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吴琴师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114 2012-09-06 21:40:20

  小秋伶第三次来到红雪庵,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去,住下了。

上次从红雪庵回去,索额图说贵客降临,让小秋伶操琴助兴,小秋伶本当拒绝,可是耐不住索额图劝说,再说这么长时间客居索府,操琴助兴,也算是还了索额图的情吧。

小秋伶并不知道贵客是谁,只知道这位贵客二十出头,衣着光鲜,雍容华贵,举手投足间有着不同与常人的气质。

小秋伶盈盈一拜,素手抚琴。琴声悠扬,不知不觉间,小暖阁间只剩下小秋伶和贵客两个人,贵客看向小秋伶,仿佛有着无限的柔情。

一曲毕,小秋伶要离去,贵客拦住了,双手捧着一盏温茶,小秋伶盛意难却,饮了。可是,一杯茶饮下,小秋伶为何觉得身体和意识分开了,成了两个人。她感到浑身燥热,似乎在渴望什么。小秋伶感到自己被贵客抱在怀里,感到自己的衣衫被贵客一一揭去,她想喊,可是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她想动用功夫,可是为何一点真气内力都没有,她想拒绝,可是为何心中还有渴望,那杯茶——

慢慢的,小秋伶只觉得小腹处有团火,越来越旺。小秋伶忽然间想起从小就被人教育过,猛然间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了。她的脸红了。内心开始挣扎,纠结。小秋伶想要离开,可是发觉自己的内心也在渴望。她眯着眼睛,迷离的看着贵客俊美的脸庞,手指不自觉的轻轻滑过。从小就在烟花巷中成长,什么没有见过,什么没有听过,此刻,似乎是一种本能,小秋伶的挣扎和纠结被身体里那团火驱散,主动送上了红唇,她那样娴熟找到了贵客的唇,将自己柔滑小巧的舌弹入,双手缠住了贵客。贵客闷闷的吼了一声,撕破了小秋伶仅剩的绣着牡丹花的肚兜,一双手附上了那双柔软的玲珑。

小秋伶娇喘着、呻吟着,似乎是无尽的受用,又似乎是无比的痛苦。身体里的热浪,一浪接着一浪。

小秋伶再醒过来,贵客已经走了,小暖阁中,只剩下她一个人,身体疲惫不堪。身下,一团鲜红刺痛她的眼睛。

三日后,小秋伶出府,奇怪的是吴总管并没有问她要去哪里。轿子径直来到城外的红雪庵。悔心没有开口,小秋伶却先开了口。

“大师,奴家想在庵中小住几日,可否通容?”

悔心自然是乐意的,只是面上稍稍为难了片刻,小秋伶便在红雪庵住下了。

入夜,朔风紧紧,小秋伶裹着厚厚的裘衣,看着光秃秃的树枝,哀叹。那一晚之后,她再也不是白璧之人,吴琴师啊,你在哪里?

小秋伶泪水长流,滚到脸上,瞬间散在冷风中。

“施主,夜已深了,寒夜漫漫,早些歇息吧。”

“多谢大师,奴家……”

“施主,可是有忧心之事,可否对贫尼一谈,贫尼或许能帮上施主。”

“罢了,大师乃出家之人,如何能帮上奴家,奴家的事,解与不解,都在奴家自己,可叹奴家……空有一身功夫,却不能像李香君那样,哎……”

悔心没有在说话,小秋伶既然这样说,她就没有再追问的道理,师父说的,对于这样的人,得慢慢来,何况,江南的消息还没有来,她们不能轻举妄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