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平安难 4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145 2012-10-08 15:14:22

  平安府,痛哭之后的平安已经渐渐恢复了平静。洛语葶守在平安身边,一步也不离开。

“姐姐,我想见见嬷嬷。”

“格格,不见。”

额力亚生硬的拒绝。

平安摇摇头。

“额驸,我出生后就没有了额娘,是嬷嬷养着我,护着我,才有了我的今天,在我的心里,嬷嬷就是我最亲的人,我想见见嬷嬷,我想知道嬷嬷怎么能下得去狠手。她是我的亲人啊。”

洛语葶知道现在劝不了平安,只好点点头。

“好吧。你见见也可以,但是不许再激动。”

平安点点头。

洛语葶拿过笔,在纸上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交给额力亚,让他进宫去找苏麻喇姑。

下午,两顶轿子直接进了平安府,苏麻先下了轿,紧接着,另一轿里下来的正是周氏。看着熟悉的公主府,周氏忽然有种茫然的感觉。

平安依旧躺在床上,洛语葶坐在床边。周氏被人推着,进了平安卧房。乍一见到平安,周氏忽然眼圈红了。是的,从昨日早上她离开平安府,到现在,整整一天一夜加上一个上午,她都没有见过平安,此时的平安,脸上已经没有了母性的光芒,只有悲伤和哀痛,整个人都异常的颓废。周氏只觉得鼻子一酸,她不是没有想过,平安自小就在她身边长,平安的一言一行她都清楚,她曾想过,失去这个孩子,平安会伤心,可是她没想到,平安会这样伤痛。

“老奴给格格请安,格格……”

周氏没有再说下去,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了。恍惚中,她想起襁褓中的平安,死死的抓住她的衣襟,尤其是平安断奶那段时间,整夜整夜的哭,整夜整夜的喊着嬷嬷、嬷嬷,那个声音,现在周氏都记得真切。

“春儿,给嬷嬷看座,嬷嬷年纪大了,别让嬷嬷跪着……”

平安本来语气极为平淡,可是说着说着,眼泪簌簌落了下来。这是从小将她养大的奶娘,为什么能对她的孩子下狠手?

周氏被平安这一句话说的,伤心欲绝,忽然间她有些后悔了。被夺了权怎样,不管事又怎样,格格不照样待她好,月例一文不少,吃的穿的哪一点比别的人差,儿子的差事、哥哥的差事不都还在吗,自己,怎么就鬼迷了心窍,怎么就害了格格的孩子了,那可是自己的小主子啊。

周氏仍旧跪在地上,低着头,似乎有些悔意了。

“嬷嬷,他们说是你做的事,我不信,嬷嬷是我的奶娘,我是吃嬷嬷的奶长大的,嬷嬷和我的额娘没什么区别,嬷嬷不会害自己的小外孙的,对吗,嬷嬷?”

周氏的头更低了,平安的话,字字句句都像刀子,割在她身上。

“嬷嬷,你说话呀?你告诉平安,不是你做的,只要不是你做的,纵然是皇阿玛那里,我也会去替嬷嬷说情。”

周氏慢慢抬起头,脸上已经是老泪纵横,她膝行几步想要到平安床边,可是被洛语葶拦住了。一看到洛语葶,周氏本来满是凄容的脸忽然变的凌厉起来。周氏挺直了腰,硬邦邦的说道。

“格格,是老奴做的,是老奴让格格喝的茶。反正老奴也这把年纪了,格格下令把老奴杀了刮了都行。”

“为什么?嬷嬷,为什么啊?你是我的奶娘啊,你怎么能狠下心啊——”

周氏狠狠的看着洛语葶。

“格格,这个时候说老奴狠心了,那么格格赶老奴出府的时候不狠心吗。格格,从小到大,你最听老奴的,可是,自从这个外国女人来了之后,格格什么都听她的,格格的婚事,她干涉,格格和额驸的夫妻事,她干涉,格格自己府里的事,也听她的,她是格格的额娘吗?是格格的亲人吗。因为她,格格不念老奴十八年的养育恩,把老奴赶出府,说是荣养,可是格格知道外面的和府里的人是怎么说老奴的吗,那话老奴都不敢听,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格格啊,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听这个女人的,如果不是她,老奴也生不起这狠心来,格格要怨,就只能怨这个贱女人。”

洛语葶听得五雷轰顶,这是什么和什么,周氏怎么能把一切的责任归到她身上?平安的婚礼她操办,为的是让平安幸福的嫁出去,为的是不让别人小看了这个没有娘的孩子。平安和额力亚不能总在一起,她干涉,因为她不能看着平安这样被动的断送自己的幸福,额力亚只有平安一个妻子啊。至于平安府里的事,她是事后才知道,但是对平安的作法,她也是赞成的。没想到,自己为平安做的这些,倒成了周氏口中的祸事了。

“你……”

洛语葶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任何辩驳的话。

“我说的难道有错吗,格格,你若不是被这个狐媚子迷惑了,焉能做出这样不合祖制的事来,让老奴被人数落,说是老奴教养格格不够。”

平安长出了一口气,猜测一旦被确定,剩下的就只能是伤痛了。平安摇摇头,惨笑。

“嬷嬷,我不知道,你的心里竟然这么多怨气。原来洛姐姐不同意你回到我身边竟然是对的,那时候我还说姐姐是小人之心,现在才知道,我错了,是我亲手葬送了我的孩子,哈哈哈——孩子,别怨额娘,是额娘心太软了,是额娘没有保护好你啊,我的孩子啊,是额娘没福气,你一定要再托生到寻常百姓家,那样,就没有人再害你了……”

平安的话,让屋里的人都潸然泪下。洛语葶有些迷茫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心为平安所做的事,竟然成了别人对平安的诟病。

苏麻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早在平安有孕之后,周氏哭着求平安要回平安身边伺候,洛语葶第一个反对,第二个反对的就是苏麻。苏麻什么人没有见过,什么事没有经历过,她知道,这个世上,宁愿得罪十个君子,莫要得罪一个小人。周氏在平安身边多年,贯是趾高气扬,一旦被夺了权,岂不让她恼恨在心。宫里头,这样的人这样的事还少吗。只是,对周氏的回府,最终拿主意的还是平安,她也不能多加阻拦。没有想到,平安的慈心,换来的竟然是这样巨大的伤痛,这让苏麻和洛语葶情何以堪。

苏麻一摆手,黑衣人带着周氏,离去。屋里,只有平安悲怆的哭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