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不让你为难 2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605 2012-10-20 20:03:37

  平安打马往南门追去。

平安到了南门口,洛语葶已经出了南门,而此时,苏麻也坐着轿子正往南门赶。平安一咬牙,催马往前追,额力亚带着朝鲁和几名侍卫在后面紧紧追着,生怕平安有什么不测。

南城门外二里处的长亭,洛语葶回头看看京城,摇摇头。她这几日不动声色,就是为了麻痹康熙苏麻和众人,她想离开,经历过柔妃的事,她越发觉得不能在留下京城,只要出了皇宫卖出了京城,天下之大,难道就没有她的立足之处吗。

唐天澜已经潜伏在了暗处,以他的江湖阅历,此时不易出现,他已经看到暗暗跟踪洛语葶的人,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跟踪的人武功如此之高,而且还是两拨人。

洛语葶对身外的跟踪浑然不觉,她只是在考虑,自己该往何处去。

“姐姐——”

平安的声音由远及近,洛语葶不觉苦笑。她最怕的是平安到来,但平安还是来了。

“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

平安跳下马,不待洛语葶说话,语如连珠的追问起来。

“昨天你还和我说不会走,为什么骗我?”

平安显然是怒了,小脸涨的红红的,喘着粗气。

“平安,你身体刚还,别这么急……”

“不要你管,我问你,为什么骗我?”

平安使出了公主的蛮横,洛语葶再次苦笑。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得不走。”

“皇阿玛赶你了吗?”

洛语葶无语。

“我问你话呢。一声不吭,说走就走,你以为你走了什么事都一了百了了,你以为你走了皇阿玛就安心了,你以为你走了那些人就放过你了,你知不知道,出了城,你的危险更大,你忘了上一次被劫持了,姐姐,你是怎么想的,纵然皇阿玛做的再不对,你也不能就这样一声不吭的离开啊。”

洛语葶正要说什么,忽然赶到哪里不对,急忙一推平安,刚把平安推开去,忽觉肩头钻心的痛,衣服破了,玲珑的长鞭打在了她的肩上。

平安大惊失色。

“姐姐——什么人?”

就在此刻,额力亚带着随从也上了长亭。众人只觉的眼前一抹灼眼的红。

“是你?”

平安已经瞧清楚了来人,正是玲珑。见到玲珑,平安的心发疯的跳起来,玲珑在此,那么唐大哥呢,唐大哥在哪里?虽然知道唐大哥喜欢的人并不是自己,可是平安还是控制不了对唐天澜的想念。

“唐大哥呢?他怎么样?他的伤……如何了?他在哪里?”

玲珑一身红衣,迎风而立。那日唐天澜不辞而别,玲珑伤透了心,自己刚刚被查出有孕,尽管这个孩子并不是出自唐天澜的本愿,可是他们已经成了婚,已经有了孩子,为什么还是拴不住唐天澜的心。在唐天澜走后的第三日,玲珑也悄然离开了唐家,此时,她已经怀孕三个多月。到京城后,玲珑并没有去找神尼,而是悄悄选了一家小客栈住了下来,她知道唐天澜住在上仙阁。她在日日监视着唐天澜,她要瞧瞧,自己的丈夫心里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

这日,见唐天澜悄然离开京城,往南门方向去,玲珑也跟了出来,此时见到平安和洛语葶在长亭里,而唐天澜虽然隐在暗处,却极为关心亭中的人,不觉恼恨在心,手腕一甩,长鞭出手,直直的响着平安打去,她认识平安,那日在盘蛇谷,就是这个女人说只要康熙放过唐天澜她愿意被赐婚。

“你还有脸问我师兄,你既然已为人妇,就该遵守妇道,还敢惦念我师兄,告诉你,我和师兄已经成婚了,我也有了师兄的孩子,往后,你若再敢向我师兄,我血玲珑定要了你的命。”

玲珑说着,长鞭再次伸向平安,额力亚挺身将平安拉至身后,生生用手中的刀挡了这一鞭,可是额力亚的功夫到底不如玲珑,刀被震飞了。等到额力亚再要上前挡,长鞭尽头的匕首已经扎入了平安的胸口,额力亚在也顾不得许多,就地一滚,抱住玲珑的腿,出了唐天澜,玲珑从来没有被其他男人近过身,一时间恼羞成怒,手下用力,长鞭收回,瞬间绕住了额力亚的脖颈。

洛语葶被那一鞭打在背上,火辣辣的疼,可是最疼的不是身体,而是心。心像被谁刺了一刀,生疼生疼。唐天澜成婚了,玲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这么说,唐天澜那天不和自己见面,就是为了回去成婚?洛语葶顿觉一股苦涩泛上来。此时,肩头被玲珑伤那一下,麻木,没有知觉。

“玲珑,住手。”

洛语葶被打让唐天澜心痛不已,平安受伤倒地,玲珑又要杀平安的丈夫,唐天澜再不能隐藏行迹,从藏身处飘然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