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白发红颜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556 2012-10-11 15:05:23

  朱慈炯抱起柔儿,两个人没入藕花帐中。朱慈炯轻柔的撩开柔儿的外衣,一只手蛇一般在柔儿的身上游走,柔儿经不起朱慈炯的爱抚,渐渐的,媚眼如丝,脸上泛着红晕,樱唇微张,低低的轻轻的叫道:“三郎,好想你,每天都在想你的日子里度过,每天都在梦里见到你,真的不希望醒过来,因为梦一醒,你就不见了……三郎……”

朱慈炯吻住柔儿的唇,把自己的思念也融了进去。

“柔儿,我也想你,想的要命,给我……”

朱慈炯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发觉,自己身下的女人也是迫不及待的迎合着自己。昏黄的灯光下,冰冷的寒夜里,两个人却丝毫不觉得冷,他们好热,热到想要把自己的热量全部都传递给对方。

白猫极为轻蔑的冷眼看着两个缠绵的人,喵——的一声,优雅的跳下床,躲开去。因为床上已经没有它的位置了。

朱慈炯慢慢的,滑入了一个极销魂极湿润极炽热的地方,他忽然间感到无尽的幸福,这种幸福正是这一方土地带给他的感觉,在这一方土地上,他尽情的耕耘,尽情的播撒,尽情的翻滚,这块土地只属于他……

忽然间朱慈炯浑身战栗,他想到一个人,这个人也曾经耕耘了这片土地,瞬间,铺天盖地的恨意包围了他,他的动作愈来愈快,愈来愈烈,身下的女人已经忍不住喊了起来,猫也叫了起来。

朱慈炯像是在海上,海浪一浪接一浪,一浪平息一浪又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朱慈炯感到背上一痛,啊——痛感让他觉得刺激,顿时,身体里那团火直冲出去……

“三郎,你,真好……”

柔儿疲惫的偎在朱慈炯怀里,她已经极尽疲惫,连说话都是这样无力、慵懒。

“柔儿,跟我走吧,纵是浪迹天涯,纵是沿街乞讨,只要和你在一起,我都心满意足。”

柔儿没有回答,只是偎的朱慈炯更紧了。

“梆梆梆——梆梆梆——”

“四更天了,你该离开了。”

“离开?不,今日我不走了。左右冷宫里只有你一个人,没有人会在意这里,我想留下来,陪你。”

“可是……”

朱慈炯不容柔儿把话说完,用自己的唇封住了柔儿,屋里再也无话,只有昏黄的烛光,打出一圈一圈的光晕。

阳光照进冷宫,给这个萧条的地方带来一丝丝温暖。柔儿打开门,有些贪婪的深呼吸了一口,将阳光吸了进去。她看着床上,依然沉睡的朱慈炯,忽然感到无比的幸福。假如,她是寻常女子,床上的人便是她的丈夫,她会早早的起来,为她打来洗脸水,之后去为她准备饭菜,然后,他们会夫妻双双去干活,或者去做买卖,他当掌柜,她是老板娘,然后再雇一个小伙计,当然,他们还会有一双儿女,环绕膝下。

柔儿想着想着,忽然感到脸上有湿漉漉的东西,伸手拭去,这一生,这样寻常人家的日子,与她无缘了。

“啪啪啪——来,拿饭。”

“来了——”

柔儿急忙端起托盘,快步走到门边,门上有一扇小窗,一个托盘从外面递进来,上面放着饭菜碗筷,柔儿接过托盘,之后把自己的托盘递上去,外面的人接住。一切都如此简单,可是这样的来往,一日三次,柔儿已经进行了二十年,二十年啊。

除了饭菜,这个小窗口里,会递进来一年四季的衣物,还有一些简简单单的药物,仅此而已。

柔儿端着托盘,进了屋,正迎上朱慈炯关切的目光。柔儿有些尴尬的一笑。

“懒虫,快起来,该用饭了。”

朱慈炯的目光转到托盘上,一碗白米粥,两个馒头,两碟子小菜。

朱慈炯的心痛了起来。

“二十年了,日日如此,柔儿,难道你还没有灰心嘛?二十年了,难道你还希望他会回头来看你吗?二十年了,这样独自一人的冷宫生活,难道你还没有过够吗?为什么,你不肯跟我走,我说过,只要你跟我走,什么反清复明,什么朱三太子,我都不要,我只要你,只要你能跟我走,我们会找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隐居起来,那样不好吗,为什么你宁愿在这里备受冷落也不愿跟我走?”

朱慈炯愤慨的要将托盘掀掉,可是被柔儿拦住。

“别,这是我们一早上的食物,你打番了它,这个早上,我们都会挨饿的。”

朱慈炯触到柔儿哀求的眼神,心中一叹,颓然坐在床上。

“三郎,趁饭菜还热着,我们用饭吧,来,你先来。”

朱慈炯扭过头,可是禁不住柔儿的哀求,无奈的接过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