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人质风波 1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366 2012-10-15 20:36:09

  慈仁宫里。

太后满脸怒容,宜妃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跪在地上。

“行了,起来吧。她是她,你是你,只是都这么多年了,她竟然还是那个样子,真真是奇了。”

“谢皇额娘不罚之恩,臣妾的父亲一听说了此事,气的病倒了,臣妾也是惶恐,臣妾已经二十年没有见过她了,臣妾以为她,她早已经去了,没想到她竟然……”

“罢了罢了,不说她了,提起她哀家就心烦。”

宜妃在凳子上坐的心神不安,瞧着太后也不像生她的气,才放下心来。

回到翊坤宫,五阿哥九阿哥正焦急的等着。

“额娘,这是怎么回事,儿子还有一个姨母在宫宫,为何从未曾听人提起?”

“姨母早年犯了什么事,要被打入冷宫二十年?”

“那个朱三太子,真的是姨母的相好?”

“皇阿玛会不会处罚咱们?”

“我听说,外公今早旧疾复发,太医一早便去了,额娘,舅舅刚刚使人来传了话,想问问额娘,该如何补救?听说,姨母已经死了。额娘,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宜妃被两个儿子连篇累牍的问,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说自己的姐姐在进宫之前就已经有了爱人,就已经不是白璧之身,说自己是为赎罪被家族塞进宫中,说自己因为恨这个赎罪的名分而恨姐姐,二十年不去看望姐姐。

宜妃张了张口,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五阿哥老实,一听说有个嫡亲的姨母在宫里,而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心里隐隐有些愧疚。九阿哥想的却与自己的哥哥截然相反,二十年囚禁冷宫,可见皇阿玛对她的厌弃有多重,此番竟然是朱三太子入宫抢人,万一皇阿玛怪罪下来,额娘,自己还有哥哥,连带着还有外公家,又该如何应对。

九阿哥阴着脸,想了一会儿,说道。

“额娘,你也不用担心,姨母是姨母,额娘是额娘,皇阿玛对额娘的心,儿子们也清楚,皇阿玛应该不会迁怒咱们。只是,额娘此时切莫轻举妄动,这样最易惹火上身。左右皇阿玛已经回宫了,即便是要处罚,也还得顾及到额娘的身份。依儿子看,既然皇祖母只是说说,额娘只做没事,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该去给皇阿玛请安还去请安,该去各宫娘娘处转,还去转。”

“能成吗?皇上此刻,可正在气头上。听说她已经死了,只是死前返老还童,说是吃了什么药,那个朱三太子给的。你说,可真是奇了,明明已经人老珠黄,白发皱纹,怎么吃下药就白发变黑皱纹全无了。好奇怪啊。”

九阿哥没有接宜妃的话,他还在考虑,万一皇上有惩处,他们该如何应对。

永和宫。

月香悄声在德妃耳边低语,德妃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任何表情。

“是她自己要朱三太子拿她做人质的,这话侍卫听得真真,一点也不错。还有,朱三太子并没有为难她,侍卫上到山上,她蛮安全的,皇上接住她,她好像还很悲伤,哭过了,回宫后,也不理皇上,自己把自己锁在屋里。苏麻喇姑去了乾清宫,说什么,奴婢没打听到。”

“就这些吗?”

“就这些。”

德妃端起茶杯,轻轻吹着浮在水面的茶叶,抿了一口,又拿帕子拭拭嘴角,放下杯子。

“难道,她真的和反清有关系?她为什么要帮朱三太子?”

“主子,这事可是大事,要不要禀报给皇上,提醒皇上莫要被她给狐媚住了。”

“不用着急,皇上应该已经知道她自作人质的事了,但是皇上心中怎么想,咱们并不清楚,还是等等再说。”

“可是,如果她真是反清的奸细,那皇上岂不是有危险?”

德妃不看月香,把目光转向屋外,光秃秃的花枝上,虽然是开春了,但是枝头一点春意也没有。

“危险不危险,咱们不用操着心。去,瞧瞧你十四爷可散了学,还有,把太后赏赐的那段蜀锦,着人赏给四福晋,让她好好在府中安胎。”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