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玲珑劫 5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315 2011-10-06 19:16:09

  唐天澜被母亲数落的,低着头不语。

“为娘还听说,那个满人公主已经被赐婚给草原了,是不是?”

唐天澜没想打自己的母亲竟然知道的这么多,遂有些不解的看着唐母。

“你也别奇怪,别忘了,咱们唐家是做什么生意的,早年为娘在江湖上是什么样的人。”

唐天澜无语的低下头。

“既然她已经被赐婚,你也成了婚,两下里都不要再有瓜葛了。你也收收心,别存什么念想了。”

“母亲,儿子并没有多想,儿子只是不想勉强自己的心,其实儿子……”

唐天澜本想说他真正喜欢的并不是公主,而是另有其人,可是话到嘴边,觉得已经没有要说的必要了。

“儿啊,为娘下药,也是无可奈何之举,玲珑一颗心都在你身上,你们的婚事又是你师父促成的,罢了,认命吧。你即已和玲珑有了夫妻之实,玲珑以后便不会生出什么事来,为娘也就放心了,等玲珑生下个一男半女,你的心也就慢慢安定了。去吧,今天,玲珑就不用来伺候为娘了,你要好好待她。”

唐天澜痴痴呆呆的离开了母亲的房,抬头,铅灰铅灰的天空飘起了雪粒,冰凉冰凉。唐天澜只觉得自己的心也如这雪粒一样,冰凉冰凉。是,母亲说自己不明朗,确确如此,雪之华曾经对自己穷追不舍,自己心中不喜欢,可是却说不出口,总觉得,说出来伤上了颜面。玲珑对自己的心思,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可是只是一味的逃避,却碍于师父的婚约不能拒绝,到现在,一切已经成了定局,自己和玲珑不仅有了夫妻之名,还有了夫妻之实,以后,自己还能怎样面对语葶?

屋里,玲珑红着脸坐在床边。丫头们已经将床单换了,一夜的癫狂,一夜的缠绵,一夜的爱抚,都似乎还在眼前。唐天澜健硕的身体,疯狂的运动,都让玲珑不敢想,昨夜,自己真的辗转其身下,做了他的妻子。

到此时,玲珑已经什么都不想了,不管唐天澜心中想的是谁,就像婆婆说的,一个女人,有了孩子,便有了一切。是,公主有什么了不起,她不还是照样做了唐天澜的妻。

“师兄从老夫人房里出来没有?”

玲珑问丫头,丫头抿嘴笑。

“少奶奶,您这都问第五遍了,没呢。少爷从老夫人房中出来,第一个应该回的就是咱们屋,少奶奶这是怎么了,一刻都不愿意离开少爷吗。嘻嘻。”

玲珑被丫头打趣,脸更红了。

“死丫头,贫嘴,我是说师兄出来了,我还得去伺候婆婆。”

“少奶奶忘了,刚刚夏荷姐姐来传老夫人的话,今儿不用少奶奶去伺候了。”

玲珑瞬间明白婆婆的意思,更加羞稔。

唐天澜从母亲房中出来,没有回自己的院落,而是走进了竹林。小时候,竹林是他最喜欢的地方,现在,竹林成了他最安静的地方。

天空中,雪粒越来越多,竹林里发出唰唰唰的声音。唐天澜仰面躺在地上,任凭漫天雪粒打在脸上,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只觉得自己的心好痛,比上一次受伤还要痛。

“语葶,我错了,我错了,母亲说的对,我应该早早表明我的心思,可是我……语葶,我该怎么办啊……”

雪越下越大,白了竹林,白了地面,白了唐天澜。

远远的,传来玲珑的喊声:师兄——

唐天澜无奈的起身,擦干脸上的泪。如母亲所说,不是玲珑的错,是自己的错,既然自己跟玲珑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再想语葶也无用,罢罢罢,既然已经成了定局,也只能如此了,可是自己的心有多不甘啊。

唐天澜缓缓走出竹林,正看到玲珑在小丫头的搀扶下,在风雪中寻找他。

“师妹,我在这里。”

“师兄,雪这么大,你,你身上的伤,回去吧。”

唐天澜苦笑,往回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