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朝会 3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571 2012-09-18 09:47:14

  康熙点点头,目光却看向洛语葶,洛语葶却自顾喝茶,并不理会康熙和福全的谈论。

“二哥说的极是,朕也是这样想,只是目下消息来得不确切,朕看不清噶尔丹的意图。还有平安府的遇刺,顺天府尹禀告,说是钟慧海的人夜闯公主府,伤了土谢图汗世子,可是朕看,这背后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

“皇上思虑的是,淳怡公主府的遇刺,臣也听说了,不仅仅是额驸受了伤,还死了一个侍女,两件仓房走了水。臣也着人秘密查了,好像并不是钟慧海的人做的,至于顺天府尹将此事归结到钟慧海头上,大致是因为额驸和公主白日里正巧和钟慧海的人起了冲突,顺天府尹就势将此事归结到了钟慧海头上。”

康熙点点头。

“二哥思虑的极是,钟慧海的人和平安起冲突的时候,朕正巧看到了。不过,钟慧海身边有个人倒是得查一查。”

“谁?”

“钟慧海的大哥苏日勒和克。”

康熙说到此,看向洛语葶,那日这个人口出狂言,说了一句让康熙胤祥额力亚平安等人暴怒的话。

“皇上放心,臣即刻去查。还有,臣有个建议,钟慧海既然来了,就留她在京城多呆上一段时间,着人在暗处监视了,也好摸清楚他们的意图。”

康熙再次点点头。福全躬身一礼告退,临走,眼角的余光扫过洛语葶,洛语葶垂着两扇睫毛,正看着杯中的茶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待福全走远了,康熙才踱到洛语葶身边,在紧靠洛语葶的椅子上坐下。

“今日的朝会你也见了,刚才裕亲王的话你也听了,说说你的看法。”

洛语葶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你们的国事,我不参与,听着那一箩筐一箩筐的事,烦。”

康熙笑笑,摆摆手,李德全往洛语葶的青花瓷茶杯里续了茶水。

“没让你参与国事,只是想问问你的看法,就像你那日在茶楼里说的一样,人与人不同,所处的位置也不同,自然思考的问题角度也不同。”

洛语葶看着康熙,眼里是喜悦,眼前这个皇帝,真的如历史记载的一样,从善如流啊。

“好吧。刚才在朝会上,你的那些大臣皇子们的议论,我听得头大,真不明白你这皇帝是怎么走过这么多年的,那么多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你还得从里面拣出合情合理的,哎,你——真是可怜啊。”

康熙心中一酸,洛语葶这话,从来没有人说过,从来没有人敢说,哎,这个丫头,怎么就一语中的,看到了他的内心。

“言归正传,说钟慧海吧。我不知道朝廷和种慧海曾经有过接触,也不知道钟慧海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不过,钟慧海是钟慧海,噶尔丹是噶尔丹,不能因为钟慧海善良,就推断噶尔丹也善良。就像刚才裕亲王说的,噶尔丹残忍暴力,钟慧海善良,他们虽是父女,但是却在追求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我赞成裕亲王的想法,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噶尔丹真的是诚心诚意来求和,那么我们笑脸相迎,如果噶尔丹还是狼子野心,你们……朝廷也要早作准备。有首句话说得好……”

洛语葶想起后世那首全国人民都会唱的《我的祖国》里的歌词。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

康熙一拍桌子,大喝一声“好——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好——语葶,你——”

洛语葶打了个哈欠,又是一个懒腰。

“真困,都说当皇帝容易,谁知道这么累,哎,我回去了,饿死了,困死了,今天下午我要好好的睡一觉,站一上午,我的小蛮腰都酸了。拜拜。”

洛语葶一摆手,起身要走,身后康熙狭长的眸子里闪过柔柔的光。

“语葶,你穿成这样,挺好的。我喜欢……”

洛语葶回过头,大眼睛眨眨,忽然做愁苦状。

“好看吗?我怎么不觉得。头发梳成这样,上那么多头油,穿着花盆底,走路一晃一晃,我呀,都快难受死了。往后,再不听你的话了,哼,你坐着,我站着,腰都酸死了,走了走了,不跟你说了,睡觉去,找周公聊聊。”

洛语葶这话,让康熙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这个丫头,怎么就这样没有正经的时候,和她说说国事,当然祖训不允许后宫女子参政,不过,她并不是自己后宫的嫔妃,听听也无妨,更何况,她的见解总是那么独到,苏麻说的对,人和人的角度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同,语葶的想法,甚至比那些大臣的还要中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