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莫须有的怨恨 3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384 2012-09-25 09:21:58

  四阿哥脸一红,这话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多年,除了已经过世的佟佳皇后夸过他宠过他,康熙、太后、王公大臣,连他自己的亲生母亲德妃都不曾这样夸他,都不曾看透他的内心。此刻,听到洛语葶这样的话,四阿哥由不得心头一热,有种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他是极其想和洛语葶说话的,不为别的,就为洛语葶刚才的那句话。可是仓促之间,四阿哥无语了。

“咳咳咳——”

胤祥忽然间咳嗽了两声,洛语葶一个箭步到了近前。胤祥已经睁开了双眼,虽然不是十分的清明,但是整个人已经清醒了。

“姑姑,我……这是哪里?四哥?你怎么也在?我是怎么了?”

洛语葶又心疼又生气。

“你不知道吗?自己想一想。”

胤祥不解的看着洛语葶冷峻的脸,又看看四阿哥,想了一小会儿,忽然瞪大了眼睛。

“是九哥。姑姑,九哥带着我,说是去吃京城里最好的烤鸭,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九哥就带着我去了一个高高的楼面,我记得上面写着醉云楼。可是一进去我就觉得不对,那里面的女人个个都是涂脂抹粉的,难看死了,可是他们对九哥却极为恭敬。九哥带着我,三转两转,到了一间屋子,我记得屋里有三个女人,九哥的表兄赛度哈也在,烤鸭真的很好吃。九哥和赛度哈身边都有女人,还有一个女人老是摸我,烦死了。我忽然想到不对劲,九哥哪有那么好心请我吃酒,所以,我就……就一个劲的喝酒,结果就喝多了,那酒真难喝。咦,四哥,这是哪里?姑姑,你不是回宫了吗?怎么,难道你也被……啊?不行,我们不能在这里呆,醉云楼不是好地方,姑姑,我们走……”

胤祥跳下床刚要走,腿一软,倒在洛语葶身上。

洛语葶又气又好笑又心疼,气的是胤祥被人算计,笑的是胤祥到底是长了心眼,故意将自己灌醉,心疼的是胤祥刚刚清醒就记挂着自己。

“十三弟,不用担心,这是我的书房,你和姑娘是安全的。”

胤祥看看四阿哥,又看看洛语葶,将信将疑的环视四周,才又躺了下去。

“四哥,你怎么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正巧我从户部出来路过,我的人看到小路子带着姑娘进了醉云楼,觉到不对,我就带着人进去了。哎——十三弟,既然知道你九哥不会待你好,干嘛还要上当,让姑娘跟着你也差点……不是四哥说你,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了。”

“对不起,姑姑,四哥,让你们为胤祥操心了,胤祥以后知道了,不会再上当了。”

三个人又闲唠了一会儿,四阿哥才派海丰护送洛语葶胤祥,出了四阿哥府。

书房里,四阿哥独自坐着,颠来倒去咀嚼着洛语葶刚才的那句话:你和历史上的记载不一样啊。洛语葶以为岔开了话,四阿哥就不以为意了,岂料四阿哥将这句话记得牢牢的。等到洛语葶胤祥走后,他一个人枯坐,一遍一遍的念叨,却始终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历史上的记载,历史上的记载,什么是历史上的记载?她为什么说出这样一句话。

“爷,天都黑了,奴才给您掌灯。”

“嗯,戴铎,有句话爷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什么?爷讲。”

“你和历史上的记载不一样。你说什么是历史的记载?”

戴铎凝眉思索,半天不语。

“爷,奴才愚钝,按说这历史上的事,只能是后人才知道的,比如咱们大清的人知道前明的事,前明的人知道元朝的事。这位姑娘说这句话,奴才不明白。”

四阿哥摇摇头。

“参不透啊,爷也是不明白,或许她是说错了口吧。”

四阿哥无语,右手的拇指轻轻摩擦着食指,刚才,便是这只食指触到了洛语葶的手。

“醉云楼可有什么动静?”

“爷,九爷一直都没有露面,赛度哈也没有。老鸨子正带着一帮人收拾残局。”

“嗯,下去吧。”

戴铎看一眼面无表情的主子,诺诺退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