个,额力亚,我可是早就说过话了,你要是欺负平安,我会,我会找你算账,还有,我会让胤祥也找你算账,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手段可狠着呢。”

洛语葶轻松的话,让屋子里的气氛缓和了许多,平安一笑。

“姐姐,我听十三弟说,你一下子睡了一天一夜?”

“呵呵,这个小家伙,别的不行,散布小道消息倒是一流,那是,办你的婚礼,我足足计划了两天两夜,筹备的时候吧,那些人总是做得不好,对了,你就没有问问你的额驸,那首歌他学了多少天,唱了多少遍?”

洛语葶戏谑的冲平安眨眨眼,又把目光转向额力亚,额力亚立刻窘的脸都红了。

“姑姑取笑……额力亚笨……学不好……格格别怪……”

平安想起大婚那天,额力亚有些笨拙但是情真意切的歌,脸也红了。

“额驸,你唱的很好,平安喜欢。”

听了这句话,苏麻喇姑和洛语葶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点点头。不管平安心有多少委屈,至少现在,她已经慢慢开始接受额力亚了。

作者的话:秋风的文字不算很好,但是秋风很努力的写文,因为秋风喜欢文字,喜欢和友友们一切咀嚼文字。友友们能一直追文到现在,让秋风感动,秋风保证会更加努力的回报友友。或许是秋风的文字过于慢吞吞,一些心理描写多于情节描写,但是秋风一直都觉得,情节是一方面,人物的心理也是一方面。希望友友们和秋风一起探讨这个。

秋风希望一直关注此文的友友,拍砖过来,好与不好,友友们可以留言,没有争论的都不是好文字。秋风的努力希望得到友友们的支持,友友们的每一次点击,评论,都会给秋风莫大的支持,让秋风有继续写下去的动力,秋风承认自己的文字过于平淡,可是生活很多时候就是平淡才见真情的。

秋风诚恳的希望:看到这段文字的友友们,拍砖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