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人质风波 4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383 2012-10-17 23:10:38

  洛语葶说的很淡,但是却异常的清晰。

“不管他们两个是谁,不管他们对你和你的国家造成多大的威胁,我都会去帮他们,因为,爱情无价。两个相爱的人,凭什么要被你生生隔开,二十年不能在一起,还是一个你不爱的女人,为什么你不能放手。没错,朱三太子是反清的人,但是假如你把柔儿还给他,或许他的反清意志就没有现在这样坚决。难道,你不明白退一步海阔天空吗?”

“你——”

“我知道,很多人说我是奸细,来魅惑你的。现在,你听清楚了,清朝、明朝,甚至再远一点的元朝、宋朝,对于我而言,只是历史,我的字典里,我的概念里,只有国家,没有朝代,清朝也好,明朝也罢,只要百姓能安居乐业,只要没有战火流离,没有伤痛离别,就是好的。知道我的国家什么样吗,没有战争,没有炮火,没有流血,人们想的只是明天早上吃什么早餐,上班能赚多少钱,孩子能上什么大学,爱人能不能按时回家。明白吗。反清复明,复明反清,那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

或许是这一连串的话,说的有些急了,洛语葶连连咳嗽了几声,端起桌上的水杯,却发现,杯中早已干涸。

康熙被这一段话震住了,怔怔的看着涨红了脸的洛语葶。

洛语葶把杯子往桌上重重的一放,一双杏眼圆睁。

“你身边的人都劝你杀了我,现在正好是个理由。要么你杀了我,要么你放我离开,别让我在这个地方受煎熬。”

“你——你——受煎熬,好哇,朕那么好心待你,朕甚至要封你为妃,可是在你眼里,朕所做的一切竟然都是让你受煎熬,好,好,说的真好,好,好,好……”

康熙一连说了几个好,脸上已经起了青色。洛语葶不看康熙,她的心情异常的激动,昨晚到今日的一切,都让她不能接受。

“柔儿死了,就死在我眼前,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死了。她等了那个人二十年,可是最终等到的却是死亡,你不觉得,你太残忍了吗。”

不知为什么。想到柔儿的死,洛语葶再一次落泪了,她用手背挡住鼻子,想挡住眼泪,可是挡来挡去,却什么也挡不住。

康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当他知道柔儿死的事,心中对柔儿的恨,对朱三太子的恨,早已经烟消云散,此时再听洛语葶说起,不觉心中苦涩,洛语葶说的没错,如果当年不是自己的一意孤行,或许柔儿不会这样死去,或许朱三太子的反清不会这样强烈,或许……

可是现在,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或许,柔儿死了,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洛语葶珠泪涟涟的样子,与方才尖锐的样子,判若两人。康熙心中纵是有再大的火气再大的疑惑,到此时,也被那一串串的珠泪给融化了。康熙向前走了两步,伸出手想拥洛语葶入怀,可是洛语葶后退了两步,正好错开了康熙的手。康熙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离开静心苑时,康熙的脚步异常沉重。和洛语葶的一番对话,或者说洛语葶的话,让他很迷茫。洛语葶不是清朝人,也不是前明遗民,当然没有反清复明、护清灭明的情结,可是他是大清的皇帝,他不能任由朱三太子胡乱作为,他肩上的责任,他的使命都不允许他有丝毫的懈怠,就像太皇太后说的,他一出生,是要为大清奉献自己的一切的。

康熙揉着太阳穴,面色凝重。

他矛盾了。

他疑惑了。

如果说对洛语葶的喜欢让他对洛语葶有些纵容,那么现在,洛语葶的为人处世观,让他不知所措了。他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和洛语葶相处。

在众人的保护下,朱慈炯带着柔儿,终于安全的脱离了侍卫的追杀,只是,这个代价太大了,朱慈炯的兄弟死伤十几个。

一个隐蔽的山村,朱慈炯将柔儿放下,安抚死伤的弟兄。他的眼睛赤红赤红的,他发誓,此生要将康熙碎尸万段,誓要颠覆满人江山,恢复大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