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白发红颜 6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2523 2012-10-13 20:28:58

  背上的柔儿忽然说话了。

“三郎,你……他们追来了,三郎,放下我,你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不,柔儿,我一定要带你出去。”

忽然,皇宫的上空有火光,紧接着,有嘈杂的喊声:不好啦,走水啦,快救火啊……

朱慈炯大喜,真是老天开眼啊,宫里有人接应自己了。朱慈炯精神抖擞,挥剑砍伤了追上来的侍卫,飞身要上房,可是房顶上忽然有一人将他逼了下去。

朱慈炯因为要护背后的柔儿,厮杀起来到底受了阻碍,而侍卫却是越战越勇。

“三郎,放下我,你快逃,快走,别为了我,误了你自己。”

朱慈炯却不回答,只是一味的和侍卫厮杀。

正待朱慈炯要再一次跃上屋顶之时,忽然又听到一个声音。

“围住他,他背上有人,他走不了。抓住他,朕有重赏。”

朱慈炯听到这声音,怒从心中起,就是这个人,一个圣旨就让他和他的柔儿分开了二十年。自己和他斗了这么多年,十五年那一次,差一点他就能杀了他,现在,满人皇帝近在眼前,他若是能杀了他……

朱慈炯只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手中的剑也在抖。他解开身上的带子,将柔儿放在一旁。

“柔儿,你等着,看我杀了鞑子皇帝,然后我们远走高飞。”

“三郎,别,你杀不了他的,快走,别管我。”

朱慈炯没有听柔儿的话,挺剑往康熙身边战去。

身上没有了柔儿,朱慈炯展开手脚,康熙身前的侍卫,已经有四个被砍倒,眼见着离康熙越来越近,朱慈炯不觉心里狂喜,这一次,他要手刃满人皇帝,这一次,他会名声大噪,这一次,他将扬名天下,朱三太子,再一次挑起了反清的大旗。

可是,康熙似乎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就在朱慈炯要靠近康熙的瞬间,朱慈炯忽然听到柔儿的惊叫声。

“啊——”

朱慈炯大乱阵脚,放过康熙,往柔儿身边厮杀,终于到了,柔儿却已经在侍卫的手中。

“三郎——”

“放开她,康麻子,放开她,是英雄,是男人,就不要拿一个女人做挡箭牌。”

火把都聚集到了这里,康熙和朱慈炯,彼此看的真切,侍卫们已经将朱慈炯围在了当中,朱慈炯月白的长衫上,血迹斑斑。再看柔儿,火光下,柔儿一声白衣,满头的白发,让所有的人为之惊艳。

“柔儿——”

“你。你是柔妃?”

康熙看着火光下白发飘飞的柔儿,大为惊讶。就在这时,一个脆脆的声音从后面传开。

“你,你没事吧?刺客可伤到了你?”

“语葶,你怎么出来了,回去,快回去,小蝶,带你家姑娘回去。”

听到洛语葶担忧自己,康熙心里暖暖的。可是现在是什么情景,她冒冒失失的出来,万一被伤到,岂不是坏事。

黑暗中,有人因为这一个脆脆的声音,也是一震,目光从混乱的厮杀中转到了洛语葶身上。可是听她那么关心康熙的话,心里涌起一股酸涩。

“他是谁,为什么要进宫行刺?”

“朱三太子。”

洛语葶忽然间想起二月河先生的书中,朱三太子这个人可是个危险人物。

“什么,朱三太子,你还不快避开,等着他来杀你吗。”

康熙拉过洛语葶的手,紧紧地。他没有怕过,从来没有,那一年宫里有人叛乱,他险些遭了毒手,不也是挺了过来吗。现在天下太平,一个朱三太子能怎样,只是康熙今日还得感谢朱三太子,若不是他,怎知洛语葶如此关心自己。

“放心,他伤不了朕。”

“怎么,还有个女人,那女的也是刺客吗?”

“不,她是一个不贞的女人。”

“康麻子,你竟这样诋毁她,你认为她不贞,可是在我眼中,她是这世上最纯洁最美丽的女人。你囚禁她二十年,还不够吗?”

