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白发红颜 7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817 2012-10-14 19:51:25

  马车出城后没走多远,朱慈炯便发出了个信号。之后,马车继续前行。不过,这一次,朱慈炯没有再赶车,而是让洛语葶出来赶车,自己坐进了车内。

朱慈炯的手掌贴着柔儿的后心,内力绵绵不断的输入柔儿的体内,不久,柔儿苍白的脸上渐渐有了血色。

“柔儿,你感觉如何,好点了吗。你放心,我已经点了你的穴道,不会再流血,坚持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接应,我带你去找苗神医,他会治好你的伤。”

柔儿虚弱的点点头,嘴角一弯,一个美丽的弧度,让朱慈炯越发的怜惜。

洛语葶赶着车,丝毫没有为自己的安危担忧,她只想着,马车能够快一点,那样车里的两个人就能逃脱侍卫的追杀。潜意识里,对车内的一对男女,她有着说不清的同情,二十年的恋情,二十年的囚禁,为什么有情人不能在一起。

前面到了一个岔路口,洛语葶迷茫了。

“喂,前面岔路,往哪里走?”

朱慈炯挑开车帘,看了一下。让洛语葶将马车停了,自己抱着柔儿下了车。此时,洛语葶满可以打马逃离,可是她还是留下了。

朱慈炯让马车沿着左面的路继续前行,而他抱着柔儿,沿着右面的路慢慢前行,洛语葶茫然的跟在后面。

走不了多远,是一个小山包,山上林木森森,一条潺潺的小河蜿蜒而下。

朱慈炯将柔儿放在地上,此时,柔儿已经气若游丝。朱慈炯又用手抵住柔儿的后背,为柔儿输真气。

洛语葶叹息的走到河边,把丝巾沾湿,准备为柔儿擦去身上的血迹。

此时,天已经大亮,一层薄薄的雾,浮起在河边。

洛语葶终于看清了柔儿的真面目,心里忍不住为之惊叹,满头的白发,满脸的皱纹,脸上苍白没有血色,但依稀还是能看出她曾经的美丽。

朱慈炯从怀里拿出锦盒,将另一粒药丸放入柔儿口中。

“柔儿,这药丸,不仅有驻颜乌发的功效,还能增强内力。”

柔儿依言,将药丸吞下,弱弱的靠在朱慈炯怀里。

“三郎,我终于出宫了,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柔儿说着,珠泪滚落下来。这一天,她盼了二十年,这一天,她盼的头发都白了。

“柔儿,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柔儿依偎在朱慈炯怀里,脸上露出少女般的微笑。朱慈炯一只手贴着柔儿的后心,为她输送真气,洛语葶只见柔儿的面色渐渐不在苍白,有了红润。

看着这一切,洛语葶感动的要哭出来。洛语葶想,此地已经没有她存在的价值了,让朱慈炯劫持自己就是为了救他们,现在他们已经出了宫,听朱慈炯的意思,他的人很快也会到,那么,他们安全了。

“那个……你们安全了,我走了,祝你们幸福。”

洛语葶本想打声招呼便走,可是看到柔儿,不禁大骇。

忽然,洛语葶看到柔儿的变化,柔儿脸上的皱纹在慢慢消失,她的白发也在慢慢变黑,从头顶开始,一点一点的变黑。

“这——怎么可能?”

洛语葶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眼前白发老妪般的柔儿,能重返年轻,这是科学解释不了的啊,这怎么跟西游记里的写的蛇精一样,或者跟武侠书中写的一样?可是,柔儿真的在变化,她的肌肤、她的白发、她的手、还有她的红唇。

大约一半个小时后,柔儿的变化完成了,朱慈炯热泪盈眶,他的柔儿,他美丽的柔儿又回来了。

“柔儿,柔儿,你看,你看……”

朱慈炯想找个镜子,可是这荒山野岭的,哪有镜子。洛语葶看到河水,提醒他们。朱慈炯抱起柔儿,跑到河边,临水而照,柔儿看到水中的自己,乌亮乌亮的头发,红润的嘴唇,如秋波般流转的眼睛,吹弹得破的肌肤,真的如她十五岁的时候。

“三郎……”

洛语葶看着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忍不住,自己也流泪了,她见证了一个奇迹,见证了一对恋人。忽然间,洛语葶想起那句古诗: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恭喜,恭喜,你,真美。”

柔儿依旧依偎在朱慈炯的怀里,虽然受了伤,脸色仍有些苍白,但脸上露出幸福的笑。

“多谢姑娘。三郎,我们已经安全了,不如,放这位姑娘离开吧。”

朱慈炯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柔儿。

“我本没有伤害她的意思,若不是她提醒,我们也出不了皇宫。说来,她也是我们的恩人。”

“恩人,请受柔儿一礼。”

柔儿盈盈下拜,洛语葶急忙闪过。

“你走吧,原路下山,康麻子的人这会儿定也追上来了,你走不了多远便会安全,大恩不言谢,我们记下姑娘的恩情,高山流水,来日再报。”

洛语葶笑笑,心说做好事的感觉真好。就在洛语葶即将下山的时候,忽然看到山下隐隐约约的人影。“影子”何等聪明,焉能不明白朱慈炯的金蝉脱壳。这会儿,已经悄然摸了上来,而康熙也已经到了山下。

“你们快走吧,侍卫们已经上来了,再不走,就晚了。”

朱慈炯一笑。

“柔儿,不怕,我们的人也已经到了,你听——”

洛语葶侧耳倾听,耳边有清亮的啸声。这一下,洛语葶心安了,至少,柔儿已经在自己的情郎怀里,朱慈炯的人来了,他们安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