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私奔 3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454 2012-09-17 09:21:43

  小秋伶脸上一红,怎么会想到此人和师太有私情,自己真是想的过了。忽然又想到昨日在小暖阁中与那人的缠绵,小秋伶的脸瞬间红了,原来自己踏进庵门那一瞬间的回头,就是为了那人啊。

红雪庵的夜晚,异常的安静,只有做夜课的尼姑,不紧不慢的敲着木鱼,木鱼声声,让这寂寞的冬夜更加的寂寞了。

小秋伶抱着双膝,盯着如豆的油灯,痴痴发呆。吴琴师不知道去了何方,悔心师太说明日便可回转,那么明日,自己便可以和吴琴师远走高飞了,想着跟着吴琴师练琴的岁月,恍如昨日,想着那一朵珠花,小秋伶顿觉温馨,此生能和吴琴师在前一起长相厮守,远离纷扰,真好。

小秋伶想着想着,忽然间灯火一跳,燃尽最后的一滴灯油,屋里顿时陷入了黑暗,窗外,同样是黑魆魆的,只有枯枝在朔风中吱吱呀呀的响着。

悔心房中,悔心疲惫的喘着气。

“殿下,你……难道月余都没有……啊……”

朱慈炯似乎尚未满足,意犹未尽的看着香汗淋漓的悔心。

“白日里那个小妇人是谁?”

“她?哦,叫小秋伶,索额图的侍妾,时常来庵里小住。”

“是吗?”

“怎么?殿下打起她的主意了?那可不行,师父有令,她是不能动的。”

“嗯嗯,不能动,为什么?”

“师父说,留她在索额图身边有用,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

“哦……一个下午都没有见姐姐,她出庵去了?”

“是。师父说进城里看看,今晚不回来了。”

朱慈炯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意。

“你睡吧,我回房了。”

“这么快就走?”

朱慈炯整理好衣服,在悔心颊上清点一下,出了门。

小秋伶梦见自己和吴琴师携手走在花海里,有风慢慢吹来,吹起她的裙裾。吴琴师笑吟吟的将她搂入怀中,那么轻柔的噙住她的樱唇,唇齿之间,一股燥热的气息慢慢晕开在小秋伶的身体里。忽然间,吴琴师幻化成了那人,他的手已经触到了一座柔软之处,小秋伶浑身一抖,似乎在渴望,似乎在梦呓。

“吻我……吻我……”

那股燥热顺着血液流满了全身,小秋伶扭动着身躯,慢慢躺在花海里,是谁?吴琴师吗?那个神秘的人吗?不,不是,都不是……

小秋伶猛地清醒,身上的燥热没有退,反而更加燥热了,可是身上的人是谁,她想喊,她想推开,她想要催动内力,可是为什么这么无力,自己那一点点内力犹如泥牛入海,一点回应也没有。一滴清泪顺着眼角流下来,渗入发间,倏尔消失了。

小秋伶的心再说不愿意,可是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似乎在迎合,似乎在期待……

一切终于又归于平静,那人悄然离去。黑暗之中,唯有小秋伶的泪水汩汩而出。刚才自己的心明明是抗拒的,可是身体为何……难道,自己真的是世人所言的**之人?吴琴师啊,你快些回来吧,小秋伶只愿和你远走高飞,什么绫罗锦缎,什么珍珠玛瑙,什么珍馐美味,什么荣华富贵,她都不要,只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吴琴师次日中午回到了红雪庵,见到小秋伶,眼里有喜悦、有惆怅、有无奈。

“吴郎,我们走吧,现在就走。”

小秋伶珠泪涟涟,想着昨夜的一切,她的心痛的像刀割一般。和吴琴师在一起,她心甘情愿,吴琴师是她的爱。和那个人在一起,她无话可说,在她的心底,就算是对索额图对自己的照拂的回报吧。可是,昨晚上,她是不愿的,纵然她是烟花之人,纵然她的宿命如此,她也不愿。

“秋儿,好,我们走,这就走,你等我,我回去拿琴,我们这就走。”

小秋伶含着泪,跟着吴琴师拿到琴,两个人拜别悔心师太,出了庵门。悔心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当小秋伶走出庵门的那一瞬间,忽然觉得有一道目光直直的盯着她的背后,回过头,正对上昨日那个儒雅的中年人,四目相对,小秋伶忽然间明白了。

两个人雇了辆马车,掩着官道,徐徐向远离京城的方向驶去,可是走不出两里地,马车停住了,小秋伶一惊,撩开帘子,眼前的人让她浑身冰冷,吴总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