洛语葶有些呆了。

“二十年?你真的囚了她二十年?”

康熙将洛语葶拉到自己身后。

“语葶,别听他浑说,你快回去,来人,送姑娘回去。”

“三郎,快走,别管我。皇上,贱妾求你,放了三郎吧,贱妾宁愿回到冷宫,永不出宫。”

“柔儿,别跟他废话,看我杀了他,报你这二十年的仇。”

朱慈炯眼见着离康熙越来越近,洛语葶不禁手心出汗。一不留神,被身边的人一冲,和康熙分开了。侍卫们眼中只有康熙,洛语葶被人冲来撞去,渐渐脱离了保护圈。她看到柔儿被侍卫用刀逼着,柔弱纤瘦的样子,弱不禁风,再加上那一头白发,火光下,越发的让人心生怜惜。

洛语葶三躲两闪转到柔儿身边,拿开侍卫的刀。

“她一个弱女子,能做什么,你们拿着刀,岂不是吓住了她。你,你没事吧?”

柔儿没有回答洛语葶的话,她的眼睛始终盯着朱慈炯。

“三郎,快走吧,你打不过他们的,再不走,侍卫越来越多,想走都难了。

忽然间,一个侍卫趁朱慈炯分神之际,一刀砍来,柔儿看的分明,用尽全身的气力推开朱慈炯,而自己生生挨了一刀,血瞬间从胸口涌出来。

“柔儿——”

“你——”

朱慈炯方寸大乱,抱着柔儿,奋力厮杀。

“快走。”

“不,我们已经错过了二十年,今日不能带你走,纵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洛语葶离柔儿最近,看的最分明,鲜血已经将胸前的白衣染成了血红色。不知为什么,洛语葶为这一对男女的爱情感慨。她悄声说了一句。

“拿我做人质,再不走就迟了。”

朱慈炯眼睛一亮,抱起柔儿,长剑一送,剑尖抵到了洛语葶的喉间。

“康麻子,住手。”

康熙大吃一惊,场中的局势瞬间变化了。朱慈炯的剑尖已经抵在洛语葶脖子处,稍稍一抖,洛语葶便会丧命剑下。

“住手,都住手。”

房顶上,隐在暗处的人大惊,手中已经扣住了暗器。他不能让洛语葶受到任何伤害。

“康熙,二十年前,你拆散我和柔儿,将柔儿打入冷宫,拿她的家族威胁,你不爱惜柔儿,为什么不放过她,你囚禁了她二十年,现在,我要带她走。否则,我便放杀了她,明年的今日就是她的忌日。”

康熙刚想说什么,朱慈炯又说话了。

“不要说她对你来说无关紧要,她叫洛语葶,是你从热河带回来的女人,你对她的心思,瞒不过我。”

康熙闻听此言,顿时手脚冰凉。

“听着,如果不想她死,就赶快给我准备一辆马车,等我安全出了城,我自会放了她。”

班纳海还要坚持命令手下围攻朱慈炯,却被康熙喝住。

“住手,你想伤了语葶吗?来人,准备车马,放他们走。但是,你要答应不能伤了语葶。若是她少半根头发,朕定要你碎尸万段。”

马车很快到了,朱慈炯先逼着洛语葶上车,最后自己抱着柔儿也上了车,马车飞速驶出宫门,沿着寂静的长安街,哒哒哒向城门口跑去。

康熙满面怒气,一摆手,班纳海带着人嗖嗖嗖,真的如“影子”般追了上去。

房顶上的人,在马车驶离皇宫的时候,便悄然消失在夜色之中。

天麻麻亮,马车到了城门口,城门守兵早已得了命令,城门洞开。马车没费吹灰之力便出了城。

片刻之后,几个灰衣人策马疾驰,也出了城。就在灰衣人出城的同时,一个蒙面黑衣人悄然出了城。

天灰灰亮,康熙换下了龙袍,穿着寻常衣服,带着几个人,也出了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