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殇:语落葶熙

人质风波 5

清殇:语落葶熙 独坐秋风 1326 2012-10-17 23:11:23

  红雪庵。

唐天澜一五一十汇报了朱慈炯的事,神尼皱眉。她曾经听说过,朱慈炯心心念念这一个女人,好像在京城,而朱慈炯每次一入京城,都是独来独往,没想到,他喜欢的女人竟然是康熙的妃子,他和康熙竟然还有这这么深的夺妻之恨。

“这么说,那个女人死了?”

“是。出宫没多久便死了,听说是太子给她吃什么驻颜丹,中毒而死。不过,徒儿亲见,那女人的白发却是变黑,整个人也返老还童。”

神尼冷漠的看着窗外树枝上的一只鸟。

“他现在在哪里?”

“已经进了下磨山。”

“哦,你去吧,不要惊动他,有事随时和为师联系。”

唐天澜刚要告辞,神尼有叫住了他。

“等等——你刚才说他挟持了宫里的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鞑子皇帝的妃子吗?”

唐天澜顿觉手脚冰凉,他最怕师父提起这事,所以刚才回禀的时候,囫囵塘塞了过去,可是现在,师父竟然又问了起来,他该如何回答。

“这个……徒儿不清楚。”

“天澜,为师记得那个鞑子公主在围场出走是,曾带走一个外藩来的女人,听说这个女人还救了康熙一命,后来被康熙带进了宫,康熙还有意要封她为妃。这个女人在宫里极为得宠?”

唐天澜只觉得一股苦涩涌上来,好苦好苦。

“这个,徒儿不甚明白。当日满人公主出走却是身边还有一个人,至于是不是三太子劫持的人质,因离得远,加上也不观色,徒儿不敢乱说。”

“好,为师知道了,你去吧,记住,不要让他们发现你。”

唐天澜点点头。

走红雪庵,唐天澜顿觉脚步轻松,可是心却异常沉重。师父已经知道了洛语葶,那师父会不会对洛语葶采取行动?洛语葶心无城府,时常出宫走动,师父会不会也劫持洛语葶,那洛语葶要挟康熙?康熙真的会纳洛语葶为妃吗?

唐天澜的心烦乱纠结,如同早春晦暗不明的天空。

宜妃并没有等到受罚的圣旨,康熙也没有任何申斥,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神色也恢复了,整个人又精神了起来。

“怎么那这件,太暗,换一件。拿那件桃红的,对,就是那件牡丹刺绣的。还有,把那串红宝石项链拿出来,快点,快点,一会儿,赶不上给太后娘娘请安了,去迟了,可不好。”

宜妃收拾妥当,心情舒畅的缓步走出了翊坤宫。翠烟扶着宜妃,看着自己的主子满脸喜气,心里也松了口气。这几天,整个翊坤宫都被阴云笼罩着,仿佛天要塌了,现在,主子这身装扮,这样喜气,不用说,柔妃的事,不了了之了。

慈仁宫,宜妃进屋便发现,德妃和惠妃、良妃已经在坐,密贵人、勤贵人、瑾贵人还有一干子答应、常在都已经在了。宜妃心中泛着酸,但是却笑的花枝乱颤。

“臣妾给皇额娘请安。”

太后笑着虚虚一抬手,吩咐看座。

宜妃又给惠妃见礼,德妃和良妃给宜妃见礼,之后,几人坐定。

“皇额娘,臣妾这几日身体偶感不适,怕把晦气带给皇额娘,就没有来给皇额娘请安,请皇额娘恕罪。”

在座的几位,都是心知肚明,可是,她们又都是老谋深算的主儿,有谁会在这个时候给宜妃不好看。太后虽是个耳朵根子软的,但也是心中明白的,眼光瞟了几眼,将几个嫔妃的表情都看在了眼里。淡淡的说道。

“可传太医瞧了,刚刚入春,天气还冷着,切莫落下病根,皇上的身边可是少不了你这解语花啊。”

偌大的慈仁宫里,除了太后的声音,在没有其他声音。宜妃忽觉心里一股热流,太后这话,是在为她撑腰啊。想想这几日的风言风语,想想那些眉高眼低的眼神,宜妃此时不觉将背挺得直直,她要想一棵树那样,挺直,为她,为她的儿女,为她的家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