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柔情绕指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165 2012-09-18 21:02:36

  或许是额力亚的诚心感动了上天,那天的街上,平安竟然像一头狮子一样护着他,竟然不管自己是个女子而和高出她一头的蒙古人打斗,额力亚怎么能不喜悦,那一刻,他额力亚在平安的心里,是名符其实的丈夫。

额力亚脸上的笑意更浓。回到府中的那一晚,额力亚照例从柜子中抱起另一床被子,可是被平安又放了回去,往常,为避免丫头们起疑,他们总是等丫头们离开后才分被而眠,可是这一次,这一次平安竟然主动制止了他,额力亚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这一夜,平安真真正正做了他的妻,额力亚真真正正尽到了一个丈夫的责任。

平安看着额力亚脸上的笑意,心头一缕忧伤飘过。

洛姐姐说的没错,额力亚是个好丈夫,那日在街上,蒙古人的铁拳砸下,额力亚迅速将平安护在自己身后,而自己却承受了那一记铁拳。刺客来府中行刺,额力亚拼命护她二不顾惜自己,导致胳膊被刺客划那一刀,凭这些,还不能够看透额力亚的心吗,额力亚待自己的心,就像大婚那天他说唱的歌:真的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让我去爱你。洛姐姐教额力亚这首歌的目的,难道就在此吗。

平安只觉得眼前浮起了一层水雾,有些朦胧。

想到那晚府中的刺客,平安又有些迷茫了。三个黑衣人,两个是刺客,那么另外一个呢?是皇阿玛的人在保护自己吗?可是那人临走时回头那一眼,尽管在黑暗中,尽管那人的脸蒙着黑布,可是平安还能感觉到那人的眼里浓浓的关切之意,是谁?是谁?到底是谁?皇阿玛的人,为何对自己这般的关心?

平安不小心触到荷包,荷包里装着唐天澜的剑穗,蓦地又想起盘蛇谷中唐天澜胸口的那把箭,眼泪唰的下来了。唐大哥,是生是死?

“格格,莫担心,额驸只是伤了胳膊,不碍的,太医不是说过几日就会好的。”

春红看到平安落泪,以为平安是在为额力亚担忧,贴心的劝慰,可是,春红的话非但没有让平安的泪止住,反倒让平安的泪水更多了。

额力亚对她的心,她看在眼里,可是唐大哥呢,唐大哥还是生死不知啊。

“公主,额力亚没事的,你莫要伤心,这点伤算不得什么。”

额力亚听到春红的话,吊着胳膊走到平安身边,他在位平安的眼泪喜悦。

平安强止住了泪,扶着额力亚坐下。

“额驸快坐下,太医不是说了吗,不许额驸过多走动,额驸要想早点好,还是静养的好。”

额力亚温柔的顺从平安,自己坐下的同时,另一只手拉着平安坐下。

“额驸,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不害怕,刺客武功那么高,你……他的目的是我,你为什么要护着我。”

“公主说的什么话,我是你的丈夫,是你的额驸,我不保护你谁保护你,别说我武功不如他,纵然我一点武功也没有,我也要护着你。”

“额驸,你这样让我……平安不值得你这样护着……”

平安的声音有些哽咽了。额力亚慌忙笨拙的为平安擦泪。

“公主这说的是什么话,公主若是不值得,这个世界还有谁值得?此生,额力亚永远都会护着公主,不让公主收到任何的伤害。”

平安的眼泪越来越多,多的已经看不清额力亚的脸了,额力亚将平安拥入怀中,这一刻,分外真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